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第四十一章 白色海棠花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沈小马 2098 2021-04-16 18:30:06

  胥辰的眼里没有对飞升的向往,他努力修炼,不过是为了求得自己师尊的认可,而那个人,不是他。

  池陵仙尊一边怒其不争,一边又心口酸涩。

  他知道,两人之间的关系一直都是他在强求,他有时也会唾弃自己如今的行为,可是心中总是不自觉牵挂胥辰的修炼。看到胥辰修炼有成,他心中是抑不住的自豪欣慰。

  可是自己辛辛苦苦照看的果子,成熟结出的果实却不是他的。

  池陵仙尊在心中开解自己,只要胥辰能飞升破境,了却自己师尊夙愿,补全修仙界缺少的机缘,他做的一切就是有意义的。

  他杂七杂八的想着,脚步一直没停,淡淡的花香入鼻,让人不忍驻步流连。

  宸机峰很美,池陵仙尊一直都知道。

  睫毛落上一片小小的白色海棠花瓣,把池陵仙尊从回忆中拉出,他垂眸,海棠花瓣落下,恰好在他的掌心。

  纤弱的花瓣原本灿烂的开放,却被风从枝头卷起,带它在空中浮沉,不知归宿在何处。

  又是一阵风吹过,迎起花瓣继续飘荡,却弥留一缕清香。

  池陵仙尊睫毛微颤,看向前方。

  白色海棠花林中,静立着一道倩影。

  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

  风姿绰约,如仙女坠凡尘。一袭雾白色的烟纱,裙摆层叠就像背后的海棠花一样绽放,垂到腰间的流苏和三千青丝被混着花瓣的微风拂乱,半簪的发丝插着一支海棠花钗,一只蝴蝶展翅,飞到花钗上,发现那不是真正的海棠,惊起拍拍翅膀又飞走了。

  长榕抬眼,两人对视。

  眉间自带的三分清冷,让多情的桃花眸也显得格外疏离,与这样的一双眼睛对上,池陵仙尊呼吸一窒。

  朱唇轻启,声音如金玉相撞,“池陵仙尊。”

  他感觉自己的心跳蓦的停了一下。

  眸中流露出疑惑,长榕不明白池陵仙尊为什么站在远处不过来。

  “宋誉说联系不上你,便让我在此处等候。”她解释道。

  虽然她神识一扫就能知道池陵仙尊在哪,但这里是宸机峰,她是来做客的,动用神识有失礼貌,因此便一直在这里等着。

  池陵仙尊回神,点点头掩饰自己刚刚的失态,抬步走上前,在长榕面前站定。

  “长榕仙尊找我何事?”

  仔细想想,这还是她第一次来宸机峰。

  长榕从袖中拿出一张请柬,递给池陵仙尊,“后日青流峰为胥辰举办金丹大典,希望池陵仙尊能来观礼。”

  请柬看着眼熟,池陵仙尊接过,一片海棠花瓣落在上面,请柬下两人指尖不经意相触。

  他收手,没有打开请柬,微微发烫的指尖蜷缩,“我会去的。”

  长榕见他收下了,没有想再客套什么,抬脚便准备离去,却听池陵仙尊问道,“为什么邀请我?”

  若是由溯风送来他还不会多想,可溯风来宸机峰只送给宋誉请柬。

  长榕仙尊莫不是知道了?

  下一刻,长榕的话落实了他的猜想。

  “池陵仙尊指点胥辰修炼,他如今金丹修成,其中也有池陵仙尊的一份功劳。”长榕笑意盈盈,如高山融雪,清灵出尘。

  这份请柬,是长榕让溯风临时改的。

  想了许久,还是决定不邀请衡重仙尊,改成了池陵仙尊。

  就像长榕说的那样,不管池陵仙尊的出发点如何,胥辰从池陵仙尊那里获益匪浅是无法否认的事实,不能因为个人喜恶而否定他的付出,胥辰的金丹大典,她应该邀请池陵仙尊参加。

  为了表示郑重,她特意亲自来邀请。

  她想,池陵仙尊应该会想来参加。

  池陵仙尊抿唇,“你知道了?”

  “如果是说你半夜来青流峰的事,嗯,知道。”长榕颔首。

  “是我强迫胥辰的,你不要责罚他。”池陵仙尊捏着请柬的手不自觉用力,“有什么火气可以朝我发,我认。”

   长榕不解扬眉,“我没有责罚他。毕竟我是青流峰的峰主,你们第一次见面我就知道了。”

  “那你为什么不拦我。”池陵仙尊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答案,他这么多年自以为掩藏的很好,到头来居然一直在长榕眼皮底下。

  难堪,恼怒,羞愤,以及浓浓的疑问充斥在池陵仙尊的心头。

  “你对胥辰没有恶意,反而助他良多,我为何要拦?”长榕反问。

  “既然如此,你又为什么不许胥辰来找我?”允许他们私底下见面,却拦着不让他们明面上见。

  池陵仙尊感觉自己一直在被玩弄。

  “我没有不许。况且你二人不想让我知道这件事,我便装作不知道,莫非不合乎你们心意?”长榕表示这锅不背,胥辰从不在她面前提起池陵仙尊,她也亦然。

  况且胥辰想见谁见谁,她从不过问。

  他咬牙切齿,“那我岂不是还要感谢你如此体贴。”

  “如果你坚持的话,也不是不可以。”长榕点头,觉得自己可以接受池陵仙尊一声谢。

  两人明明可以光明正大见面,却非要瞒着自己搞这些小动作,自己还要装作不知道假装配合他们。

  长榕长叹一声,“我一开始不让你们见面,只是看胥辰不想见你,没想到你们居然一直误会下去。”

  她说的真情实意,池陵仙尊噎住,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种心情。

  莫非这二十多年,都是两人想多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去相信,但见长榕目光坦然,看起来真的是一点都不介意的样子。

  ……所以,其实都是个误会?

  想起自己半夜三更偷偷摸摸、躲着长榕去山洞见胥辰,坚持了二十都年,池陵仙尊感觉一口气接不上来。

  “你可知、你可知就是因为你不允,胥辰一直排斥我……”话还没说完,长榕打断他。

  “看来池陵仙尊还是没有搞懂,胥辰究竟为何不喜你。”

  “当然是因为你。”池陵仙尊脱口而出。

  这么多年,他经常在想,倘若没有长榕出现,胥辰一定是他的弟子,也不会是如今这个场面。

  冰冷的目光落在池陵仙尊身上,两人之间的气氛剑拔弩张,长榕眼中的笑意褪去,“我?池陵仙尊说这话怕不是没过脑子。你对胥辰有救命之恩,他一直谨记在心,对你十分感激。”

  “你说胥辰排斥你,就从来没有反思过自己吗?”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