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第三十八章 想给胥辰举办金丹大典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沈小马 2179 2021-04-13 17:29:09

  看胥辰又恢复了以往的活力,长榕慵懒的坐回藤椅上,罗裙层叠,堆出锦绣繁花。

  池陵仙尊也不知怎么的,总是晚上来找胥辰,害的她总是半夜被法阵波动扰醒,睡不安稳。

  谈及昨晚上的事,胥辰支支吾吾不知从哪里开口。

  是从池陵仙尊越俎代庖,想传授自己法术?还是龙晔师兄威胁自己?

  长榕见他为难的样子,“不方便说的话……”

  “不,方便,胥辰不会再瞒师尊了。”

  胥辰一五一十的交待昨晚发生的事情。

  这孩子的表现有点应激?

  长榕托着下巴停胥辰说话。

  池陵仙尊想传授法术给胥辰,看来他也觉得此次大比有些凶险啊。

  长榕揉揉太阳穴,说实话,有点烦,她已经很久没有遇到需要动脑子的事情了。

  怎么还有龙晔的事?长榕停胥辰讲龙晔是如何如何威胁他的,末了加上一句,“多亏龙晔师兄提点,破了胥辰的心结,来与师尊坦白,助我一力突破金丹。”

  胥辰感动。

  龙晔师兄大可以拿这件事来威胁他,虽然自己也不会受到他的威胁,但是龙晔师兄却给了自己机会与师尊坦白,破了自己的心结,晋升金丹。

  想来是前几日他去找大师兄请教时,无意提了句最近修炼有所停滞,被一边的龙晔师兄听到了。

  所以才会有昨晚发生的事。

  龙晔师兄真好。

  怪不得大师兄说龙晔师兄面冷心热,果真如此。

  长榕默。

  她觉得龙晔可能没想这么多。

  不过既然胥辰自己已经给龙晔找好了理由,也省得她再想说法圆过去了。

  虽然龙晔想的可能跟胥辰以为的不一样,但肯定没有什么坏心思。

  “你金丹了,过几日就会举办金丹大典。”长榕想起这件事,道。

  这是修仙界的传统,晋升是非常值得庆祝的喜事。

  “金丹大典?”胥辰眨眨眼睛,他来青霄剑门二十多年,参加过其他峰弟子的金丹大典,现在要轮到他了。

  感觉有点奇妙。

  “暂且定在五日后好了,我告知溯风让他好好准备一下。”这些事都是溯风操办。

  清流峰还是第一次要举办金丹大典,以往都是在鉴心峰举行。

  没有办法,青流峰什么也没有。

  这是长榕的错。

  她当初答应青元掌门来青霄剑门,最初只是抱着找个地方歇歇等待腻了就离开的想法,圈了一块自己的地盘后就没有再管。

  修什么房子,修什么路,反正没多久就要走了。

  彼时的长榕还是潇洒不羁、纵情肆意、习惯独来独往,之所以答应青元掌门也是因为幼年时承了他一份机缘,没有青元掌门,就没有如今的长榕。

  她和青元掌门的情况类似于胥辰和池陵仙尊。

  只是青元掌门不像池陵仙尊一样救人之后还包教修炼的。

  后来啊,后来就收了溯风做徒弟。

  她本来兴致缺缺的被青元掌门拉去参加拜师仪式。

  她不过是个没名气、没功绩、没修为的出窍修士,哪会有弟子想拜她为师,出个不长眼,来了也是白来,还不如在青流峰种树。

  结果还真有不长眼的。

  就是溯风了。

  长榕还记得那个一身补丁眼睛却亮的很的小孩,跪在自己面前说要拜自己为师。

  眼睛很亮,里面有光。

  让她想起了一个故人。

  一个已故之人。

  心突然软了一块。

  然后长榕就收了他做亲传弟子,一时冲动,但并不后悔。

  这是她在青霄剑门的第一份羁绊,然后又陆续有了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到如今,长榕再也不能肆意的说走就走了。

