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治国平天下从软饭开始

第12章 姐姐有心事

治国平天下从软饭开始 魔道圣皇 3204 2021-05-11 01:39:41

  第12章姐姐有心事

  “公子,奴家错了!”

  人家都认错了,当然是选择原谅她了。只是刚刚那几下心跳的感觉,让他有些后悔说了那些话。

  但一想到她心中喜欢的人是以前的郭鸣仁,他又冷静了下来。

  “其实我也有错,以前行为不检点,给人的印象太差了。何况……”他挠挠头,脸有些红,“那晚虽然完全没有记忆,但确实坏了你的名声,总想怎么补偿你来着。”

  说起那晚,紫婷儿的脸也刷的一下就红了。低着头,讷讷的说着什么,可郭鸣仁一句都没听清。

  抬眼见他一脸疑惑,她干脆掀起衣袖,露出肌肤雪白的小藕臂。

  郭鸣仁:????

  见他还不明白,又指了一下臂弯处的一点红,蚊呐般的声音说:“守宫砂还在。”

  “吓?还真有这玩意儿?!等等!”郭鸣仁眉头一皱,“还没那啥我就晕死过去了?”

  紫婷儿放下衣袖,轻轻的点头。

  ‘握了个大草!!妈的,我该哭还是该笑啊?这让我产生无限联想的!为了以后的幸福生活,要不要弄些六味地黄丸补补?′

  见他嘴角抽抽狂翻白眼,脸色也不好看,“公子,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别吓奴家呀!”

  “我没事!可……你……这是啥意思啊?”

  “若公子心中没有奴家,什么身份都是没用的,不是么?奴家不想成为您的束缚,更不愿意还没发生的事让您耿耿于怀。”紫婷儿走前一步,指了指他的左手,“每次奴家靠近,公子都会握住拳头!”

  郭鸣仁赶紧将手负在身后,‘这妞厉害了,还懂行为心理学?′

  “歌词中的意境,想必也是公子心中所愿。既然前事皆作罢,那奴家只当今日才与公子相识吧!”紫婷儿盈盈一礼,“日后请公子多多指教!”

  “呃……这……”这个转折有些突然,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天色不早了,公子请回吧!奴家也回屋去了。”说罢,福了一礼转身走出凉亭。

  紫婷儿掩上房门,强忍的泪水终于决堤般落下。

  红锦儿水仙儿一人拿锦帕替她抹泪,一人扫着她的背。她们在门缝里偷偷看到了一切,但都不明白她为何要这样做。

  “姐姐,你别哭了,看着你哭我也……呜呜~”红锦儿也忍不住。

  “想不到他也是个负心的!”水仙儿气愤。

  “这不能怪他!他说的没错,失去了所有记忆,眼前以往熟悉的人全都变成了陌生人,这种感觉听着都觉得害怕!”抹去一滴泪,“那天宴席上我坐在他身边,他就一直握紧拳头!我打开他拳头,手心全是汗!刚刚咱们四人在凉亭时,他没有握拳。只剩下我和他时,他又握紧了。”

  水仙儿两人也听明白了,又听她说道:“我不想他以后见到我都这样,我不想成为他的负担!”

  “可这样,你却是苦了自己!”水仙儿叹了一口气。

  郭鸣仁看着她掩门,舒了一口气,转身往外走去。刚走到院门后,“不对啊,怎么感觉我被甩了?”

  “什么甩了?”

  “握草,想吓死谁呢?”郭鸣仁吓得一激灵,“姐,我心血少,不禁吓的。”

  郭滢滢心情不太好,本来燉了鸡汤给弟弟的,谁知他不在屋里却来了西厢。对于两次差点害弟弟出事的女子,在她那里印象就不好。

  这几天娘亲那边传出的谣言更是让她心烦。弟弟好不容易懂事了,娘亲又出幺蛾子,就不能让她省省心!

  其实她也知道一些,娘亲不是不喜欢小郡主,只是单纯的不想和皇亲贵胄结姻亲。虽然自己家也是皇亲成份,当今的单妃娘娘,娘亲的亲妹妹!

  据说小姨在宫里过得不好,皇上不待见,终日郁郁寡欢。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内情,娘亲也肯定知道些什么,所以娘亲才不愿与皇族结姻亲的。但娘亲不说,谁也不知道为什么。

  但这也不是主要原因,最主要是弟弟是嫡子,是郭家独苗苗,爵位继承人!若是做了郡马,爵位就不能继承。两位姨娘都是生的女儿,郭家下一个男丁都不知何时才出现,所以娘亲怎么都不情愿的。

  小郡主也怪可怜的,弟弟失忆,娘亲又故意阻挠。现在看弟弟那失魂的模样,九成被那些女子迷得晕头转向了。不然一大活人站在门边,他居然没有发现。

  “跟我来!”郭滢滢气哼哼的,揪起郭鸣仁的耳朵拖着他往后屋走。

  “姐!姐!这是干嘛呀这是!疼疼疼……”

  郭滢滢没理他,心中有气,又加重了力道。

  “姐!我错了我错了,饶命啊!耳朵快掉了!”

