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治国平天下从软饭开始

第10章 柔然人(上)

治国平天下从软饭开始 魔道圣皇 3349 2021-05-09 00:15:16

  第10章柔然人(上)

  郭鸣仁在看他,他也抬起头来看着郭鸣仁。两相对视,一时间刑室很安静。

  “你没有话要问我?”那人打破沉默首先开口。

  “问点什么好呢?名字?”

  那人先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有那么好笑吗?”郭鸣仁嘴角微抽,心想这人该不是个疯子?

  “你这人,好有趣!哈哈哈……”

  郭鸣仁:……-_-||

  拿起一棍子扫了他断腿一下,笑声立即变成哼哼唧唧的,眼珠子射出那如狼般噬血的光芒。

  “看,你也挺有趣的,哈~哈~哈!”

  亲眼目睹了郭鸣仁的诸多手段,他不认为自己能痛快的死去,说狠话只会变成笑话。所以他打定主意,什么都不说。

  “先让人给他治腿,死了就不好玩了!”郭鸣仁转身走到杨妈妈跟前,“你也跟来。”

  言无缺上前给她蒙上眼,让她扶着他的肩膀行走。行了一段,上了船行一段,再换乘马车。

  一路谁都没有说话,直至来到郭老爷的书房。

  郭老爷和言锐志早已在此等候,见儿子带来了杨妈妈,稍微有些错愕。

  “爹,这位杨大家今后算是自己人了。”

  “算是?”郭老爷对儿子这无棱两可的用词甚是苦恼?

  “这是当然的,一来她还没签上投名状。二来,日后还要听其言观其行呢!一下子全盘接受了她,别说咱们,她自己也会觉得这一切来得太容易。”郭鸣仁看向她,“人嘛,太容易得来的东西都不会很珍惜。”

  杨妈妈被他的目光看得一阵发虚,‘这主人真是太可怕了!′

  郭鸣仁走到案前,拿起一本空白的本子,又拿起一支毛笔,向杨妈妈招了招手。把笔递给了她,说道:“我说一句你写一句。”

  让她写出姓名、生于何年何月、籍贯,父族母族都是何许人,生有一女,从何时起加入弥勒教,一条条一样样的列了出来,最后签名再按下指纹。

  众人都以为完事了,又见他拿起另一本,让郭老爷执笔。

  “爹,前边的个人资料照抄就行,后面就这样写:杨氏女颖,因受弥勒教所害家破人亡,为报父母血仇,自愿受广威将军丹阳郡伯郭德江大人调遣,潜伏弥勒教内部作为内应,为早日产除祸国邪教作出贡献。以女子之身尽忠报国,其情可嘉,其节可鉴!今立此存照,以证其身!”

  郭老爷听得一愣一愣的,这用词遣句半文半白的,真照这样写会不会被人笑死?

  “儿啊!还是得多用功读书才是!”

  郭鸣仁尬笑道:“就这意思,按您习惯写就好。”

  郭老爷刷刷的写完,儿子又让他签上大名并按上大印,又让杨妈妈在受遣人一栏签上名字按上手指印。

  拿着两本投名状,郭鸣仁郑重的对杨妈妈说:“日后是流芳百世,又或是遗臭万年,就看你怎么选了!”

  其实她心里明白,还哪里有选择的余地?无论是流芳百世还是遗臭万年都是身后名,现在于她有何益处?只不过以前她没得选,现在可以选,她想做个好人!

  不为别的,只为了女儿!

  她再次拜伏在地,向郭老爷和郭鸣仁一拜,“我杨颖向天起誓,此刻起只忠于郭家,忠于主人,如有二心,死无全尸,天人共弃!”

  “起来吧!”郭鸣仁上前将她扶起,“趁天还未亮,赶快回去吧!”看向言无缺,“帮我送送杨大家。”

  言无缺送走杨妈妈,书房里剩下两父子和言锐志。

  言锐志向郭鸣仁开口问道:“少主,弥勒教的妖女能信吗?”

  “言叔,所以我刚才也说了,一时之间谁也不能立即接受。但杀了她又有何益?弥勒教在建康有多少信徒?整个大晋又有多少?”

  言锐志无言以对,确实,杀一个杨颖也无济于事。

  “唉!事情很复杂呢!”郭鸣仁叹了口气,“弥勒教在暗,这么多年来的发展已经渗透到各个阶层和各行各业。今天抓住那几人,做的买卖都是最会来钱的,但是谁也不知这些钱最后流向谁的口袋。今天总算是看到了些脉络。”郭鸣仁把杨妈妈在刑室的自白说了一遍。

  他们听完后都皱起了眉,神情凝重。郭老爷一把掌拍在几案上,“这些人……这些人在挖大晋的根基啊!”

  郭鸣仁这些日子也清楚了这个爹的性子,太刚正了,带兵是一流的,作为门阀家主就真的不合格。挖根基这事,老郭家也没少做,你不做,族人做了也会算在你头上啊!

  “爹,别想得太远了,管好自己一亩三分地就好。”郭鸣仁开解道,“现在查出谁在针对我就行,咱们就专心应对崔家吧!自保已不易,就不要想那些无能为力的事了!”

