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第二十四章 我就是想剑法双修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沈小马 2094 2021-04-03 21:00:42

  “鎏金并不好找。”

  鎏金不好储存,况且已经过去千年,手里有鎏金的都是些世家大族,想从他们手中得到鎏金更是难上加难。

  “鎏金确实不好找。”长榕道,“所以我给你的纸上写着的是一处很少开放的秘境。”

  “这个秘境江家有人去过,并没有发现鎏金。”江桐旻沉声道。

  一开始得知鎏金消息的兴奋已经过去,理智重新回来,江桐旻记起纸上写着的秘境江家曾有人进去过。

  江家从他大哥铸造本命剑时就开始寻找鎏金的下落,结果他大哥本命剑都造好了也没有找到。

  现在又为了他寻找。

  鎏金难得,可江家的剑法需要庞大的灵气作为支撑,鎏金是最适合他们家剑法材料。

  江桐旻虽然拜师长榕,开创了属于自己的新剑道,但是剑法的基础还是江家剑法。

  “这个秘境并不大,若是有鎏金的下落,江家不可能没人发现。”

  长榕轻笑,“确实,你说的不错。”

  “可是,谁说一定是鎏金矿呢。”

  江桐旻眼神微变。

  “秘境是一位大能留下的,这位大能善占星,手里有一星盘,锻造这个星盘的材料,就是鎏金。”长榕从袖里掏出一张地图,“星盘虽然已经废弃,但锻造一下,说不定能从里面提取出鎏金。论锻造,还是你们江家擅长,我也只是自己臆想了一下。这是秘境地图,若是觉得我这想法可行,可以带着江家人去找。”

  说不定能行。

  江桐旻心中已经有了七成把握。

  只要星盘中含有的鎏金足够多,即便千年过去了,还是可以提取出的。

  “多谢师尊。”

  江桐旻从长榕手中接过地图,恭敬的行礼。

  “谢什么,你是我徒弟,我是你师傅。”

  面前的弟子已经长大,可长榕还是能从他身上看到小时候的影子。

  一开始她是不想收江桐旻为徒的。

  郾城江家,多么庞大的家族,幼子居然想拜自己一个才出窍修为的修士为师,先不说再带一个徒弟有多么麻烦,就说徒弟背景大了,自己行事怕是要收到桎梏。

  长榕当时来青霄剑门不过几十年,做事还是比较随心所欲,带溯风一个弟子就足够麻烦了,不想再收下一个。

  可是江桐旻的眼神太坚定了。

  坚定到让她好奇为什么这个孩子认准了自己。

  原因出乎她的意料。

  想学杀人的剑。

  “江家不会教你吗?”

  “不会,江家的剑法不会杀人。”

  哈,江家居然有这么叛经离道的孩子。

  长榕当时觉得很好笑。

  她的剑,是用血累积起来的。

  修仙界这么残酷,江家这种大族居然认为剑不是用来杀人的。

  她入青霄剑门前,每一次挥剑都是为了活下去,剑上要么染上别人的血,要么染上自己的血。

  当时她锐气仍在,听了江桐旻的话,就开始教他剑法。

  可是现在的长榕看来,出剑不一定是要杀人,比如说,她有时兴致来了,也会用自己的君蛰剑砍竹子。

  “桐旻,你的修为已经金丹,是同龄人中的翘楚。”如今那个说要学杀人剑的孩子,也明白了不杀人的剑该怎么用,“但即便有朝一日你化神了,师尊依旧是你的师尊,你依旧可以依赖我。”

  长榕抬手,江桐旻自然的弯腰低头让她抚摸,就像从前一样。

  徒弟长大了,可还是徒弟。

  “师尊,我会找到鎏金的。”

  “行了,离秘境开放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快点回江家好好准备准备吧。”长榕敲江桐旻的额头,“到时候可要带着你的本命剑回来。”

  “是,师尊。”江桐旻眼神坚定。

  江桐旻离开后,胥辰就来了。

  小竹楼外有个探头探脑的影子,长榕无奈一笑,“来都来了,怎么不进来。”

  这师兄俩怎么都爱在自己门口站着。

  “师尊。”

  胥辰磨磨蹭蹭的走过来。

  “昨日不是让你回去好好想想吗?怎么,才过了一日就来找我了,已经想清楚了?”

  “想清楚了。”胥辰抬头,鼓起勇气,“弟子还是想剑法双修。”

  长榕失笑,过了一天,想法还是没有变。

  “原因呢?”

  大多修士只会选择专修,修仙者虽然时间漫长,但是每一条道都需要用漫长的时间去践行,双修很可能两个方面都平庸。

  况且很多人,很多年连一条道都没有走好,更别说走两条了。

  “因为这是师尊的道。”胥辰与长榕对视,“我是因为师尊才修仙的,我想和师尊践行一样的道。”

  长榕心中微震。

  或许自己在胥辰心中的影响,比自己想象的要重。

  她叹了口气,“胥辰,每个人的道都是不一样的,你不能……”

  “我可以的。”胥辰第一次打断长榕的话,“二师兄夸我在剑道上有天赋,大师兄也说我很优秀,既然大师兄能剑法双修,我也能。”

  胥辰快速说完,“我,我就是想剑法双修。”

  最后一句话有点蛮不讲理的味道了。

  长榕沉默。

  确实,以胥辰的天赋,剑法双修对他来说并不难,只要他肯下功夫,以后的成就绝对会胜于溯风,长榕并不担心他会在这条路上遇上困难。

  困难,就是用来克服的。

  长榕怕的是他以后会后悔。

  会遇见自己更喜欢的,会后悔此时因为她而选择了剑法双修。

  她看向胥辰。

  两人对视,最终还是胥辰先移开了眼。

  本来已经坚定了剑法双修的念头,可是勇气也只能撑着他说完那些话。

  他,他就是想要剑法双修啊,想跟师尊一样,为什么师尊这么不想他这样做呢。

  胥辰感觉到委屈。

  可是又担心长榕会因为自己的执拗生气。

  自己回忆一下,他刚刚好像很不讲道理的样子。

  师尊不想让自己剑法双修,一定是为自己着想,一定是考虑到了自己没有考虑到的地方。

  自己却不识好歹的让师尊为难。

  就是不识好歹。

  他不是一个听话的徒弟。

  委屈过后又是自责。

  如果、如果师尊这么反对的话,反正他也没有什么其他想学的,学其他的也无所谓。

  只要师尊不生他的气就好了。

  胥辰觉得自己应该道歉,他移开眼,不敢去看长榕的神情。

  道歉的话在心底想好,刚要开口。

  “好,那就剑法双修吧。”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