  郭滢滢放开了手,面色不善又一言不发,转身气鼓鼓的在前头走。

  郭鸣仁一头雾水,不知道姐姐为啥生气,自己也没干嘛呀?姐姐还在气头上,不好问啊,只好默默跟着。若真有什么惹姐姐生气了,反正先认错就对了。

  走着走着,来到后居中庭。郭滢滢突然停住,郭少爷一个不留神就撞了上来,两姐弟一个捂住前额,一个捂着后脑勺。

  好在郭姐姐在家一向很素净,只插一支步摇而没有一头的发饰,不然这一下郭弟弟脸上一定留下些痕迹。

  “姐,发髻乱了些,我给你弄弄吧!”郭鸣仁伸手取下步摇,稍稍整理一番再插上,但手脚还是笨,插入步摇时弄痛了姐姐。

  但这一下,又使得郭姐姐生不起气来,连刚才的不快也消了。弟弟这举动,可是有生之年第一回。以前他只会捉弄她,故意把她发髻弄散!

  “姐,你有心事?”

  郭滢滢心里很纠结,娘亲对于皇族的态度肯定有芥蒂,弟弟失忆连郡主都忘了让她这做姐姐的也为难。毕竟他早几年曾向人家许过诺,人家可是记在心上的。

  当时还一度成为热话,圈子里的那些贵子贵女也默认这一对。虽然弟弟失忆这事大伙儿都接受了,郡主也私下里让众人不要提起。

  大概郡主是希望弟弟能记起她,不想他从别人口中才知道她,少女都有这些莫名其妙的想法,自己也是有的。

  可封凌志这坏家伙回来后,告诉弟弟做郡马等于入赘,皇室规矩很多,三妻四妾想也别想,养个外室都会被打死云云!

  弟弟听了这些话才开始了胡混的生活,三天两头流连烟花之地,也渐渐疏远了郡主。一切都是那封凌志带坏了弟弟,郭滢滢如此认为。

  把三个青楼女子藏在家中月余了,这几天,‘王女不如青楼女′这句话在圈子里传开了。

  但若弟弟真将那三个女子收入房中,郡主以后如何自处?她虽只是个单纯的小姑娘,但更是皇族贵女呀!就算她不介意别人说‘王女不如青楼女′,不代表康王不介意呀!

  皇族的脸皮有损,咱家可得遭殃了!

  “阿弟,听姐一句话!把那三位送走吧!”

  郭鸣仁:????

  “你不会真的喜欢她们吧?她们可是……唉!”郭滢滢欲言又止。

  郭鸣仁心想,姐姐身为门阀小姐,身份的界限看得很重啊!自小的教育根深蒂固,不像自己这‘外来户′。

  微微一笑,摊手道:“姐,我留下她们是有用处的!那晚在书房只是玩笑话,你不会当真了吧?”

  “玩笑话?娘亲可当真了!”郭滢滢跺了跺脚,“听见你那句‘多娶妻妾开枝散叶′,娘亲深以为然呢!”

  “这有什么?这话也没毛病呀?”郭鸣仁还没明白姐姐想表达什么,这时代三妻四妾不是平常事吗?

  “这话是没错,但她们三个不可以!”

  “怎么就不可以了?小姨娘不也是青楼出身么?”他指的是郭老爷里屋那第二位妾室,“姐姐是瞧不起她们?”这是他想到的理由。

  郭滢滢可不是这个意思,这话要是传到小姨娘又或者是爹的耳中可又生事端了!一跺脚,干脆就将事情小声的在郭鸣仁耳边诉说!

  两姐弟站在中庭咬耳朵,路过的下人们都不敢靠近,只好奇的远远偷望。却只见少爷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面色越来越难看!

  “这这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了!姐呀!怎么不早些告诉我呢?”郭鸣仁蹲了下来,双手使劲挠头!

  郭姐姐也跟着不顾形象的蹲了下来,双手托腮,“游猎会那天,郡主特意对我们嘱咐过不让说的!原本没觉着这有什么,谁知道你会不会突然间又记起旧事了呢?可你留那三位在家里又没有特意隐瞒,现在传出那些闲言碎语又怪得了谁?”

  “当然是怪那死扑街啦!”郭鸣仁说的当然是这身躯的‘上一手业主′了,留下一屁股桃花债。

  帅是有代价的!他终于有些理解那世代的小鲜肉了!

  “死扑街?什么意思啊?你知道是谁在传?”郭滢滢眨了眨眼睛,一脸好奇。

  “还能有谁?崔世安这个死扑街,一而再,再而三的阴我!”郭鸣仁很生气,一下跳起来,“屎可忍尿不可忍,先打一顿再说!”

  “阿弟,你去哪儿?别冲动呀!”

  杨颖早两天就报告过崔世安最近频频到花舫去,‘王女不如青楼女′这句话是那个阴阳怪在饮宴说的!起初还不在意,现在可算是明白了。郭鸣仁气冲冲的走到前厅大喊一声:“简仁!徐富!”

  不远处的两人赶紧小跑过来,“少主,有何吩咐?”

  “叫小的们抄家伙,今晚有行动!”他一甩衣袖,“行动代号:今晚打老鼠!”

  两人目露精光单膝跪地,“领命!”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