  以往觉得,房子什么样不是住,破一点也没什么。想练剑就在空地上练呗,干嘛要修什么试剑台。

  金丹大典没有地方举行?那就去蹭鉴心峰的呗。

  反正,都不是事。

  现在想法改变了,只是还没等她发力,懂事的六徒弟就已经自己出资把青流峰翻新了。

  这个徒弟收得真好。

  第一次在青流峰举行金丹大典,一定要隆重。

  长榕如今也有了集体荣誉感。

  打发走了胥辰,长榕召来溯风跟他说了准备给胥辰举办金丹大典的事情,并多次强调自己的要求。

  “隆重?师尊,青霄剑门金丹大典的规制都是有要求的,您想隆重也隆重不起来。”溯风无奈自己师尊想一出是一出。

  “规制?”长榕迷茫。

  胥辰点头,“按理说,金丹大典需要三位峰主出面参加,师尊您来主礼就行了。”

  长榕疑惑,“四个人就行了?那为何我去参加别的峰的金丹大典时,大典现场人满为患?”

  她参加药峰弟子的晋升大典最多,只记得仪式现场乌泱泱一片的人。

  “那是各峰峰主为自家弟子撑场面,所以把弟子们都叫来观礼了。”

  但是他们青流峰人丁稀少,撑不起场面。

  长榕显然也明白了溯风的言外之意。

  还好自己没有把大办特办的想法告诉胥辰,要不然定会让他失望。

  长榕暗自庆幸。

  “那就一切从简。”她无奈扶额。

  硬条件不行,实在是没办法。

  估计到时候连青流峰自家弟子都凑不齐,好几个都在外面呢。

  “小师弟的金丹大典,除了青元掌门和华容仙尊外,师尊还准备邀请哪位仙尊参加?”

  除了他的金丹大典是师尊操办外,其余师兄师弟的晋升大典都是自己来办的,师尊也不过问。青霄剑门中青元掌门和华容仙尊与师尊最为交好,所以这次依旧雷打不动的邀请他们,至于另外一位……溯风之前都是轮着邀请其余几位峰主。

  “听雪峰的衡重仙尊吧。”

  衡重仙尊与华容仙尊交好,邀请他来至少不会冷场。

  长榕手搭上额间,又突然失笑。

  最近这是怎么了,她以前从来不会考虑这么多。

  她侧头看着身边的溯风,轻声呢喃,“溯风,我是不是对你们太不关心了。”

  她还记得百年前种下的一株灵药,却记不清自己上一个弟子的金丹大典是何模样。

  她作为师尊,似乎太不称职了些。

  “怎会。”溯风走到她身后,双手附上灵力,熟练的替长榕按摩肩膀,“鉴心峰弟子万余人,就算是青元掌门恐怕也记不得上一个金丹的弟子是谁了。”

  “您是我见过最好的师尊了。”

  长榕轻哼,“青元掌门怕是都记得,不过若是华容倒还真有可能。”

  青元掌门为青霄剑门鞠躬尽瘁,其中的一草一木,一石一花,每一个弟子的样貌修为都能记得。

  真是师道楷模。

  是她所不能及的。

沈小马

//惊,才发现自己把好多青流峰写成了清流峰写着写着自己也忘了是青还是清   //谢谢QQ阅读区凌落の星辰送的推荐票啦,笔芯^_^   //今天是胥辰的小作文。   胥辰很在意长榕,一开始因为两人关系还没有很好,毕竟除去血缘关系,两人只是陌生人,长榕因为“姐姐”这个身份对胥辰多一份关注,但她的性格就决定她不会很热情饿对胥辰。胥辰没有安全感,所以想让自己表现的很完美,以为这样长榕就会更更喜欢他一点了,所以就会偷偷跟池陵仙尊学习,因为他不想在长榕面前露出自己的缺陷。后来长大了,就知道小时候想法很幼稚,长榕对他很包容,但是又怕长榕知道了生气,所以一直没说。   and会哭的孩子有糖吃这句话真的是真理。胥辰以为自己做得好会得到喜欢,但是做的太好反而会让长榕对他放手,“他总是做得很好自己不关心也没事吧”,所以大家有什么诉求啊想法啊一定要说出来,不要自己憋在心里哦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