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第二十三章 杀人剑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沈小马 2221 2021-04-03 20:25:46

  长榕捏着一张信纸,垂眼沉思。

  江桐旻站在小竹楼外的石阶上,远远看着站在树下的长榕。

  长榕今日穿了一身纯白色的法袍,三千青丝用一根白玉簪挽起,除此之外,浑身上下没有一点配饰。

  除却君身三重雪,天下无人配白衣。

  心头突然浮上这样一句诗。

  他一直觉得自己的师尊让人看不透。

  郾城是修仙界最为富庶的几座城池之一,而作为郾城最大家族幼子的江桐旻,从小到大,众星捧月。

  江家有自己完备的剑道体系,他本来并不打算加入宗门。

  但是在那一届宗门大比上,江桐旻心动了。

  时隔百年,江桐旻仍然清晰地记得那日的场景。

  一袭白衣的女修,右手执剑,面色清冷,如高山雪莲,让人只敢远观而不敢近视。

  她抬手,衣袂飘扬,青丝交错,剑刃闪过金红色的光,就像茫茫一片雪地中突然升腾起的火焰。

  手腕翻转,剑随身动。

  江桐旻当时只不过是筑基修为,眼睛跟不上女修的剑招,只能看见雪白的影子,还有那金红色的光芒闪烁。

  光芒连在一起,就像一幅灿烂星图。

  赤红色的火焰从剑上涌出,空气变得燥热起来,即便江桐旻有护身的法器,额间也有了汗意。

  火焰覆盖剑刃,女修出剑的动作慢了下来,却更加凌厉,空气与火焰、剑刃摩擦发出轰鸣。

  江桐旻就站在那里看愣了。

  他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剑法。

  江家藏书阁里的剑谱他翻了一半,第一次因为一套剑法心动。

  藏若卧虎,出若腾龙。

  处处杀机。

  金红与白光交错,华丽绚烂,可惑人的美丽下,是死亡的味道。

  江桐旻远远看着,就能感受到那凌冽的杀意。

  等女修练完一套剑法,他才发现自己后背被冷汗浸透。

  女修收了剑,凛然的杀意立刻消失不见,她在原地站了片刻,整个人又变成高山上冰雪中摇曳的雪莲,清冷而遥远。

  江桐旻四肢僵在原地不能动。

  年幼的江桐旻,被女修的剑在心中划下重重一道。

  女修的剑法跟江家秉持的剑法不一样。

  江家剑法招式大多大开大合,一招一式简单利落,江桐旻学了十多年,可总感觉少了些什么。

  现在他明白了。

  江家的剑,没有杀意。

  或许是修仙界和平了太久太久,久到江家的剑,只求击败敌人,却不会取人性命。

  而女修的剑,每一剑,都是为了取人性命而挥的。

  女修的身影渐渐远去,江桐旻走上前,站在女修练剑的地方,发现地上的剑痕深入三尺。

  腿还有些麻,他慢慢蹲下来用手去抚摸,被剑痕中残留的杀意震慑的浑身一抖。

  脑袋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

  他要拜她为师。

  宗门大比后,他让父亲带着自己去见了女修。

  自己说出来意后,女修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就与他父亲交谈。

  “江家是修仙大族,贵公子也是天骄之子,在下不过是区区出窍期的修士,当不得贵公子的师傅。”

  江族长也知道这个道理,但来之前曾与幼子谈过,幼子称除了女修再也不会拜其他人为师,难得幼子有所渴求,他身为父亲,不忍拒绝。

  他调查过女修,青霄剑门青流峰峰主,入门不过几十年,身下也只有一名亲传弟子。

  溯风在宗门大比上的表现确实优异,知道他退赛时,自己也为溯风惋惜过。

  或许长榕可以教好自己的孩子。

  “犬子真心希望能拜入长榕峰主座下,还望峰主可以考虑一下。”

  位高权重的江族长弯下了腰,这一刻,他不是郾城江家的族长,而是江桐旻的父亲。

  长榕沉默了,她这才正式将目光落在江桐旻身上。

  “你想拜我为师?”

  “是。”江桐旻跪下,“我想跟您学剑。”

  长榕没有说话,定定的看了他一会,锐利的眼神让江桐旻又回想起那天看到的场景。

  他的指尖在发抖。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听到长榕开口,“好。”

  “不过我不会收你做亲传。”

  “师尊在上,受徒儿一拜。”江桐旻利落的磕了三个头。

  江族长还想再说些什么,可见江桐旻如此,止住了想法。

  “我会在这里多留三日,三日之后,你跟我一起走。”

  等离开长榕的住所,江族长忍不住开口,“桐旻,你宁愿不做亲传也要拜她为师吗?”

  他的儿子,应该值得更好。

  “爹,儿子已经是长榕尊者的徒弟了。”江桐旻感激地说,“谢谢爹的成全。”

  “你……唉。”江族长叹了口气,手抬起,落在他的肩上“去了青霄剑门,也不要忘了江家。”

  “江家永远是你家。”

  江桐旻露出一个微笑,“爹,您不要儿子,娘会把你赶出家门的。”

  “臭小子,还没走呢就呛你爹。”

  三日之后,他就跟长榕和溯风一起回了青流峰。

  虽然他与父亲说的是,因为见了溯风比赛时使用的剑法才想拜长榕为师,但他真正想学的不是那个。

  “你想学杀人的剑?”长榕饶有兴趣的笑道,“那日看我练剑的人是你?”

  她修为比江桐旻高,那日少年靠近的时候她就发觉了,只是察觉来人不过是个筑基期,也不带恶意,于是就没有在意。

  原来是江桐旻。

  “是。”江桐旻承认。

  “杀人的剑……”长榕勾唇,“怎么,江家不会教你这个吗?”

  “不会。”

  “我很久没杀人了。”长榕轻笑,语气中似乎有些怀念,“既然你想学,我会教你的。”

  ……

  从回忆中抽身,江桐旻呼了一口浊气。

  现在的师尊,比之前更加内敛。曾经肆意张扬的性格越来越温和,就像她当时说的那样,很久没有杀人了。

  江桐旻远远望去,树下的人依然像记忆中一样挺拔。

  修仙无岁月。几百年的时光还是在她身上留下了痕迹。他也亦然。

  江桐旻抬步向前。

  察觉到江桐旻来了,长榕转头看向他的方向,朝他招手。

  “师尊。”

  “嗯,来了。”长榕将手中的纸递给他,“这是刚刚来的消息。”

  江桐旻接过一看,双眸睁大,“这、这是……”

  “鎏金。”长榕眼中含笑,“我听江家一直在找这种材料,想到或许是给你炼剑用的,便托人打听了一下。”

  鎏金是一种晶体,常用在锻造中,融化之后加入法器,可以将法器容纳的灵力容量扩大两倍。

  几千年前,鎏金并不少见,但是由于一次大战,将附近的鎏金矿损坏,而不知为什么,其他地方的鎏金产量也逐渐变少,最后常见的鎏金竟然成了稀世珍宝。

  江桐旻攥紧手中的纸。

沈小马

假期大家做什么?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