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从继承一家兵器铺开始

第四十八章 暗流涌动!(二)

从继承一家兵器铺开始 发道 2008 2021-04-17 19:42:32

  夜晚!

  张府、大堂!

  “今天我们敞开饮,为你们二叔接风洗尘!”

  “二叔,侄儿敬您一杯!”

  “哈哈,好好!”

  大堂内灯火通明,桌上摆满了美味菜肴,桌旁坐着三个人,分别是张家家主张栋,少家主张余,以及新上任的北平布政使张昺。

  “二叔,这次回来,准备待多久?”张余喝了几杯酒后,就有意无意的问起张昺在北平要待多长时间。

  “短则数月,多则一年!”张昺假不思索的说道。

  “唉~”张余叹了叹。

  听闻张余叹息,张昺不禁笑道:“叹甚,不舍得你二叔走啊?”

  “当然不舍得二叔走,二叔在北平,侄儿就不会被人欺负,侄儿多么希望二叔能够一直待在北平。”张余满脸不舍的说道,样子有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被人欺负?”

  张昺微微皱起眉头,语气带着许些迟疑道:“有人欺负你吗?”

  张昺有些不相信张余会被欺负,毕竟张余可是他这个礼部尚书的亲侄儿,北平那个人不看在他面子上,敬张余三分,让张余三分。

  “你问我爹,我爹也被欺负了,甚至可以说,我们整个张家都被人欺负了!”张余继续说道。

  张昺将目光投向张栋,询问道:“大哥,余儿说的都是真的?”

  张栋面色沉重的点了点头,“余儿说的没错,洪武三十年年末,燕王女婿霍政带着几百人冲进张府打砸,使张府大量家丁受伤,余儿也被打的重伤,躺在床上几个月没有下床!”

  砰!

  张昺怒而一掌拍在桌子上,把酒水打翻,神情愤怒的怒道:“竟然还有这样的事,简直胆大妄为,可恶至极,大哥你也真是的,为什么不早传书于我!”

  “唉,我也想啊,可这霍政说,他有燕王撑腰,要整死我们张家轻而易举,还说你这个尚书大员也是废物,只要他去南京告御状,就能把你扳倒!”

  “我真是怕了,所以这事一直不敢声张,也不敢把事闹大,今天也就是喝了点酒,心里的话没有憋住,要不然我肯定不会说。”张栋和他儿子一样,一副可怜委屈的模样。

  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张家受不公待遇了。

  而张昺就是属于不知道的人,真以为张家受到不公待遇,只见他冷哼道:“有燕王撑腰算甚,就算是燕王本人,我也不怕,我这次来北平,就是来收拾燕王的!”

  “嗯?”

  张栋和张余眼睛一瞪,不由相互对视一眼。

  他们好像听到了不得了的消息。

  张昺回北平,是为了收拾燕王?

  我的乖乖,这消息太劲爆了吧!

  看到张栋张余的反应,张昺也回过神来,知道自己一不小心说漏嘴了。

  “既然你们已经知道我来北平的目的,我也不遮遮掩掩了,燕王有谋反之心,特派我前来北平监视燕王,寻找燕王谋反的证据,只要一查到证据,就将燕王抓回南京问罪!”

  张昺干脆向张栋和张余坦白,随即又神情肃穆的叮嘱道:“你们切记,今日之事,不可外泄,莫要打草惊蛇!”

  “明白明白!”

  “二叔放心吧,侄儿定守口如瓶,烂在肚子里!”

  张栋和张余也知事情太大,连连保证不说出去。

  也就在这时,张余好像想到了什么,当下冷冷笑道:“其实寻找燕王谋反的证据并不难,只需略施小计,即可让燕王自动现形!”

  张昺眉头一挑,“你有什么办法?”

  张余眼神闪过一道阴霾,冷测测的说道:“霍政此人胆大妄为,行事鲁莽,可以逼他杀人,然后我们把他抓起来,处死刑,而燕王对这个女婿甚是看重,当他知道霍政要被处死,侄儿不认为他坐的住,肯定会露出马脚!”

  张昺眉头皱下,眉宇间透露出犹豫之色。

  张昺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办法,但似乎太阴险了吧。

  “霍政的身份不仅是燕王的女婿,还是极光宝兵的东家,他有一个超级大的兵工厂,专门生产火器,现在北平军使用的火器,都是从他兵工厂买的!”

  “我还听一个兵工厂内部伙计说,霍政的兵工厂有数十万支火器,还有大量火炮,二叔就算用这个办法,没有将燕王的狐狸尾巴逼出来,也能借机抢了霍政的大量火器火炮!”

  “除了大量火器火炮外,霍政此人也极为富有,少说有二十万两白银以上的家产,这笔钱要是由二叔交上朝廷,皇上必然龙颜大悦!”张余叽叽喳喳的不断说着,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在诱惑张昺。

  “还有这事!”

  张昺不禁为之吃惊,为霍政有数十万支火器而感到吃惊。

  不由间,张昺对朱棣的戒备心更强起来。

  无它!

  若是这些火器全部落入朱棣手中,那后果不堪设想!

  而如何才能避免这些火器落入朱棣手中?最好的办法就是夺取兵工厂,将兵工厂的一切据为己有,断了朱棣的火器源头,同时还能借着这数十万支火器壮大朝廷军队。

  一想到这里,张昺心里已经有了主意,那也就是对霍政下手!

  “如何才能逼霍政杀人?”张昺打定主意后,开始问起张余。

  张余听闻此言,便知张昺已经决定要对霍政下手!

  霍政啊霍政,你等着吧,昔日的四个巴掌和一脚,我都记着,张余心中冷笑不止,有了一种报复的快感。

  “霍政对唐氏草药铺的父女有深厚情谊,只要找上几个人去唐氏草药铺闹事,霍政一定会赶过去,到时候再让人当着他的面欺负唐氏父女,霍政定会忍不住大打出手!”

  “届时,我们自己杀一个人,然后嫁祸霍政,最终以霍政杀人为由,查封兵工厂,抓他进大牢,在放出消息,官府已经决定处死霍政,逼燕王露出马脚!”张余可谓阴险到极致,竟然想到自己杀人然后嫁祸给霍政。

  “此计甚好!”张栋连忙支持起自己儿子。

  “好,那就这么干!”

  PS:“求推荐票!”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