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治国平天下从软饭开始

第8章 弥勒教

治国平天下从软饭开始 魔道圣皇 3450 2021-05-07 00:10:00

  第8章弥勒教

  炒家除了出手快、狠、准外,还要关心时政,国与国之间的所有政策,币种对应国的国内政策是非常影响金融市场的。

  想在这大金鱼缸里捞钱,逼也要逼自己去看这些东西。

  可越看这些东西,越觉得这世界冷酷无情!为了一包洗衣粉将别人国家打烂打残,宗教、人种的不同,可以敌对制裁人家几十年。

  甚至让人家整个信仰地区的人十年、二十年、几十年的处于战乱状态。

  还有更多让人心寒的人和事,经历过种种,人也就会变得冷漠,心肠软就成为了弱点,坑你害你的人就会有机可乘。

  他吃过太多亏,发觉身边朋友都在他身上图利,最后也不相信什么友情了!世界就是这么物欲横流,普通人怎么去适应世界?

  最后,是要先改变自己!

  所以在郭鸣仁看来,别人眼中所谓的友人玩伴、知交好友什么的,都只是认识而已,真的别说感情。

  他现在接受的只有对他很好的姐姐郭滢滢,母亲郭单若华女士,丫鬟美云小姐姐。

  郭德江郭老爷,他还没能完全接受,始终觉得有一层隔阂在两人中间,怎么都亲密不起来!

  打破这对父子尴尬气氛的,当然是郭夫人和郭姐姐了!两母女端着‘糖水′进来,这是郭鸣仁称作芝麻糊的甜食。

  两父子能坐在一起谈正事,郭夫人心里是乐开了花的。看着这景象,一向眼浅的她又有想哭的迹象。

  现在弟弟又乖又懂事,又能为爹分忧,作为姐姐的郭滢滢心里想的是‘乖弟弟改造计划′成功了!但有一事,是她和娘亲都很介意的。

  “阿弟,安置在西厢那院子里的几个姑娘,你是怎么想的?”郭滢滢小心翼翼的试探,“不会是想全都收入房中吧?”

  听见姐姐这么问,芝麻糊差点喷了出来。“对哦!我怎么没想到呢?好主意,可以考虑!”

  “可……可是,可是她们是……”郭滢滢家教很好,说姑娘家坏话很难说出口。

  “这有什么!多几个妻妾开枝散叶不好么?咱们这房人丁太单薄了!”见姐姐还想说什么,他抢先说道:“唉!她们身世也是可怜啊!本应是勋贵小姐,被家里人连累才沦落至此!着实是可怜啊!”

  郭夫人的着眼点可不在这处,问道:“身子清白?”

  “没验过,等下去验验看!”

  “啐!没个正形!”

  “怎么就没正形了,不是有那什么守宫砂的说法吗?一看还不清清楚楚?”郭鸣仁反驳。

  “那个叫紫婷的姑娘你还敢要?两次都差点害了你性命呀!”郭夫人严肃的说。

  确实,这女人和他的纠葛不怎么好处理。

  但郭滢滢又拉了拉娘亲的衣袖,小声的说了“郡主”两个字。郭夫人也就闭了嘴,一脸的愁容。

  “你们悄眯眯的说什么?”

  “没什么!”母女俩齐声回道。

  郭老爷在一边吃着芝麻糊,一边狂翻白眼。

  ────────────────────

  深夜,郡衙大牢。

  几个黑影打晕了狱卒,拿了钥匙打开了深处的一扇牢门,这是关重犯的地方,与普通犯人隔离的。三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满身伤痕累累的犯人出现在众黑衣人眼前。

  几人冲进去将铁镣铐打开,其中一个黑衣人低声道:“辛苦了,兄弟!”

  “为主人办事,不苦!”拨开散乱的头发,现出一幅年轻的面孔。

  “走!”

  一行人快速走出了大牢,转到东面的一个角落,墙头早有人接应,放下绳梯。

  直到全部人脱离了郡衙范围,刚才那年轻的兄弟才问道:“怎么如此顺利就脱身?”

  “嘿,这几天下了不少功夫,这以后再跟你慢慢说!”

  一伙人沿着黑暗的小路走出几里,窜入了一处民居。屋里早就准备好了几套衣服,让三人换上。

  穿上夜行衣,简单的束起头发蒙上面巾,正准备离开。这时,窗口处传来“笃~笃笃~”三声响。

  “谁!”所有人都手按兵器。

  “三世三劫!”外面的人也手握兵器,一旦屋里人对不上切囗,立刻转身就跑。

  一个呼吸,两个呼吸,三个呼吸,屋里没有回应!

  “糟了!撤!”窗口那人转身急道。

  来人正是铁笔头、货郎、大水怪、还有老头儿!

  四人急急跳上墙头,暗处“嗖嗖嗖”的几支暗箭射来,将他们逼了回去!屋里一群黑衣人也冲了出来,双方乱斗在一起!

  大水怪抡起铁担条,扫开围攻老头儿的两人,拉扯起老头儿的衣领口往自己身后放,独自扛下暴风雨般的攻击。

  老头儿摸出响箭,正想举起拉响,“嗖”一支箭从他手背透掌而出,连手一起钉在墙上。

  “啊!”

