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大唐开局抢婚李丽质

第一百零六章 另一个议题

大唐开局抢婚李丽质 花落未央时 2103 2021-06-11 23:54:27

  有些东西,大家早已心知肚明。

  程咬金乃是李世民的心腹之一,若有什么要事,怎么可能不与之商议?

  此番当着众人反对,异常直接的选择支持李世民,要说没有猫腻,他人如何能够相信,但不管怎么样,这里是大唐朝堂。

  听得李世民询问,程咬金一丝不苟:

  “启禀陛下,臣的想法很简单,虽然增收商税之后,我程家酒坊获得的收益会减少,却能帮助大唐发展,并无坏处。

  其中关键在于,臣乃大唐臣子,便有义务为大唐效力。连性命都能抛却在战场上,更别说这些钱财了,陛下觉得如何?”

  李世民微微点头,颔首笑道:

  “好你个程知节,想不到竟有如此觉悟。”

  但程咬金还没有说完,他依旧看着李世民,侃侃而谈,言之不止:

  “再者说了,臣经营程家酒坊,也倚仗了朝廷权势。想必在场的诸位大臣,不会做出此等事情,臣唯有当仁不让了。

  以后有了臣做表率,难道增收别家的商税,那些寻常商贾还有意见?”

  还没等李世民答话。

  群臣已然面面相觑,稍显凝滞的神情之下,满是无语和敢怒不敢言。

  好你个程老黑!

  你自己嫌钱多,怎么还把我们拉上?

  只准你开商铺,难道咱们还不行了,你交了钱,难道我们还能跑……

  偏偏在程咬金表态之后,他们根本无法给李世民提出反对意见。毕竟以程咬金的脾气,直接暴打他们也不是不可能。

  程老黑的脾气,大家都是知道的,和相熟之人当然无妨,若是遇见了不对付的,亦是不会手下留情,那叫一个凶狠。

  正因为有这股匪气,程咬金才能跟着李世民,一路建功立业至今。

  甚至在玄武门事变中,充当先锋的角色。

  李世民恍若不觉,他对这程咬金微笑,随后看向群臣,意味深长道:

  “诸位爱卿方才所言,祖制如何啊?”

  刚才匆忙发话的那位,此刻老脸有些涨红,想要反驳却不敢开口。

  所谓的祖制,原本只是托词而已。

  有人会以大唐社稷为重,但也有人只在乎自身利益。若是朝廷举措,与他们利益冲突,他们会毫不犹豫站出来反对。

  很多事情,说到底便是利益关系。

  见众人皆不应答,李世民眉头微微皱起,他就这样看着群臣无言。

  这气氛变得沉重。

  长孙无忌便是出来劝和:

  “启禀陛下,臣以为增收商税固然可行,但是改制绝不可操之过急。此事务必循序渐进,如此一来,于天下自有进益。”

  方才之事,本就是众人觉得冲突太大,才不甘心遵从李世民之命。眼见此事闹得有些尴尬,已经不知道如何应对。

  既然长孙无忌给出台阶,他们立马顺着道:

  “右仆射所言有理,臣等并非反对陛下改制,只是此事不可操之过急了。”

  李世民的神色似乎和缓了些:

  “原来如此,诸位爱卿考虑不无道理。

  但是循序渐进也有循序渐进的办法,不知诸位有何提议,尽管直言无妨。”

  长孙无忌早有准备,他直接拱手:

  “启禀陛下,臣以为放开商业限制,可从长安城开始试行。分别是暂时开放夜市,在西市坊等地不加宵禁,供商贾往来。

  另外增收商税,可以宿国公为标榜,使得长安商贾尽皆遵法而行。”

  好家伙,这波一看就是有备而来。

  可群臣能怎么办?

  长孙无忌说得好听,但试点便在长安城,与在场不少人都息息相关。

  他们没有和程咬金一般,直接开设商铺,却用自身的人情关系,为他人提供帮助,利益交换之后,小钱钱自然上门。

  若是增加商税,他们获利必定减少。

  这种事情发生,想必大部分人都不会高兴,偏偏他们没有更好理由。

  从天下变到长安城,乃是极大的让步了。

  他们总不能直接硬顶李世民,可能受天下悠悠之口的影响,李世民不会直接对他们下手,但对付他们的办法不止这个。

  哪怕指使程咬金,借口冲突展开斗殴,他们这些读书人岂是其对手?

  不管怎么想,都是血亏。

  “长孙爱卿讲的有几分道理,不知其他诸位爱卿,可有何异议提醒?”

  李世民乐呵呵的问道。

  众人只好硬着头皮:

  “陛下圣明!”

  此事便算敲定,纵然有些许顽固分子,依旧看不清此刻情况,也无碍大势。

  但事情并没有结束。

  因为李世民要做的,可不只是商制改革,还有压轴大戏未曾登场。

  其实群臣已经松了口气,虽然他们得亏不少钱,却不至于伤筋动骨。但他们还是小觑了李世民,房玄龄竟然再度上前:

  “启禀陛下,臣还是一事启奏!”

  “哦,房爱卿还有何事?”

  李世民故作惊讶问道。

  众大臣却是倒吸一口凉气,今日房玄龄来者不善啊,他究竟要干什么?

  哪怕身旁的灼热目光显而易见,房玄龄依旧视若无物,他可是李世民的亲信,唯有李世民存在且强大,他才能高枕无忧。

  很快,房玄龄又说出今日另一个议题:

  “臣听方才诸位大臣所言,祖制确实不好违背,商税乃是无奈之举,但有一事虽有祖制,如今却与祖制截然不同。”

  众人都是好奇,李世民问道:

  “房爱卿直言吧!”

  房玄龄朗声说道:

  “那便是盐铁官营之制,自汉朝伊始,便以此举巩固天下大业。而今大唐建立不久,盐业多为私人所有,并非利国之举啊。”

  这一瞬间,不少人瞠目结舌。

  他们是真的没有想到,房玄龄的杀招,竟然是落在这盐业上面。

  如果说商制改革只是皮外伤的话,这盐业之事,却能让某些人伤筋动骨。使得群臣心中一沉,脸色也是不太好看。

  要知道现在的盐业,大部分被世家掌控。而朝堂之上的大臣,自然有人与世家牵扯不清,其中就包括了利益纠葛。

  动了世家的盐业,这些人当然不好受。

  李世民若有所思道:

  “原来是盐业,这确实与祖制不同,但如今要收归官营,恐怕并不容易吧!”

  在此刻,李世民给了众人一线希望。

  无论房玄龄提出什么,只要李世民不答应,那这件事就不可能实施。

  立刻有大臣喊道:

  “陛下忧虑极是……”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