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第三十四章 被发现了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沈小马 2015 2021-04-09 19:09:38

  或许就是像池陵仙尊说的那样,法术学习就是开头难,融会贯通后学习新的法术就容易了。

  又或许是因为有化神仙尊给自己耐心指点。

  总之,胥辰如今已经不会再为学不会法术而彻夜难眠了。

  因此,他与池陵仙尊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

  好像上一次见面还是两年以前?

  胥辰掰着指头算,他总共跟池陵仙尊见了十几次,每一次见面都感觉像是背叛了师尊一样。

  尤其师尊闭关的时候。

  所以他这几年主要在学剑法。

  唉。

  如今的胥辰已经不再会为了保证自己在长榕面前的完美形象而偷偷去找池陵仙尊开小灶,现在一想,那真的是太幼稚了。

  但是已经上了池陵仙尊的“贼船”,下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而且对方确实只是指点自己的修炼,点到即止。

  但是今天晚上,池陵仙尊越界了。

  若是与师尊交好的华容仙尊想教自己新的法术,胥辰大概不会推辞。

  但是他与池陵仙尊的关系本来就很敏感。

  胥辰一边往回走一边思索。

  他跟池陵仙尊到底是个什么关系呢?

  池陵仙尊指点自己修炼,自己非常感激。但是池陵仙尊指点自己也有自己的目的,可是自己又确实在池陵仙尊的指点下有了进步……

  啊。

  好乱。

  说真的,胥辰到现在还是不懂池陵仙尊为什么会对飞升那么执着。

  就像今天师尊说的,一个飞升了的大能留下的秘境,居然可以吸引整个修仙界的人。

  为什么大家都想飞升呢?

  胥辰停下脚步,仰头看着夜空。

  明月高挂,星光灿烂。

  飞升就是去很高很高的天上吗?

  他已经学会御剑飞行了,但不管飞多高都触摸不到星星。

  飞升就是飞到可以触摸星星的地方吗?

  可是那个地方如果没有师尊,没有师兄师姐们,他不想去。

  在青流峰待了二十多年,胥辰已经彻底融入了这里。每天接受师尊的教导,和师兄师姐们一起修炼。在新修建的试剑台上看大师兄和二师兄切磋,跟六成师兄坐在小马扎上嗑瓜子,或者跟着宛晚师姐去后山喂养灵兽……

  他年龄小,长得可爱,人又乖巧,所以师兄师姐们特别喜欢他,动摇了六成师兄在青流峰的地位。

  六成师兄每次在宛晚师姐那里吃了亏,都会气得一边捏着自己的脸一边说这样奇怪的话。

  因为之前在宸机峰被池陵仙尊贬低他们青流峰穷,所以六成师兄拿了自己的私房钱把青流峰上下好好修葺了一下。

  比如他们住的青流居,面积比之前大了两倍。还有新修建的试剑台、丹房、藏书阁、静心楼……

  师兄师姐们都很高兴,师尊也很高兴,拿出了自己珍藏的灵酒。那天除了他跟师尊,所有人都喝醉了。

  胥辰问师尊为什么喝不醉,师尊摸着他的头,笑着说,说要是她醉了,谁把醉了的人送回房间呢。

  师尊真的是个很温柔的人。

  那天阳光很好,所有人都很开心。

  飞升之后的地方,还会有青流峰的大家吗?

  池陵仙尊说自己可以飞升,那师尊呢?大师兄二师兄呢?

  如果他们不能飞升,自己飞升了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能看懂池陵仙尊注视自己时欣慰的眼神,但他不想去思考里面让他感到沉重的期望。

  正好,今天池陵仙尊给了自己停止这种关系的理由。

  等他晋升金丹后,就把跟池陵仙尊的事情告诉师尊,希望师尊知道自己突破的消息,可以对自己的惩罚轻一些。

  胥辰乱七八糟的想着,踩着月光回到青流居。

  好好休息吧,明天继续尝试灵气结丹。

  胥辰伸了个懒腰,悄咪咪经过旁边大师兄的房间,往自己的屋子走。

  轻轻推开门,屋内静悄悄的,胥辰转身把门关上,松了口气。

  每次出去回来都感觉像是做贼一样。

  胥辰转身朝内间走去,一回头对上了一双明眸。

  他吓了一跳,冷汗立刻冒了出来,垂在两侧的手紧紧握成拳头,整个人蓄势待发。

  可面上还是维持着正常的表情。

  夜空上的乌云让到一边,让月光可以洒进屋内。

  “……龙师兄?”

  胥辰透过月光看清了来人的脸。

  他语气轻松,但身体依然紧绷,“龙师兄,你怎么在这里?”

  龙晔没有说话,往前走了一步。高大的身躯给胥辰带来了强烈的压迫感,他后退一步,身体抵在门板上。

  “龙师兄,这是我的房间。”胥辰不悦的说道。

  龙晔在青流峰待的时间并不上,大多数时间都在外面,因此胥辰几乎和他没有什么接触,只听师兄师姐们说这位龙师兄的性格不怎么好,尤其容易生气。

  龙师兄为什么会半夜来找自己?

  胥辰并没有担心龙晔发现自己去见池陵仙尊,以池陵仙尊化神期的神识,有人靠近他不可能不会发现。

  是因为白天的事情吗?

  胥辰心中还在猜测,就听龙晔开口。

  “你又去见他了。”

  胥辰瞳孔一缩。

  “什么?”

  龙晔重复一遍,“你去见池陵仙尊了。”

  胥辰没有在意他语气中的嘲弄,脑海中全是对方刚刚说的话。

  又?

  他知道几次?

  胥辰手脚发凉。

  他没有否认,龙晔师兄既然能说出自己见了池陵仙尊,就一定有证据。

  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用沉默应对。

  “听说当时池陵仙尊要收你为徒,为你拒绝了?”龙晔低头,在他耳边低语,“放弃亲传弟子的身份来清流峰做一个普通的内门弟子,结果私下里还与池陵仙尊有接触,胥辰,你说你是不是……居心叵测?”

  胥辰在发抖。

  一字一句,都是事实,他无法反驳。

  胸腔里的心脏砰砰跳着,声音震得他头皮发麻。

  居心叵测。

  师尊知道这件事,会不会也这么认为?

  “听说你是师尊的弟弟?真的假的,该不会是跟池陵仙尊合起伙来骗我们的吧?”龙晔看着胥辰惨白的脸色,恶劣一笑。他往胥辰耳边吹了口气,“你说,如果师尊知道你不是她的弟弟,会怎么样呢?”

  

沈小马

胥辰:黑历史,都是黑历史,是我小时候的不懂事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