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第二十五章 我很高兴成为你的本心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沈小马 2074 2021-04-04 16:24:21

  看着胥辰不可置信的样子,长榕轻笑。

  她抚摸胥辰柔顺的发丝,声音温和,“胥辰,你要记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本心。修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只有坚持本心,才能在走的更远。”

  “我很高兴能成为你的本心。”

  虽然这份责任重若千斤。

  只希望你能坚持下去。

  如果未来他后悔了,那就责怪自己吧,责怪自己为什么不阻拦他,责怪自己浪费了他大好时光。

  她是师尊,她可以承担起这份责任,就像一直以来做的那样。

  自己承担起所有过错,然后他就可以走向一个新的未来。

  长榕低头看着不过自己腰际的胥辰。

  或许这就是血缘的力量?

  让一个小小的少年,飞蛾扑火的一样来到自己身边,他不知道前方是什么,自己是他唯一的依靠。

  还好,他很幸运。

  她也很幸运。

  “既然你已经做好决定,明天开始,就要正式开始修炼了。”

  “我期待你的成长,胥辰。”

  我的,弟弟。

  “师尊……”胥辰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眼里似乎有星光闪烁,“我不会辜负您的期望的。”

  又送走一个徒弟,长榕回到自己的小竹楼,整个人像没有骨头一样瘫在摇椅上。

  摇椅上铺着棉花做的软垫,长榕不喜欢灵兽的皮毛,即便再昂贵稀有,她也只能从里面感受到死亡的冰冷。而棉花,可以闻到阳光的味道。

  长榕懒洋洋的躺在上面,手指一点,内间里的古琴自动鸣奏起来,摇椅前后晃动,长榕舒服的闭上眼睛。

  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

  可惜事与愿违。

  “长榕仙尊。”

  门外传来有点陌生的声音。

  ……

  长榕认命起来。

  打开门一看,是池陵仙尊。

  池陵仙尊面如冠玉,身似青松,他今日也穿了一身白衣,不过长榕是雪白色,穿上显得人清冷,而池陵仙尊是月白色,气质比上次见面温和了不少。

  “池陵仙尊,不知所来何事?”急于休息的长榕草草扫了一眼,开门见山的问。

  池陵仙尊踌躇了一下,从储物戒里拿出一个方长盒。

  “昨日我在宸机峰见到胥辰了。”池陵仙尊自动忽略了自己叫不上名字的另一青流峰弟子。

  胥辰去了宸机峰?

  估计是被谁带着去的吧。

  长榕一下子就明白胥辰去那做什么了。

  只是她不明白池陵仙尊来这里干什么。

  长榕看向池陵仙尊的眼神中带着疑惑。

  池陵仙尊偏了偏头,表情有几分不自然,“这是宋誉给胥辰的见面礼,我顺路送来。”

  “宋誉?”

  长榕觉得宋誉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好像前几天大徒弟提到过?

  “宸机峰大弟子?”

  池陵仙尊嗯了一声,睫毛微垂,声音低沉,“宋誉同我说他与胥辰一见如故,准备了见面礼要送与胥辰,只是峰内事务繁忙,所以拜托我送过来。”

  长榕沉默。

  大弟子事务繁忙,所以让师尊来清流峰送礼?

  这角色是不是颠倒了。

  她看了看眼神无处安放的池陵仙尊。

  朋友,如果你表情再自然一点、借口再好一点,盒子里的东西不要散发那么浓郁的灵气,或许我就有点相信了。

  长榕不想接受。

  可是池陵仙尊用了宋誉的名义,她就不好拒绝了。

  再者,不管宋誉知不知道此事,长榕还是想让胥辰多在青霄剑门交几个朋友。虽然她不认识宋誉,但是能被大徒弟称一声好,应该是不错的。

  心里知道池陵仙尊是想借着替弟子送礼的理由见一见胥辰,可长榕并不想让池陵仙尊与胥辰多做接触。

  她是看明白了,池陵仙尊一心觊觎胥辰。

  即便胥辰已经拜入清流峰也不死心。

  长榕搞不懂池陵仙尊怎么这么执拗,非是认准胥辰不可了。

  也没听说宸机峰缺徒弟啊。

  若是胥辰有亲近池陵仙尊的意思,长榕也不会抵触他,毕竟化神仙尊的赏识不是想有就有的。只是就上次三人见面的情况来说,除了救命之恩,胥辰似乎也是不想与池陵仙尊有过多的牵扯。

  长榕心中有了主意。

  “既然如此,我便替胥辰收下了,劳烦池陵仙尊特意走一趟,想来胥辰收到朋友的礼物一定很开心。”

  池陵仙尊抿嘴,“宋誉想让我亲手送给胥辰……”

  “胥辰正在修炼,我想宋誉应该不想因为此事打扰胥辰修炼吧。”长榕似笑非笑,“还是说,池陵仙尊信不过我?”

  想见胥辰?

  呵。

  “自然没有。”池陵仙尊心知是长榕不想自己见到胥辰,他心中不满,可是又没有什么立场去指责。

  毕竟人家是胥辰的正牌师尊。

  不是自己的徒弟就是麻烦,送点东西都不能直接给。

  想起昨日在宸机峰见到的胥辰,身无长物。

  再穷不能穷徒弟,长榕仙尊怎么连这点都不明白呢。

  或许长榕仙尊实在是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吧。

  池陵仙尊在心中叹了口气。

  不见就不见吧,东西能送到就行了。

  里面的东西自然不是宋誉送的,而是池陵仙尊自己想送给胥辰的东西。

  他怕用自己的名义胥辰不会收下,才借用了宋誉的名义。

  池陵仙尊把东西交给长榕。

  “那,我便走了……”池陵仙尊依依不舍。

  “慢走。”长榕微笑道别。

  目送池陵仙尊离开,长榕回到小竹楼,打开盒子。

  一件灵袍,两株灵药,还有一把剑。

  灵袍样式看起来跟池陵仙尊身上穿的一样。

  指尖划过布料,灵力萦绕在上面,在灵袍表面引起像水纹一样的波动。

  灵药并不是什么稀有的药材,但却是最适合胥辰这个阶段使用的。

  剑上也被刻了法阵,并非攻击法阵,而是引导灵力的。

  每一样都很适合胥辰。

  长榕轻笑,这位池陵仙尊倒是出手阔绰,也是用了心的。

  “所以说究竟为什么那么在意胥辰……”

  莫非是因为胥辰是自己救回来的,所以有了责任感?

  长榕想不明白。

  明日胥辰来小竹楼修炼的时候可以把东西给他。

  既然池陵仙尊都说了是宋誉送的,那就再送一份同等价值的回礼就好了。

  弟子之间的情谊往来,池陵仙尊应该不会有什么意见的。

  长榕躺回摇椅,闭上眼睛。

  明天该从哪里教起呢?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