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第三十九章 宸机峰的低气压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沈小马 2075 2021-04-14 22:06:42

  “师尊最近有些多愁善感。”溯风若有所思。

  师尊以往从不在意这些。青流峰只有他一个弟子的时候,师尊还会事无巨细的过问修炼,后来峰上的弟子多了,师尊就交给他来打理,自己落得个清净。

  溯风并没有觉得这样不对。修仙界历来就是这样,只有亲传弟子可以得到师尊的悉心教导,其余的内门弟子不过是偶尔接受师尊的指点罢了。

  只是青流峰人比较少,所以师尊会带他们一起修炼。

  溯风认真回想了一下,自从小师弟来青流峰,师尊陪他们修炼的时间比以前长了许多。

  “或许是人老了吧。”长榕闭眼享受溯风的服务,随口道。

  “师尊不过五百余岁,您这样说,青元掌门听了可真是自惭形秽。”

  修仙界修为越高,越是长寿,溯风如今元婴,就有八百余年的寿命,而他还不过二百岁。长榕修炼到了化神期,寿命那更是两千年往上。

  按摩完一套,溯风收手,话题又回到正事上去,“小师弟的金丹大典师尊想什么时候举办?”

  “五日后吧。”

  越早越好,举办完让他们继续静心修炼,准备大比。

  “不如这次的金丹大典师尊您亲自操办,人忙碌起来就没有时间胡思乱想了。”溯风觉得这个提议可行,但立刻被长榕否决。

  “没门,还是交给你来办。”

  让她操办,门都没有。

  现在一想,当时收了胥辰真是太对了,若是没有胥辰,这些琐事她岂不是要亲自做了。

  溯风也是说说,不指望长榕真的答应。

  “师尊想要隆重一些,虽然不能大办,但是可以给小师弟一份厚重的晋升礼。”

  长榕想了想,觉得言之有理。

  “我记得你当初晋升金丹的时候,送了你一件护心甲。”

  溯风嗯了一声,“可惜护心甲在一次秘境里用坏了。”

  后来拿去焰峰去修理,却被告知已经完全损坏了。

  他惋惜损坏的护心甲,却不提当时的命悬一线。

  想起那时的事,长榕没好气的去拧溯风的耳朵,“你还有脸提起,送你去历练,结果竖着进去横着回来,把你师弟师妹们吓了一跳。”

  溯风配合惨叫,“明明是师尊您先提起来的,怎么能怪我。”

  “我是你师尊,教训你理所应当,你还敢顶嘴?”长榕对于自己手下用了多大力气一清二楚,哪里至于叫的如此凄惨,真是戏多。

  她嫌弃的松手,“行了行了,快滚去准备金丹大典,我想想要送你小师弟什么晋升礼。”

  溯风揉着自己耳朵朝长榕做鬼脸,继续在长榕的底线上跳跃,“师尊不讲理,把我利用完了就甩开。”

  君蜇剑从溯风耳边擦过,嵌入他身后的树干上,一根发丝缓缓落到肩膀上。

  溯风顿时噤声,恭恭敬敬施了个礼,准备胥辰的金丹大典去了。

  长榕指尖一勾,君蜇剑又回到她的手中。

  被溯风这么一折腾,原本记在心中的郁气散得一干二净。

  长榕莞尔。

  罢了,她修的道不正是随心道,顺其自然,顺遂心意,何必纠结这么多呢。

  君蜇剑在手,随意挽了个剑花,手腕轻抬,长榕开始练剑。

  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喜欢练剑,心情好的时候也喜欢练剑。

  剑动,就是心动。

  她剑法大开大合,剑势凌厉,一剑扫过去,震的空气轰鸣。长榕一手持剑,一手捏诀,雾蓝色的水波从剑刃上渗出,柔和了剑势,但却丝毫没有影响到剑招之间的连贯,只是节奏慢了许多。

  长榕喜欢在练习慢剑时思考。

  胥辰剑招总是力度比别人轻了半分,但因为速度快所以对战时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

  长榕想起之前看胥辰与江桐旻切磋时自己注意到的地方。

  胥辰用的剑似乎还是青霄剑门统一配置的灵剑,这次的晋升礼不如送他一把轻剑,轻剑更般配他些,能完全发挥出他的实力。

  打定主意要送什么,长榕剑法也不打完完整一套就停下来,满意的去翻自己的小金库了。

  —

  宸机峰。

  因为昨晚自己一腔好意被胥辰拒绝,池陵仙尊今日脸色十分不好,连带着宸机峰的气压都非常低,弟子们晨练时无比认真,一个个挥剑挥的虎虎生风。

  虽然他们宸机峰又称法峰,但是剑术也是要合格的。

  师尊一心情不好就爱抽查他们修炼,若是能达到师尊的要求还好,要是有人达不到……师尊不会把人骂得狗血淋头,只会用一种失望、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你,然后冷漠的加罚,完不成不给饭吃的那种。

  果不其然,今日午膳时膳房空了一大半,去试剑台上一看,红的黄的蓝的紫的各种颜色的法术光效都有,全是在这里加练的弟子。

  本以为师尊心情应该能好了,结果到了晚练的时候还是如此。

  宸机峰弟子们苦着脸继续虎虎生风的挥剑,心中暗暗祈祷,拜托!希望明天的师尊能有一个好心情!

  第二天再次看到池陵仙尊阴沉的脸色后,宸机峰众弟子苦不堪言。

  自己选择的师尊,跪着也要听话。

  苦,是很苦的,但是效果,也是很棒的。

  今日头悬梁锥刺股不懈练剑修法,来日飞升定有我其中一份。

  池陵仙尊的低气压持续了三天,宸机峰的弟子们瑟瑟发抖了三天。

  每日都被操练的只能爬着回去的那种。

  池陵仙尊视线在试剑台上逡巡一圈,发现弟子们都战战兢兢练的很好,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严厉的目光又扫了一圈,又摇了摇头。

  暗中注意这边的宸机峰弟子们:?

  池陵仙尊叹气。

  弟子们听话是听话,但天赋还是胥辰好。

  也不是说对弟子们不满意,只是天赋一词,真的可以抵得上很多的努力。

  可是天赋好的胥辰又不听话。

  说听话也听话,说不听话也不听话。

  他那日不该说要教他法术的。

  池陵仙尊有些懊悔。

  他与胥辰之间的关系本来就不稳固,完全是自己半强迫的让胥辰跟着自己学习,所以只敢指点他跟着长榕仙尊学习时遇到的难点,不敢教他新的法术。

  他只是听到长榕仙尊要带胥辰参加大比,担心他而已。

沈小马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出来,比起胥辰,长榕和溯风更亲近。   毕竟是自己带出来的亲传弟子,相当于养的好大儿。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