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第四十二章 不欢而散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沈小马 2142 2021-04-17 15:36:54

  长榕嗤笑一声,“池陵仙尊,你我都心知肚明,你教导胥辰修炼不过是为了你的私心罢了。”

  “我是为了修仙界。长榕仙尊,你是当真不知道吗?修仙界法则缺失,众人难以飞升,胥辰身负天灵根,最有机会飞升,他应当为了修仙界的未来勤加修炼。”池陵仙尊拧眉,觉得长榕不可理喻。

  胥辰修炼并不只关系到他自己,更关系到整个修仙界。

  “别跟我说什么应当不应当,胥辰修仙可不是为了整个修仙界。池陵仙尊,你说的如此大义凛然,若我没记错,你也是天灵根,”

  海棠花瓣从两人面前飘过,却无故一直打转。长榕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求人不如求己,我看池陵仙尊有闲心管胥辰的事,还不如自己多修炼修炼,说不定你能比胥辰早飞升几百年呢。”

  她少有这样刻薄的时候,只是池陵仙尊说的话听起来太容易让人生气了。

  胥辰不过是个孩子,凭什么要把整个修仙界的未来让他背负?

  他想修炼就修炼,不想修炼也容不得他人置喙。

  “我自然未曾懈怠过修炼。可胥辰修炼不过二十年就能金丹,这种天资……”

  “够了,不用再说了。”长榕打断他的话,“我本不反对你与胥辰来往,给你请柬也是想缓和关系,但没想到你居然如此顽固不化,我看还是少让胥辰与你接触的好。”

  长榕说完,也不管池陵仙尊什么反应,拂袖离去。

  海棠花幽幽的香气弥漫在空中,可树下的人影已经不见。

  池陵仙尊心中忿忿。

  罢了,山海盘只说机缘在西北,又没说一定是胥辰,或许是他领悟错了。

  无量峰不也是在西北方向。

  想起前几日青元仙尊在议事堂说的消息,池陵仙尊眸光幽深。

  他最近之所以如此严厉督促弟子们修炼,为的就是能在无量峰大比上拔得头筹,进入秘境。

  海棠花瓣悠悠飘落,却无人再欣赏。

  长榕本来还打算去药峰找华容仙尊,现在一气之下直接回了青流峰。

  她在小竹楼外碰见龙晔,龙晔抱着一摞书,蹲在小竹楼门口,看起来可怜兮兮。

  长榕心情不好,冷哼一声,“要蹲换个地方,别在这碍我的眼。”

  龙晔已经等了长榕半个时辰,见她回来,本来还想卖个惨,却不想被嫌弃碍眼。

  师尊这是跟谁置气?

  茫然了一瞬,见长榕径直往小竹楼内走去,龙晔麻溜的站起,跟在她身后讨好的叫师尊。

  整个人窝在柔软的躺椅中,长榕这才舒了口气。

  她已经很久没有如此大的情绪波动了。

  到了她这个修为,情绪已经可以影响到周围的灵力,因此修为越高,更要修身养性。生气不只是一种情绪,稍不注意周围的环境被破坏的可能性很大。

  回到熟悉的地方,隐去的冷静自持慢慢浮现上来,长榕看向跟着自己进来的龙晔,“怎么,都抄完了?”

  那日胥辰来找她坦白后,长榕又把龙晔叫来说了一顿,并罚他去藏书阁抄书,抄完十本才能离开。

  这一抄就抄了整整三日。

  “抄完了抄完了,整整十本,一字不落。”龙晔把书放在桌子上,蹲在长榕脚边苦兮兮的道,“师尊,您也太心狠了,罚我什么不好,偏偏罚我抄书。”

  天知道他有多讨厌看书了。六成那家伙修建什么不好,修建什么藏书阁,真是吃饱了撑的。

  龙晔在心底暗想待回出去逮着六成打一顿的可能性有多高。

  “起来说话。”长榕踢踢他的腿,头疼道。

  或许因为本体是只狮子,习惯四脚着地的原因,龙晔在他面前总是喜欢蹲着。

  平时也就罢了,长榕如今心情烦躁,看他这么大个子蹲在一边,觉得碍眼的很。

  龙晔乖乖站起来,拿起桌子上茶壶倒了杯凉茶给长榕败火。

  长榕接过,一饮而尽,龙晔拎着茶壶接着满上。

  三杯凉茶下肚,长榕心绪终于彻底静下来。

  感受到周围暴躁的灵气重新变得温顺柔和,龙晔这才笑了起来。

  长榕把茶杯递给他让他放回桌山,指尖一勾,桌子上龙晔抄的书被灵气包裹着落到她的手中。

  龙晔脸上的笑顿时消失不见。

  “师尊——”龙晔拖着长音,“没必要看了吧,我真的全抄完了。”

  长榕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把他看的眼睛乱瞥,投降道,“师尊你要看就看嘛,别这么看着我啊。”

  “放过你一次,不看了。”长榕随手一扔,手中的书又回到桌子上。

  不用翻开也知道,抄是抄完了,估计里面的字跟鬼画符一样难以辨认。

  龙晔抄书不是写字,而是画字,长榕也不知道,为什么所有字他都认得,一让他写就难以下笔,真是奇了怪了。

  逃过一劫,龙晔嘿嘿一笑。

  长榕睨了他一眼,“抄了三天书,知道自己错哪了吗?”

  龙晔上扬的嘴角耷拉下去,低着头背着手,“知道了,我不该去找小师弟的麻烦。”

  他那不是担心小师弟跟池陵仙尊合起伙来做些什么伤害师尊的事嘛。

  结果小师弟没什么事,受罚的却是他。

  那日龙晔在小竹楼外看胥辰红着眼背着荆条进去,然后容光焕发的出来,修为还从筑基到了金丹。

  龙晔怕在小竹楼外做什么被长榕知道,于是就回到青流居堵胥辰。

  就算他到了金丹,也还是打不过自己。

  本来是想问问究竟跟师尊说了什么,他板着脸往胥辰面前一站,还没说话就被对方一通感谢,好话一箩筐的往外倒,说的他晕乎乎的,什么时候人不见了都没发觉。

  所以究竟发生了什么?

  龙晔好奇的抓心挠肺,却不好意思再去问胥辰,就回了自己房间。

  坏了!

  回到房间龙晔才想起来,忘了问问胥辰有没有把自己透露出来。

  这个问题不用问了,因为他下一秒就收到了长榕的传音。

  “龙晔,来小竹楼。”

  凭借他对师尊的了解,现在去一定没好事发生。

  龙晔磨磨蹭蹭,原本一炷香就能从青流居到小竹楼,愣是被他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了半个时辰。

  “去藏书阁,不抄完不能离开。”

  长榕背对着龙晔,伸手指了指一遍摞着的书。

  “给我好好反思一下。”

  “是。”龙晔磨磨蹭蹭的搬了书去藏书阁,又磨磨蹭蹭拿起笔,磨磨蹭蹭开始抄。

  磨磨蹭蹭了三天,终于抄完了。

沈小马

!   对不起大家,我大改了。   今天要修改前二十章,加了一个情节,池陵仙尊一开始并没有想再执着于胥辰,但是他师尊留下的可以算命的山海盘推算出飞升机缘在西北,然后池陵仙尊一想,哎我是在西北发现的胥辰啊。然后就认为胥辰是飞升的机缘,所以才会执着教导胥辰。   真·心怀大义·池陵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