  铁笔头听到痛呼声,眼角瞥见老头儿这样,双掌拍开前方两人,转头跃去老头儿身旁解救。

  谁知刚刚跳起,又“嗖”的一声响,小腿传来剧痛。箭支贯穿他的小腿,带起一串血雾。

  货郎与大水怪背靠背抵挡着,但也多处受伤,大水怪肩头还插着一支箭。

  “不要管我们,突围跑啊!”老头儿一声嘶吼,他知道他和铁笔头绝无生路。

  “太迟了!”空中一声大喝,四道人影跃下,一个大网从天而降将大水怪四个人都罩住。

  墙头上十多个箭手将弓箭拉满对准了他们,兼之刀剑加身,也就放弃了抵抗。

  快速的将四人绑起,其中一名黑衣人二话不说的将四人下颚骨给卸了,再往里塞布以防万一。

  小院大门推开,早已准备好马车将几人运走。

  “头儿呢?”屋里走出来的黑衣人问墙头上的箭手头目。

  那头目回道:“头儿去追另一个隐在暗处的妖人。”

  “嗯!咱们先走,派一队人去接应!”

  “放心,早让人跟上去了!”

  原来隐藏在暗处的,就是在画舫守在外头的那一位!他一见情况不对就开溜了,可他们几人一早就被人监视,又怎会漏了他?

  而追他的人正是言无缺!

  言无缺失算了,他前方那人的身法比一个月前那女刺客更胜一筹。几个起落便让那人拉开了距离,他不敢大意,从后背掏出来一具短弩。

  “嗖~”一支弩箭射出,向着那人后背射去。

  那人一个转身,剑鞘正正挡下一箭,又借着冲力跃出更远。

  这一下太熟悉了,跟那女刺客如出一辙!他暗暗咬牙,这一次绝对要抓住!

  “嗖嗖嗖~”三箭连发,逼得那人改变了前进方向,往大路上靠。

  那人跃过了一个高房顶,又一支箭射向他!他一个翻滚避过,正想跳落长街,忽然脚踝被什么缠住,猛的失去重心,重重的跌落在地!

  这一下可真的要命,差不多十几米地方跌落,还是失去重心,落在凹凸不平的石板路上,膝盖骨都碎了。

  他捂着右脚,痛得他喉咙都发哑,冷汗直冒!一把锋利的长剑抵在颈部,月光映在剑刃处,散发出一股冷冽的剑气!

  持剑者,正是言锐志!

  ────────────────────

  郭鸣仁看着眼前这几个被卸了下颚骨的人,心中暗自好笑,笑自己小说看太多了。

  检查过这些人的后槽牙,根本就没有什么毒囊,咬舌自尽也没有这说法。害得他生怕这些人用这些办法自杀,拿不到想要的有用信息。

  弥勒佛,很小的时候就听老人家说过,求过这多子佛就多子多福。很多人也都胸口戴着个大肚佛的玉牌,但那时候还真不知这多子佛,这大肚佛就是弥勒佛。

  他第一次看到弥勒这字眼是黄易大师的《边荒传说》,书里讲到一个名叫竺法庆的人物,当然是艺术加工后的。这人物引起过他的兴趣,翻过历史书上过度娘查证。

  查遍度娘也只查到“法庆之乱”。──法庆生性残暴,一反佛教五戒戒杀的原则,力倡“杀人作乱”,曰“杀一人者为一住菩萨,杀十人者为十住菩萨”,对佛教僧侣亦极为残酷,传言“新佛出世,除去旧魔”,烧寺院,焚经像,杀僧尼。“屠灭寺舍,斩戮僧尼,焚烧经像”,“又合狂药令人服之,父子兄弟不相识,唯以杀害为事”。

  在大乘佛教里,弥勒佛是未来佛。这源于一个说法,叫“三世三劫”,就是说,过去、现在、未来三世各有一位佛住世。我们熟悉的释迦牟尼佛就是现在佛,而释迦牟尼在公元前四百多年前就涅槃了,等于说,我们现在生活在漫长的、无佛的末法时代。而在遥远的未来,会有一位未来佛降生人间、弘扬佛法,这就是弥勒佛。

  从法统上来说,弥勒佛是释迦牟尼佛的接班人,通俗一点说,就是皇帝和储君的关系。储君嘛,这是合法的继承者,所以各朝各代借着弥勒佛名义、抱着弥勒佛大腿起义的人,就层出不穷了,这就是给造反找一个正当的借口。

  此外,弥勒佛身上,还有一层更加富有宗教色彩的含义,也被造反者广泛利用。就是弥勒信仰中的下生部分告诉我们,弥勒佛不仅是未来佛,更是重建人间的救世主。

  在佛教经典里,弥勒信仰分为上生和下生两个部分。上生信仰的部分,指的是弥勒由凡人修成菩萨,上生到一个叫做兜率天的地方,这是一片没有烦恼的庄严净土。人间信众则会发愿,死后往生兜率天,脱离现世苦海,亲近弥勒、闻听佛法。

  信仰中的下生部分,则代表着将来有一天,信众可以追随这位未来佛,一起下生人间,度化众生,建立“谷食丰乐、人民炽盛”的人间净土。

  弥勒的下生信仰,在古代民众间一直更有吸引力。这种降临人间、救世度人、重建人间净土的美好愿景,与现实的苦难现实形成了鲜明对比。所以,当现世生活充满压迫和绝望时,对饱受煎熬的老百姓来说,弥勒佛就披上了一层救世主的光环。

  而郭鸣仁原本认知中的多子佛、大肚佛形象,其实是元未时期,弥勒教彭莹玉的形象。

  而这个世界的历史已经发生了改变,北塞之外是突厥人的天下,元蒙还有没有可能在未来出现还是个未知数。所以现在这个弥勒佛还很瘦,一点都不胖。

魔道圣皇

Ps,救救孩子吧……投投推荐票吧!一直在新书榜50上下来回,心好慌啊。。。。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