首页 仙侠奇缘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第十八章 小师弟六师兄对练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沈小马 3395 2021-03-31 09:19:29

  “宋誉师兄,这是池陵仙尊托石焰仙尊锻造的法器。”焰峰弟子将储物戒递给宸机峰大弟子宋誉,“我没找到池陵仙尊,麻烦你转交了。”

  他在宸机峰等了两个时辰了,就是没等到池陵仙尊,正准备走,刚巧碰见了宋誉。

  “好的,劳烦这位师弟跑一趟了。”宋誉笑着点头,从焰峰弟子手中接过储物戒。

  “大师兄,师尊最近怎么老是不见人影啊?”跟宋誉同行的宸机峰弟子见焰峰弟子走了,小声问他。

  师尊好不容易回来,他还想让师尊提点提点自己呢,却总是找不到师尊。

  宸机峰大师兄望着青流峰的方向,叹了口气。

  “师尊自然有他的事要做,咱们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哦……”

  ---

  长榕发现宸机峰的池陵仙尊经常在她的青流峰附近打转。

  她一开始只是以为对方路过,后来发现这“路过”的频率有点多,仔细观察了几天,便明白对方醉翁之意不在酒。

  又来了。

  神识感受到某人又出现在青流峰地界内,长榕无奈放下酒杯,问对面的溯风,“你说这池陵仙尊为什么盯着胥辰不放了?”

  溯风想了想,答道,“小师弟天赋异禀,性格坚忍,样子可爱,池陵仙尊怕依旧还有爱才之心。”

  “他管理偌大一个宸机峰,就这么闲吗?”长榕蹙眉。

  任谁也不喜欢自己的地盘边整日有人窥伺。

  “听说宸机峰大弟子宋誉勤勉强干,宸机峰上下被打理得井井有条。”

  就像他一样。

  池陵仙尊与师尊一样都是不大爱管事的,于是重担就落在了他与宋誉两人肩上。两人虽然年龄有些差距,但境遇相似,惺惺相惜。

  “怎么,让你管事觉得委屈了?”听出溯风的言外之意,长榕睨了他一眼。

  “不委屈,怎么会委屈的。这可是师尊对我的信任,我自然不能辜负的。”溯风嘿嘿一笑,给长榕添酒。

  虽说管理杂事确实耗费心神,但青流峰人丁简单,且弟子们都有很强的自我管理能力。溯风平日忙的是代表长榕处理对外的事物。

  除了一些必须要长榕出面的事情,大多数都是溯风在外面活动。他以元婴修为与出窍期、化神期的修士共事,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机缘。

  那些顶尖修士言谈间无意提起一两句修炼心得,就能让他修炼提升很多。

  长榕嗤笑一声,“得了便宜还卖乖。”

  她拿起酒杯放在唇边小饮。杯中就是上次招待池陵仙尊的灵露甘棠,前些日喝了华容仙尊新酿出的灵酒,后劲有些大,最近就饮些清爽提神的灵露甘棠。

  将烦人的池陵仙尊先放在一边,长绒询问胥辰如今的状况。

  “胥辰最近练得如何?”

  不知不觉,胥辰来青流峰已经三个月了,原本虚亏的身体已经达到了最好的状态,江桐旻给他制定的修炼计划也从炼体转向了剑术基础。

  三个月对于修仙之人来说不过弹指一挥间,但是对于刚刚摸上修仙门槛的胥辰来说,三个月简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小师弟可以修炼术法了。”

  溯风今日来找长榕也是为了这件事。

  经过三个月的修炼,胥辰的身体已经足够承载吸收的灵气,心法也修炼到了第二层,让他与江桐旻都不得不感叹天赋的重要性。

  小师弟如今还是在炼气阶段,但单纯的炼气已经不嫩满足他的需要了。

  他该学习术法了。

  学习术法就代表彻底迈入修仙的道路。

  术法一道如同剑道一样博大精深,术法的修炼有很大部分受修士的灵根属性的影响。

  术法也分很多种,最普通、最主流的就是法术,除此外还有咒术、阵法、符、音法等很多种。

  溯风在术法之道上并不是很精通,而江桐旻更是最纯正的剑修,除了清尘诀这样的生活类法术,其余的几乎不会,因此溯风才来求助长绒。

  “这么快啊。”

  长榕本以为胥辰需要半年的时间,没想到这才三个月,就已经到了可以学习术法的程度了。

  “小师弟很努力。”溯风感慨道,“除了小江布置的任务都完美完成外,自己也会加练,有时也会热心帮我们的忙。”

  勤恳上进还乖巧可爱、乐于助人的孩子,谁不喜欢呢。

  “小江有没有跟你提起过,胥辰适合修炼什么?”长榕想了想,问溯风。

  “小江说,小师弟是他见过最适合修炼的人了。无论选择什么,他都相信小师弟能做好。”溯风正色道,给了胥辰很高的评价。

  长榕挑眉。

  江桐旻是江家大族的幼子,跟她这个散修不同,见过得天骄之子恐怕比她还多,能从他嘴里得到这么高的评价,也难怪池陵仙尊对胥辰念念不忘了。

  “你把他带过来吧……算了,他现在在做什么?我去看看。”

  溯风想想江桐旻给他制定的计划,“现在应该是在跟六成对练。”

  “小六?”长榕笑了,“这么懒的家伙居然愿意陪胥辰对练,可真是稀奇。”