  郭老爷又是一阵叹气。

  ────────────────────

  第二天,郡衙传出弥勒教的犯人被人劫走,郡守李大人又承受了众人责难。

  第三天,一众贵族老爷们向郭德江联名递上拜帖,请求他以大局为重,但都被郭老爷以生病为由婉拒。

  第四天,他们又找到王、谢、封三家,要求他们去请郭老爷出山,谢、封两家顺应民心,答应代表众人去劝服郭老爷。唯有王家一声不哼,不表态。

  当初折子是王家上的,现在哪里有脸面去见人?

  这几天,暗箭放火依然在继续。

  朝廷也收到了郡守李大人的报告和郭德江的待罪书,这下又惹来了朝堂上一番较量。

  有人参郭德江挟贼自重,不顾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挂冠而去,视朝廷如无物,应抓拿问罪。

  有人参当然有人保,说当初郭德江尽心尽力抓捕妖人,却被某些人以扰乱民生为由参了他一本,一小小广威将军,怎受得来如山的压力如潮的责难?回家待罪也是合情合理,合乎规制。

  双方你来我往,唇枪舌剑的争吵了一番,最后封国公爷出来问了三句:“这事情一开始是建康郡守上书,朝廷指派广威将军协助。一纸参本没有说郡守剿匪不力,而针对郭将军出力过甚,这是何道理?待罪书上写得明明白白,谣言都传他谋反了,换作在场诸位又该作何选?现在贼匪猖獗,却又被指挟贼自重,还要抓起来治罪?”

  国公爷这三问,问得殿上众人哑口无言。

  他踏前一步,一撩前摆跪了下来,朗声说道:“圣上,万不能寒了人心啊!”

  皇帝早已被这些大臣们吵得头疼,听得魏国公封光说得有理有据,当即拍板让封光处理此事。

  封光应下,抬眼看见身体每况愈下的皇帝,心中的忧虑更重。

  最后由中书省下发一道公文,大意是敕令郡守和广威将军通力剿灭祸端,尽快平息事件。又劝勉郭德江一番,风言风语都不必理会,尽心尽力工作,领导都看得到。

  第五天,谢家封家联袂而来,郭老爷继续装病,面色苍白咳嗽不止。

  是夜,坊间传出议论,说郭老爷是病倒了。有人说王家带头针对郭老爷,逼得他挂冠而去,气郁难舒终于病倒了。又有人说郭老爷见弥勒妖人猖獗,忧心过度。

  反正众说纷纭,舆论的风向渐渐烧向王家。

  第六天,王家人也坐不住了,赶紧让人止住那些不利的传言。又派人联系各家,一起去拜会郭老爷,谁知郭府闭门谢客。

  第七天,朝廷公文送达郡守府,李大人亲自上门传达。郭老爷拖着病躯欣然领命。

  郭德江命令一下,水师衙门、巡城司、建康守备营全都动了起来,新一轮大搜捕开始。

  ────────────────────

  郭鸣仁这些天可没有空着,一面安排好长期潜伏的人马,一面将审问得来的口供做比对分析,忙得可是不可开交。

  老头儿那四人一开始什么都不说,不说就关进小黑屋。当然不会让他们这么舒服了,每天轮番疲劳轰炸。

  其实他们也不是弥勒教内的什么核心弟子,无非就是工具人一般的存在。四个人之中只有货郎走南闯北,其余三人都在建康安家了。

  最早放弃挣扎的是铁笔头,读过书的人都没什么骨气。拿出一个娃儿戴项上长命锁,他就怕了。

  老头儿是第二个,他儿子生了三个女娃,半年前终于生了个男娃儿。当他见到孙儿百日送给他的玉佩时,低头了。

  大水怪没娶亲,但他有个嫂子和两个侄子在广陵。他大哥死得早,嫂子等于半个娘亲把他拉扯大的。

  虽然这些年来他刻意疏远,一个人来建康打拼,盐帮很少人知道他的底细,但口音是很难改的,派人去广陵郡费了些日子才找到他的亲人。

  货郎就是一个标准的教徒,他知道加入弥勒教总有一天会出事,所以一直单身,这也算没连累别人。他是弥勒教‘白徒′出身,性质和杨妈妈‘养女′身份一样。所以郭鸣仁对能在他那得到线索不存希望。

  这些口供很有价值,怎么接头,什么切口暗语,标记信号应有尽有。这些资料让接下来的‘无间道计划′顺利进行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帮助。

  这更让郭鸣仁看到这个寒门出头无望,高门互斗不息的国家怎么走向腐败。

  这四人加上杨妈妈,看出身都属寒门一列,有的家族曾经还风光一时。但在这个论品位论底蕴的时代,稍差一些就会被降品,甚至破落。

  九品中正制就是这么个玩意,在士族中也分了个三六九等,那百姓是什么?

  郭鸣仁不愿理这些破事,一个崔家就让他头大如斗了。剑锋离他只有五公分,差一点就死了。活着,安全的活着才是他现在该烦恼的。

  身在门阀,注定了他要保命就要争斗。他不知道凌志哥和他谁才是崔世安的目标,又或者两个都是。但崔世安已经破坏了游戏规则,那么郭鸣仁也不会跟他客气。

  既然要斗,就要做好准备,‘无间道计划′就是第一步!但现在最麻烦的是那个柔然人,还有一个‘疑似柔然女刺客′。

  那女刺客保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出现在他面前刺他一剑,这才是郭鸣仁一刻都不敢放松的原因。

魔道圣皇

ps:,如果合胃口,求收藏求推荐票,这样佛系求票行吗?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