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治国平天下从软饭开始

第6章 毁誉

治国平天下从软饭开始 魔道圣皇 3116 2021-05-05 00:05:00

  第6章毁誉

  郭鸣仁还有些话没有说出口,国与家之间,怎么选?其实答案不难,早在魏末时就有士族做出了选择!

  五胡乱华,有人选择了家!他们底蕴摆在那里,无论谁主天下都需要他们来治理。

  他们像是一帮拿了股权的打工皇帝,ceo换谁做都一样,该工作就工作,薪水股息一样该拿就拿。不管ceo有多好的愿景多好的计划,他们都只做该做的,风险都是ceo的!

  成功,他们多一份奖金。失败,自然会有另一位上场!工作收入都稳定,家里当然处得很好。

  而选择了国的也大有人在,当然了,这些人不是个个都家底丰厚!但是他们都有理想、有坚持、有执着!

  他们更像是创业者,为了理想不停的奋斗,为了过上好日子不停的工作,为了业绩绞尽脑汁!

  他们相信领导者给他们画出的美好未来,他们相信只要努力就会成就辉煌,给自己和家里带来荣耀!

  当然,家里领不领这情另说,管教不严是肯定的!不停的工作,哪儿有时间管好家?

  终于,他们成功了!打败了对手,赶走了对方的ceo,两间公司合併了!

  这时候,大局观这东西就会在领导者脑海里出现了!一边是跟你一起拼的老部下,个个对你有诉求。一边是拿着股权的股东,等分配工作,怎么办?

  只有重新配股了!

  可问题又来了,老部下们觉得咱们是一起创业的,理应分多些,最好是升级为合伙人。

  另一帮人又觉得,大家都是打工的,办事能力只比你高不比你低,凭什么职位要比你低?

  所以两帮人明争暗斗,各施各法!

  这就是大晋的朝堂!

  父子俩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郭老爷从一开始的震惊,到后来的平静,继而看着郭鸣仁拈须微笑!这心理变化之大,没当过父亲真是体会不了!

  “那么今晚这事,你是怎么想的?”郭老爷开口问道。

  “怎么想?”郭鸣仁又望着房樑思考了一会儿,说道:“具体是谁一点头绪都没有,无非就两个可能!要么有人要抢咱们的蛋糕,要么咱们无意中动了谁的蛋糕!”

  “蛋糕?”

  “呃……只是打个比喻!一种糕点,我只是将它比作利益而已,有空做给您尝一下。”

  “哦!你继续。”

  被这么一打岔,他又要重新整理过思路,“既然不知道是谁,那就全部都有嫌疑!路过必留痕,做过必心虚!开始了就不会停下,杀我不成必有后着!”

  “嗯!我也这么认为!”郭老爷眉头又皱了起来。

  “若设局刺杀,就要了解我的行为作风,若一击不中,我就不会短期内踏出家门半步,他们也就没有机会。那么后着,就是针对爹您了!”郭鸣仁分析道:“爹刚在寻欢楼当着各家子弟面前下的那几道命令,有越权,有串联,有公器私用了,这会成为参您一本的证据!”

  郭老爷叹了口气,暗骂自己当时沉不住气。

  “哼,既然跳坑里了,咱们就把坑挖大些,把所有人都坑进来!俗话说得好,不怕衰,最重要是有人陪!”郭鸣仁冷笑一声。

  “怎么个说法?”

  “弥勒教这锅扣得好,就把它扣死了!搜捕三天不够,我的意思是越久越好!最好闹得鸡飞狗跳民怨沸腾!但首先咱们得先给国公爷写封信,给朝廷上一道折子!”

  “这……”

  ────────────────────

  接下来的日子可真是热闹了,建康城真如郭鸣仁想要的鸡飞狗跳,秦淮河两岸的人民可谓水深火热啊!

  行刺的第三天,巡城司抓到几个疑似弥勒教的歹人送到衙门,严刑逼供之下,供出弥勒教有几个头面人在建康密会,据闻还有大动作。

  这下可不得了,吓得县令大人去找郡守大人,郡守大人又找来了军方。军方当然就是建康守备大人——郭德江郭老爷了。

  一番商议,郭老爷又推波助澜。最终由郡守大人牵头,军方配合的联合大搜捕,指挥当然是郭老爷了。

  这一扫过去,弥勒教徒没有抓到一个,那什么地痞流氓啊、社会强人啊抓了一大把,风月场赌坊这些品流复杂的地方不仅没了人手更少了生意。河上严查之下,又抓了一帮子走私盐的。

  一时间风声鹤唳,贵族老爷们的生意大受影响,纷纷向郡守诉苦。郡守又请来了郭老爷子,说搜捕半月都没抓住人,反到影响民生!

  郭老爷反而说道:“一定是有民众包庇弥勒妖人,更应加大搜捕力道!”