  她这个六徒弟,修炼是能懒则懒,明明天赋不错,就是不努力,修炼一百多年了也不过金丹中期。比他晚修炼二十年的七徒弟都跟他一样的修为了。

  “小江还是能使唤的动他的。”溯风摊摊手。

  当初江桐旻被六成气走,回来之后就再也没给他好脸色看过。但六成现在倒是比小时候知道尊敬师兄了。

  胥辰正在与六成对练。

  长榕隐去身形在一边观看。

  青霄剑门剑术一脉相传,即便是纯法修的池陵仙尊也精通剑法。是否是剑修并不是根据会不会剑法判断的,而是看修士对于剑道的理解,比如池陵仙尊的剑有形,却没有灵。

  因此,虽然胥辰还没有入道,但江二师兄已经给他安排剑术基础的学习了。

  六成不是剑修,对剑道的理解虚浅,也正因为如此才会被叫来与胥辰对练。像溯风和江桐旻,两人剑道小半成,怕交手之间会影响胥辰。

  六成也不教胥辰别的,就让他躲自己的剑招。

  美名其曰,以后与人对战,打不过还能躲的过,躲的过就能跑的了。

  江桐旻对他的歪理深恶痛绝,但也没拦着他教胥辰。

  不管如何,六成也是金丹期的修士,而胥辰还只是个还在练气的初学者,即便六成压制了自己的实力,可剑招十之八九还是落在了胥辰身上。

  木剑打在身体上的声音啪啪作响,长榕可以预想到胥辰衣袍下斑驳的伤痕。

  不过修炼便是这般,今日打在他身上的是木剑,明日就有可能是削铁如泥的真剑。打铁还需自身硬,她能将他们护在自己的羽翼下,但雏鸟有朝一日羽翼丰满,也已渴望独自翱翔天空之下。

  胥辰艰难地躲着六成的剑。

  前日开始,二师兄说自己可以拿剑了,他本来还暗自高兴,没想到二师兄说的对练居然这样的。

  三个月,原本孱弱无力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健康,他年纪小,练不出像二师兄那样的肌肉,但是确实比以前有力了很多。原本需要一天时间才能完成二师兄布置的任务,现在只需要半天就可以完成了。

  前日二师兄说他基础已经打下了,可以学些技巧了,他还以为二师兄是要教自己青霄剑法了,可事实是整日挨六师兄的打。

  “静心,凝神,将注意放在六成的剑上。”在旁边观战的江二师兄皱着眉头指点。“你在慌什么,脚步怎么越来越乱!”

  “半柱香,你已经被六成击中了九十七次,真正的战斗,你只有一次生命!”

  伴随着师兄的训斥,胥辰被六成一剑掀翻在地,他咬咬牙,用剑撑着站起来,颤抖的双手重新拿起了剑。

  “小师弟,要不要休息一下啊。”六成语气听起来担忧,只是出剑的速度却没有丝毫的改变。

  凝神去躲六成的剑招已经足够耗费胥辰的心神,六成的话他听到了,但没有精力去回答。

  “啪!”

  六成的攻击第一次被胥辰挡下了。

  胥辰眼睛微亮,喜意还没有浮上脸就被六成一脚踹到肩膀上。

  胥辰顺着力劲后退,还没有站稳六成的剑就已经落在了他的额间。

  “六师兄,你作弊!”

  “哦?”六成用剑戳了戳他的额头,“小师弟,我们一开始可没说好不能用脚。”

  “六师兄你!”胥辰气急,不过下一秒脸上又有了笑意。

  被挨打了三天,他终于看得清六成的剑了。

  胥辰攥紧木剑,“六师兄,我们再来!”

  旁边的江桐旻点点头。大胆细心,越挫越勇,小师弟做的很好,不过还是性子天真单纯了些,也不够沉稳,刚刚如果保持之前的状态,六成的那一脚应该也是能躲过去的。

  “好了,先休息一下吧。”

  刚刚在旁边观战一会儿的长榕走上前,“六成,刚刚的进攻你急切了,乱了节奏。”

  六成看到长榕出现就暗道不好,长榕一开口他就苦笑着打哈哈,“师尊,我这陪小师弟练了一个时辰,手都僵了。”

  “手僵了?正好,快到午膳时间了,我想吃你做的无骨鱼跟鸡丝汤,你就活动活动手。”长榕微笑着拍拍他的肩,“小江也辛苦了,你就做两份吧,也犒劳犒劳他。”

  “啊?不要啊师尊!”六成欲哭无泪,无骨鱼要把鱼刺一根一根挑干净,鸡丝汤要把鸡丝切的跟头发是死一样细,做一种就足够麻烦了,现在要他做两种,还每种两份!

  六成转身去抱江桐旻的大腿,“二师兄,我知道你肯定看不上我做的饭,我也不好意思献丑,那咱就不吃了行不?”

  江桐旻任他抱着一动不动,“师尊的心意,我自然不能推拒。”

  “二师兄,你变了。”六成哭唧唧。

  “好了,快到正午了,六师弟,你该抓紧时间了,不能耽误师尊用饭。”江桐旻轻松的捏着六成领子把他提起来。“师尊,弟子先告退了。”

  长榕点头,“这几个月辛苦了,明日你来小竹楼找我,有件事需要你做。”

  “是,师尊。”

  江桐旻带着六成离开,只剩下长榕和胥辰两人。

  “师尊。”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