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第十九章 不能跟师尊一样吗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沈小马 2301 2021-04-01 08:30:00

  胥辰训练了一上午,全身汗流浃背的,身上的衣服也灰扑扑的,面对长榕,他不好意思的用手想擦干净脸上的灰尘,可是手也不干净,灰尘和汗水混在一起,更脏了。

  太傻了。

  长榕感慨,捏了个清尘诀给胥辰。

  胥辰只感觉一阵轻风拂过,自己浑身上下变得一干二净。

  胥辰已经习惯了清尘诀,他暗下决心等自己能学法术的时候一定要先学清尘诀。

  把脏小孩重新变干净,长榕伸手摸摸他头,或许是因为之前身体不好的原因,胥辰的头发软软的,细细的,摸起来手感很好。

  “做的不错,进步很大。”长榕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之词。“刚刚的时机抓的很好。”

  六成虽然吊儿郎当,但是基础的剑术也是不差的,虽然修为压制了,但修为对剑术的影响并不大,如果六成心不乱,是不会有破绽让胥辰有机可趁的。不过长榕在旁边看了一会儿,胥辰能在六成露出破绽时迅速抓住,观察力和时机的把控当真不错。

  也难怪江桐旻会给胥辰那么高的评价了。

  “谢谢师尊,我会更努力的。”

  长榕的夸奖让胥辰高兴的眼睛亮亮的,他仰着小脸看长榕,眼中的憧憬让长榕心中一热。

  “你练的差不多了,现在境界差不多有练气两层了,接下来……”长榕低头与胥辰对视,“接下来,就要开始真正的修炼了。”

  在修炼前期,有两条线将凡人和修士分隔开。

  一是入道,二是筑基。

  修仙界对于入道的标准并不明确,各执己见。有些修仙者认为,进入练气期就可以算是脱离肉体凡胎,踏入修炼了。也有些修仙者认为,练气期其实只是强身健体的阶段,只有踏入筑基才能算是正式入道。

  青霄剑门认同前一种说法,有了仙缘,开始修炼,便是入了道。

  修仙,一修根骨,二修心神,三修道。

  筑基是个很大的坎,筑基前前看灵根,天赋好的人,比如长榕,仅仅用了两年时间便达到筑基。而天赋不好的人,可能庸碌一生也达不到这个境界。

  入了道,代表你有修仙的机缘,而筑基,代表你有修仙的天赋。

  而想要筑基,单是炼体是不行的。

  来青流峰三个月,长榕并未让溯风、江桐旻两人教授胥辰什么术法,可胥辰还是凭借心法达到了练气两层。

  但练气两层就是瓶颈了,胥辰想要继续提升修为,就不能再光炼体,还要修道。

  修道听起来玄乎,但实际就跟找职业谋生一样,想想自己以后要干什么,然后从现在开始练。

  不过这种问题,刚入门的修士很难明白自己想走的是什么道。这个时候,宗门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你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没关系,宗门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好了。

  就像青霄剑门,剑法是必须要求掌握的,药峰的弟子都要学炼丹,焰峰的弟子都要学练气,宸机峰的弟子们都是法修一样,师尊会什么,弟子就学什么。

  也就是像长榕这样的散修,才自己想学什么就学什么。

  当然,宗门也并没有非常严苛,而且拜入宗门的弟子都是心中有大体想法的,就像今年刚入门的几个弟子,一个拜入了石焰仙尊的焰峰,就是想炼器,但是这炼器又有很多分支,石焰仙尊擅长锻造灵剑,但并不是每一个焰峰弟子都擅长锻造灵剑。

  按理说,长榕是剑法双修,那么青流峰的弟子们也应该是剑法双修,但是长榕散修出身,涉猎甚广,也没什么条框,弟子想学什么,她就尽量去教,若是自己不会,能学就学,不能学就不收了。

  不过青流峰总体上,还是以剑法双修的弟子居多。

  “这段时间应该对修仙界有些了解了,你大师兄跟我一样是剑法双修,你二师兄是剑修,他们都是修仙界比较正统的道,除了他们,宛晚修’食’道,六成修’财’道……胥辰,你以后想修什么道?”

  修……什么道?

  胥辰抿嘴,实话实说,“师尊,我还没有想过。”

  他开始修炼不过三月,当真没有想过这些。

  他此前以为,修仙就如同跟太傅学习一样,师尊教什么,他就学什么,这几个月也是如此,听二师兄的话好好训练就行了。

  师尊突然问他以后想学什么,他一时还真想不出来。

  “该想了。”长榕浅笑,“你修炼速度不比常人,别人需要修炼个一年半载才会考虑这些,但你不行。”

  “再一个月,这一个月内你可以让溯风带你去了解各种修士,好好考虑你想修什么道。”

  “我修跟师尊一样的不行吗?”胥辰握紧手中的剑,瞪大眼睛去看长榕。“就像大师兄一样。”

  听到这这话,长榕轻笑。

  “你也想剑法双修?”

  胥辰用力点头。

  “刚刚不是还说没想过吗,这么草率就定下,这可不好。”长榕轻叹一口气,蹲下身子与他平视。

  ”你大师兄剑法双修,是因为他没有选择。“

  溯风是她最用心栽培的一个徒弟,也是她最自豪的弟子。

  以为是亲传弟子,他背负着其他弟子没有的责任,所以他要继承她的衣钵,即便她并不需要,但青霄剑门青流峰峰主需要。

  长榕一开始并不爱剑。

  冰冷的剑刃,是夺人性命的利器,宫门高墙里的公主,哪里摸过剑。

  可是为了活下去,她不得不卸下软弱,拿起剑去面对未来。

  后来,拿剑拿了几百年,已经放不下了。手里的剑,成了她最亲密的伙伴。

  溯风和她不一样,他一开始就喜欢剑,也喜欢修炼,喜欢带师弟师妹们修炼,他完美承担起了青流峰大弟子的担子,让所有人都知道青流峰首席弟子的名号。

  可长榕有时也会觉得对他有所亏欠,因为自己,他必须选择剑法双修,溯风在剑之一道上有天赋,但法术上并没有其他人优秀。因此他必须花费更多时间去学习,别人一天就能学会的清尘诀他要学三四天。

  长榕还记得让溯风一战成名的宗门大比,他最后一场比赛的前一天晚上,他拿着书半夜来找她,说自己的灵气流动还有些艰涩,长榕指点了他,他就没有睡觉练习了一晚上。

  第二天,他用那个练习了一晚上的法术,以筑基后期的修为打败了金丹中期的对手。

  他赢了比赛,可以进入半决赛,但灵气过度使用让他的身体遭受了巨大的损害,况且他也知道,以他的实力止步于此才是最好的选择,于是就退出了比赛。

  但他的表现,给这届宗门大比留下来浓墨重彩的一笔。

  “胥辰,你做出的选择,需要你用尽一生去践行,你选的应该是心之所愿,而不是因为我。”长榕轻声道,“你回去好好想想,不用急,一月之后告诉我答案。”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