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从继承一家兵器铺开始

第四十七章 暗流涌动 (一)

从继承一家兵器铺开始 发道 2001 2021-04-17 16:46:10

  “皇上,是时候对燕王下手了,否则恐迟则生变!”齐泰神情肃穆的说道。

  朱允炆点点头,随即轻喝一声:“张昺何在!”

  “臣在!”张昺立即站出应道。

  “朕命你为北平布政使,前往北平赴任,此去北平,一为控制北平府衙政事,二为监视燕王,只要燕王一有异动,或者查到燕王有谋反举动,立即密奏朝廷,若情况紧急,爱卿可先斩后奏!”朱允炆神情肃穆的下旨道。

  张昺跪俯在地,神色郑重的行跪拜礼应道:“臣定不辱使命!”

  “你这次去,朕还给你安排了两个帮手!”

  啪!啪!

  朱允炆说罢,击掌两声。

  击掌声落下,一位老将和一位青年将军迈着苍劲有力的步伐走进奉先殿。

  前者名叫谢贵,今年六十八岁,为东晋谢安四十四世孙,元末时随洪武爷起义,因军功授正三品河南卫指挥佥事,加广威将军,负责镇守滁州!

  后者名叫张信,今年二十八岁,年轻时曾与大将军蓝玉北征,因军功授正五品西京卫都指挥使。

  “臣谢贵,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臣张信,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谢贵张信相继向着朱允炆单膝跪地,神情恭敬的行拜见礼。

  朱允炆露出笑容,面色温和的笑道:“两位爱卿无需多礼,请起!”

  谢贵和张信从地上起身,站直身子,随即谢贵和张信异口同声道:“皇上有何吩咐,臣谢贵(张信)万死不辞!”

  朱允炆满意的点了点头,直接开门见山道:“谢贵张信听旨,朕封你们为北平都指挥使,控制北平军,并协助张爱卿监视燕王以及听张昺调令!”

  “臣谢贵领旨!”

  “臣张信领旨!”

  谢贵张信恭敬的弯腰作辑行礼应道。

  这时,齐泰对着朱允炆说道:“皇上,光是做这些还不行,燕王手里还有两万燕王护卫军,臣认为,皇上可以财政有限为由,向其裁兵!”

  “嗯,尚好,朕允了,就由兵部下令裁兵吧!”朱允炆应允这道提议。

  “皇上圣明!”齐泰等人齐齐奉承道。

  一段时间过后,张昺、谢贵、张信携带圣旨,从南京出发,一路北上。

  三人途径杭州府、徐州府、大名府、太原府、保定府,耗时十日,于洪武三十一年十二月三十日抵达北平。

  三人一到北平,朱棣便率北平府衙官员以及北平军、燕王护卫军部将前去北平城外相迎,以表对朝廷大臣的敬意和重视。

  要是这三人没有带着目的前来,肯定会欣慰朱棣的举动,可遗憾的是,他们三人都是带着目的前来北平的。

  张昺借着北平府衙的官员和北平军、燕王护卫军的部将在,当众宣读朱允炆下达的三道旨意。

  第一道旨意,张昺任北平布政使,执掌北平府衙政事!

  第二道旨意,谢贵张信任北平军都指挥使,执掌北平军兵权。

  第三道旨意,以财政困乏为由,宣布对燕王护卫军裁兵,从原本的两万,裁去一万九千二,只留下八百给朱棣。

  朱棣听完这些圣旨,便知朱允炆这个小王八蛋准备要对他动手了!

  然朱棣虽然很清楚朱允炆要对手下手,可他并没有反抗,而是选择遵从。

  因为现在朱高炽、朱高煦、朱高燧三兄弟还在南京,现在反抗,无疑会将南京的朱家三兄弟推进火坑,朱棣可不会做坑儿子的事。

  因此朱棣只能暂时屈服朝廷,先隐忍一下。

  当天,朱棣在张昺、谢贵、张信的监视下,忍痛裁掉了一万九千两百名护卫军亲兵,只留下八百神机营。

  裁兵之后,朱棣便以为大明上香祈愿为由,去了庆寿寺。

  庆寿司!

  大雄宝殿内,朱棣装模作样的跪在蒲团上双手合十,姚广孝则在一旁敲着木鱼。

  “南京已经对本王下手了,派张昺任北平布政使,谢贵、张信任北平军都指挥使,意图夺取本王对北平和北平军的控制权,还以财政缺乏为由,逼本王裁兵!”

  “南京的这三步棋,是个好棋,可他们不知道的是,北平府衙的中小官员以及北平军的大小部将,都已经被本王拉拢,不是单纯派几个大臣任几个职位,就能夺走本王对北平和北平军的控制!”

  “这次交锋,本王唯一失去的,只有一万九千两百护卫军亲兵,原本本王想着,偷偷将裁掉的亲兵藏起来,可张昺死死盯着,还将裁掉的亲兵放回各自的老家!”朱棣望着佛祖金身喃喃自语,似乎在对佛祖说话。

  姚广孝一边敲打木鱼,一边闭着眼睛轻声自语道:“王爷的第一步已经做好,接下来可以做第二步计划,让世子和两位王子回北平!”

  “本王正有此意,准备过几日,就生一个大病!”朱棣面色平静的轻声道。

  姚广孝没有接话,稍微沉默一会后,便好像想到了什么,开口道:“王爷还要注意一点。”

  “那一点?”朱棣问道。

  “王爷的女婿!”

  朱棣眉头微微皱下,语气带着许些不解的轻声道:“霍政?注意他作甚?难道你担心他会和周王次子一样,告发本王谋反,让本王坐实谋反罪名?”

  不等姚广孝回话,朱棣就紧接着继续说道:“老和尚你就放心吧,霍政虽然爱财,但却是一个重情重义的汉子,要不然本王不会把贵儿下嫁于他!”

  姚广孝轻轻一笑,“王爷误会了,和尚我不是这个意思,和尚我是担心,霍政昔日与张家交恶,结怨颇深,而如今张昺任北平布政使,张家难保不会狐假虎威,报复霍政!”

  听完这一番话,朱棣神情不禁变的凝重起来。

  姚广孝不说,他还真把这茬给忘了。

  “霍政是王爷的最大助力,他万万不可出事!”姚广孝神情也颇为凝重的说道。

  朱棣暗暗点头,心里将霍政列为第一保护人物。

  PS:“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谢谢!”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