  在郭老爷的坚持下,抓的人更多了,凡是有嫌疑的都抓了起来,偷鸡摸狗的都不放过,牢房里人满为患!

  这下子就真的激起了众怒,建康是什么地方?士族大老爷们的聚居地,这些人一联合,就直接上书参了郭老爷和郡守一本。

  建康城内关于郭老爷的非议就多了去了,什么儿子遇刺,公器私用,串联水师,越权架空郡守,连造反都有人说了。

  朝廷收到送来参奏也让很多官员懵了,怎么抓几个歹人搞得民怨都起来了呢?当然少不了有人落井下石。

  魏国公收到郭家来信,早就布置好了,半月前不但发出了清剿文书给建康府,更令广威将军郭德江协助!这样一来合理合法,堵住了漏洞。

  士族们如今虽然参上一本,也只是让两伙人打打嘴仗。闹到最后,皇帝也只下了一道申饬,让郭德江收敛一点。

  这公文一来一回,打了个时间差。

  “好吧!都说我不对是吧?都怪我是吧?老子不干了,这就挂冠在此,回家待罪!”郭老爷脱下头冠,拂袖离去。

  府衙之内,一众士绅表情不一,有的暗里冷笑,有的皱眉不语。

  郡守大人无奈,下令给吏员们,无案在身的都放了。

  郭鸣仁也没有闲着,这一个月他做了两件事!查了一遍家里的奴仆,果然查出了一个卧底!就是门房老郭常,这人是郭家的家生子,比郭德江还要大,是郭鸣仁爷爷当家时收的。

  这老郭常是老家主的人,也是老主母的人。据说当年是老主母见他可怜把他收下的,替老主母办事也就顺理成章了。

  郭老爷知道了也没有什么表示,想着让他回丹阳种地就算了,可郭鸣仁却另有计较。

  他做的第二件事,就是在庄子里再抽调了些人手进来。这在外界看来也合情合理,人都怕死,多找些人保护也正常。

  他让言无缺将这些人狠狠的操练了一个月,准备他进行计划的第二步。

  这是郭德江挂冠的第五天,时机也差不多到了。

  ────────────────────

  在建康著名的三大青楼,秦淮楼第一,蔷薇阁第二,琼花楼第三。

  据说青楼原本最早是指“帝王的宫殿”或“门阀豪贵的楼阁”,有时则作为豪门高户的代称。

  魏晋六朝诗中,也把帝王的青楼,指美女居住的地方。三国曹植《美女篇》:“借问女安居,乃在城南端;青楼临大路,高门结重关。”

  简单的来说,门阀世家当权的时代,皇帝在宫里的‘青楼′风流,士大夫就在宫外的‘青楼′快活。

  青楼又有人叫清楼,一开始是士大夫豢养舞姬乐师们的地方。魏晋清谈盛行,一帮子大名士都喜欢聚在一起,要么清谈说玄,要么讨论国家大事。

  这些舞姬乐师接触得多了,渐渐文化水平上来了,甚得那些风流名士的喜爱。发展到如今,青楼女子个个都文采过人,琴棋书画无一不精,清谈说玄更是张口就来。

  寻欢楼就低了一档,出了那刺杀事件,已被查封。近月来一顿大搜捕,建康城的公子哥们是切底没了娱乐。三大名楼不是消费不起,而是在那里不能尽兴。

  三大名楼的常客可是他们父辈和那些大名士,上个茅房都可能碰见某个叔父世伯。这些小年青可不怎么愿意碰到,这场景尴尬啊!

  这几天事已平息,又回复了往日的繁华,处处灯火辉煌,馆阁盈门!

  封凌志、谢廷丰、谢瑞粦领头的一众贵公子又出来浪荡了,这次去的是琼花楼。

  谢家几日前收到一封家书,一位族中的大名士要回来过中秋兼探亲访友。谢廷丰兄弟两人今天出来除了玩乐,主要还是来显摆的。

  “庐陵公真要回来了?”凌志哥惊讶的问,他也是刚知道!

  这一劲爆的消息,瞬间点燃全场。连陪侍的侍女听到都有些吃惊,这可是大名士啊!

  这消息不消一个时辰,已经在三大楼传开了。整个圈子开始沸腾起来,可预见未来一段日子里清谈大会一定是一场接一场的。

  有的聚宴听到消息后就已经开始大谈玄学,说到时要在清谈大会上好好向庐陵公请教一番云云。

  一伙小年青正莺歌燕舞觥筹交错间,一声突如其来的大喝声传来!

  “新佛出世,去除众魔!”

  房檐上几道黑影飞身而下,人手一把利剑透发出寒光!

  “有刺客!来人啊!有刺客!”

  是夜,三大青楼众多名流遇刺,死伤多人,但死者大多是侍卫随从,那些贵公子们大多轻伤,重伤者甚少。

  诡异的是刺客无一人被擒获,全部都全身而退,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魔道圣皇

ps:,如果合胃口,求收藏求推荐票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