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第三十六章 真的是想多了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沈小马 2015 2021-04-11 21:04:34

  这个发现让龙晔愤怒。

  这么晚了,胥辰为什么要与池陵仙尊见面?

  他下意识的认为胥辰背叛了长榕,或者说,一开始就是不怀好意的来到长榕身边。

  所以他发出了质问。

  “为了什么?呵,这话我要问你才对。”龙晔后退一步,眸色幽深,“最好像你说的那样,自己找师尊交代。”

  看在他平时没惹什么事的份上,龙晔给他机会让胥辰自己去跟长榕坦白。

  他打开门,经过胥辰身边时停了一下,“如果让我发现你搞什么小动作,别怪我不顾同门情谊。”

  清冷的月光洒在他离开的背影上,无端的添加了几分冷酷。

  等龙晔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视线中,胥辰踉跄着后退,触及墙壁,无力的瘫倒在地。

  伪装的冷静一下子破开了。

  “呼——呼——”

  沉重的呼吸声在寂静的房间里回响。

  他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手抵在地上,感觉一片冰凉。

  胥辰贪婪的汲取这一点冰凉来平复剧烈跳动的心脏。

  他一只腿微曲,胳膊搭在膝盖上,头倚靠着墙壁,失神的看着头顶。

  一开始真的只是小孩子的要强。

  不想承认自己的不足,不想让师尊看到自己不好的一面,明明学习剑法那么快,却在法术上栽了跟头。

  所以假装自己会了,然后私下里再去请教师兄师姐。

  可还是不会。

  所以才会答应池陵仙尊教自己。

  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现在一想,真想回到过去打自己一个耳光。

  他明白当初的小小少年,心底最卑微的嫉妒。

  因为师尊最喜欢的是大师兄,所以他想表现的比大师兄好。

  这样师尊就会多喜欢他一点了。

  太过分了。

  胥辰把头埋入胳膊中。

  他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

  大师兄对自己那么好,自己却嫉妒着这样好的大师兄。

  他用从池陵仙尊那里学来的东西在师尊面前表现。

  太卑劣了。

  胥辰身体微微颤抖。

  师尊知道之后会怎么样,是不是会厌恶自己,或者把他赶出青流峰?

  他不敢再去猜想。

  寂静的夜里,只有少年小声地啜泣。

  事实上,胥辰想多了。

  从两人第一次见面长榕就知道了。

  毕竟这是她的青流峰。

  诚然,池陵仙尊和她修为相近,池陵仙尊有心隐藏自己的行踪,长榕还真的不容易发现他。

  但是青流峰上有很多法阵,法阵设在山脚下,有人进入清流峰,她立刻就会知道。

  池陵仙尊只把注意力放在长榕身上,哪里想到山脚下还布置了阵法。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以为自己瞒着长榕瞒得很好,殊不知自己最开始就被发现了。

  池陵仙尊每次跟胥辰的见面长榕都知道,一开始还担心两人相处不和睦,在暗处看了一会儿,发现池陵仙尊只是来指点胥辰,并没有伤害他,就放下了心。

  长榕并不介意池陵仙尊暗中教导胥辰。

  或许因为她是散修出身,对于师徒传承什么的并没有池陵仙尊这样的宗门弟子在意。

  她都记不清自己跟多少人学过什么了。

  有人愿意教她,她就愿意学,许多人都能被她叫做一声师傅。

  还有很多剑法是她偷学来的,也不能说偷学,只是交手几次,便琢磨透了。

  现在池陵仙尊主动愿意教胥辰,还省了她的力,有何不可呢。

  她不明白为什么要瞒着她。

  长榕一开始对池陵仙尊的疏离,只是看胥辰不想与他有所牵扯。或许是因为他拒绝了池陵仙尊,所以觉得见面会尴尬?

  长榕没有深想其中的原因,反正胥辰不想见自己就帮忙拦下就是了。

  池陵仙尊打着宋誉的名义经常来送东西,自己也当不明白的,东西给了胥辰,半口不提池陵仙尊,只说会帮他回礼给宋誉。

  或许是胥辰跟宋誉说了什么,池陵仙尊也不继续来送了。

  省了她的麻烦。

  一开始长榕见胥辰愿意接受池陵仙尊的教导,还以为两人关系缓和了,但明面上又跟以前一样。

  是怕自己不同意吗?

  长榕猜测。

  莫非是之前池陵仙尊想插手胥辰的修炼,自己生气了,所以两人才会觉得自己反对?

  长榕只是不喜池陵仙尊过于急迫让胥辰修炼罢了。

  在她看来,胥辰刚离开昌乐来到青霄剑门,应该好好休养,调理好身体,熟悉修仙界后再开始修炼也不迟。

  那时的长榕对胥辰虽然没有姐弟之情,但还是会承担血缘带来的责任。

  就算胥辰不想修炼,只想做个普通的凡人,长榕也无不可,她一峰之主,还养不了一个凡人吗?

  不过区区百年罢了。

  但池陵仙尊想让胥辰尽早修炼。

  身体可以快速调理好,但心理上的创伤需要时间来疗愈。池陵仙尊的做法让长榕不喜,但她更尊重胥辰的选择。

  所以即便不情愿,但还是同意了。

  莫非是因为这件事所以两人以为自己反对他们接触?

  不能吧。

  长榕觉得也没有必要去特意解释,或许是她自己想多了。于是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第二天转眼就忘了。

  却不知,她猜的没错。

  直到胥辰憔悴的跪在自己面前,长榕吓了一跳。

  彼时长榕跟往常一样在小竹楼外六成新给她栽的枫棠花树下喝酒,胥辰背着荆条来到她面前,二话不说直接跪下。

  “这是做什么?”长榕拧眉。

  “师尊,胥辰有错。”胥辰跪在地上,他一夜未睡,眼睛哭的红肿,声音嘶哑。

  “说说错哪了。”

  长榕思索究竟是犯了多大的错,胥辰竟做到如此这般。

  胥辰可真是她带过最省心、最乖巧的徒弟了。

  长榕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直起身子。

  “胥辰蒙骗师尊,私下接受池陵仙尊教导,有辱您的教诲,请您责罚。”

  长榕听见胥辰的声音颤抖。

  坐直的身子又软了回去。

  “哦,这个啊。”

  长榕垂眸看着胥辰,“青霄剑门提倡各峰之间进行心得交流,池陵仙尊指点你,没有什么可被人指摘的。”

  胥辰抬头,睫毛微颤,“可是,师尊您还是生气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