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第二十二章 池陵仙尊露一手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沈小马 2220 2021-04-02 08:43:01

  “啊?”六成挠挠头,显然也是没有碰到这样的情况,“这不好吧?”

  池陵仙尊教授弟子,他们两个青流峰的在这算什么事。

  “大家都是同门,既然师尊都开口了,那自然是可以的。”宋誉也是个心大的。

  “况且,也正好让胥辰师弟好好看看。”这话是附在六成旁边小声说的。

  只是这又怎么能瞒得住池陵仙尊呢。

  也是,池陵仙尊是化神修为,小师弟看他施法可比看宋誉好多了。

  “小师弟,你觉得呢?”六成心动了。

  只是看小师弟似乎一直避着池陵仙尊的样子,六成拿不定主意,转而问胥辰。

  胥辰知晓,六成是想带自己留下来的。

  他垂头,遮住眼里的情绪,“有幸观摩池陵仙尊传授术法,一定大有裨益。”

  言下之意便是赞同留下了。

  见两人同意留下,池陵仙尊颔首,抬步往前走。

  只是心底不解:为什么两人看起来都很是勉强的样子?难道自己一个化神修为的仙尊还不够有吸引力吗?

  ——

  池陵仙尊今天教的是火系法术,他最擅长的法术之一。

  火系法术施展起来声势浩大,池陵仙尊想着,胥辰这个年纪的孩子或许会对此感兴趣。

  普通修士使用火系法术一般是灵气化火,但是池陵仙尊的火与众不同。

  冰蓝色的火焰在他的掌心跳动,一股寒气在试剑台上弥漫开来,可是明眼人都能看见,火焰上方的空气被灼烧的扭曲。

  “这个火焰是冰魄凤凰的伴生火,师尊在外游历时救下了一只冰魄凤凰,为了报恩,冰魄凤凰把冰焱火种给师尊炼化。”宸机峰大弟子跟青流峰两人解释,“被这个火焰烧到的人,身体内会一半寒冷,一半炎热,特别难受,别问,问就是被烧过。”

  宋誉眼睛没离开过池陵仙尊的手,嘴上想说的话一句没落,“师尊有次借火给石焰仙尊炼器,我好奇,把存放火种的容器偷偷打开了一条缝,结果在药峰躺了三天。”

  谢谢,并不想听。

  六成面无表情。

  宋誉果然跟自己大师兄很像,表面看着一本正经,可是傻事也没少做过。

  试剑台上有练习用的人偶,池陵仙尊控制着火焰变化成巨蟒,巨蟒升腾,立在空中,体积不断变大,突然之间向前扑去。

  “啊!”人群中有弟子惊呼。

  本以为巨蟒会扑到人偶上,谁想在快要接触到人偶的前一刻,巨蟒解体变成无数小蛇,小蛇以一个诡异的弧度攻击在了人偶背部。

  人偶爆炸,冰蓝色的火浪掀起一阵热潮,又被池陵仙尊用灵力压下。

  池陵仙尊站在试剑台中间,爆开的火焰四面八方的喷射,他一抬手,冰焱又朝他手心涌去。

  试剑台上只剩下一个破碎的人偶。

  为了给弟子们更好的演示,池陵仙尊放慢了灵蟒的攻击速度也降低了伤害,可是即便这样,也给了弟子们足够大的震撼。

  宸机峰的弟子们大多是筑基水平,毕竟池陵仙尊成为宸机峰峰主不过是近百年的事情。对于筑基期的弟子们来说,刚刚的火蟒可以说是比较难的法术了。

  看起来虽然简单,但是其中的操作可不简单。

  巨蟒向前冲时身形上下变化,在快要攻击到目标时又一化多,控制离体的灵力十分困难,更别说控制着去变化攻击别人了。

  池陵仙尊给弟子们演示完,便讲解刚刚火蟒的要点。

  “六师兄,池陵仙尊好厉害啊。”

  在一边观看的师兄弟也被震撼到了。

  刚刚的演示简直是一场视觉盛宴,火系法术确实要比其他法术更有视觉上的冲击力。

  他站在边缘处,都感觉裸露在外的皮肤有灼热感。

  “毕竟是修仙界数一数二的法修。”六成砸吧砸吧嘴,“小师弟,你觉得怎么样,想做法修吗?”

  “想啊,我想跟师尊一样,剑法双修。”胥辰用力点头。

  不过……

  “六师兄,师尊都用什么属性的法术呢?”他还没有见过师尊用法术。

  “师尊战斗时一般用剑,法术主要是辅助作用。”六成摸摸下巴,“咱们青流峰上没有纯正的法修,青霄剑门的法修几乎都在宸机峰。”

  毕竟宸机峰的峰主是个顶尖法修。

  慕名而来的弟子之多不少。

  “法术了解了些,接下来带你去找个符修?”六成还想让小师弟多看看其他种类的修士。

  “符修?是画符的修士吗?”

  师兄弟二人这边小声交谈着,没发觉宋誉走过来了。

  “什么符修?你们要找符修?”

  “嗯,你有认识的吗?”六成问。

  宋誉笑了,“那可真是巧了,我正好认识一位符修师弟。”

  因为宋誉要继续听池陵仙尊授课,于是便给六成和胥辰指了路,让他们自己去找那位符修。

  “青霄剑门里的符修并不多,宸机峰也只有我那师弟一位,听说他本来是想去万符门,但是喜欢的姑娘来了青霄剑门,便也跟着来了。”

  “那位师弟性格有些跳脱,经常胡言乱语,你们不要放在心上。”

  池陵仙尊在试剑台上给弟子们答疑,顾不上他们,两人跟宋誉说了一声便走了。

  六成和胥辰是在宸机峰的一处山洞里找到宋誉说的符修师弟的。

  也不知为什么要在山洞中画符。

  洞里乱糟糟的,最显眼的地方有一张案桌,那位师弟就伏在上面画符,地上都是废弃的符纸。

  “啊啊啊,怎么又失败了!”

  “这个符也太难画了!我究竟是为什么要做符修啊?”

  “当然是为了小桃红啊,画符有钱赚,有了钱就能给小桃红买首饰买法袍了。”

  “加油陈青!委了小桃红,你可以的!”

  胥辰从地上捡起一张,发现画的都是一个图案,只是有些画完全了,有些没画全。

  他看向伏在案桌上画符的修士,对方手中拿着一只朱笔,下笔十分缓慢,额头上还有薄汗,胥辰眼尖的发现他的手腕还在抖,就像那笔有千斤重一样。

  两人不敢出声,怕打扰了他画符,于是又悄悄溜出了山洞。

  六成想再等一会儿,让胥辰跟那符修聊一聊。胥辰摇摇头,“师兄,咱们回去吧。”

  他对成为符修没有想法。

  “那我再带你去见见乐修?让我想想,青霄剑门有谁是乐修来着……”

  胥辰扯扯六成的衣服,“师兄,我想好要修什么道了,不用再看了。”

  “哦?”六成蹲下身子,与他平视,“小师弟,我觉得你还是多了解了解好,这可是人生大事。要是没找到合适的,你要是以后想改自己修的道了,可就晚了。”

  胥辰坚持,“师兄,我不会后悔的。”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