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治国平天下从软饭开始

第14章 叫爸爸

治国平天下从软饭开始 魔道圣皇 3198 2021-05-13 01:08:50

  第14章叫爸爸

  “我赢了!”

  “是我输了!”他看了一眼低下头的妹妹。

  “现在能告诉我你叫什么了吧?”

  那人一愣,又是哈哈一笑,“你还挺执着的!老头儿他们没告诉你吗?”

  “当我得知你们柔然人分别跟弥勒教和崔家搅和在一起,我就知道你们所图甚大。从他们那里知道的不一定是真的,只能当作参考!”

  “难道我说的就会是真的吗?”那人笑了。

  郭鸣仁摊手道:“无所谓!我说过了,没想到有什么价值!”

  这人的嘴脸真的很欠打,一次次的说这话打击他,但输了就是输了,胜利者有胜利者的姿态这无可口非。心中一叹,说道:“我叫阿斯兰!”

  “啥?阿斯兰?阿斯兰察拉吗?”

  “阿斯兰是我的名字!郁久闾阿斯兰!”阿斯兰怒吼,忍不住暴发了。

  “对不起,这名字太熟悉了,串戏了!”说着还双手合什,鞠躬道歉了。

  阿斯兰:????跟我道歉了?

  “郁久闾,是当年柔然王族的姓氏吧?!”郭鸣仁突然想起来,早些天他翻看了柔然的记载。

  “没错,我就是伟大的丘豆伐可汗,郁久闾社仑的子孙!”说起先祖,阿斯兰挺起了胸膛。

  “哦!丘豆伐一系的,后来被大檀抢了汗位吧!现在只能算旁系不能算正统吧?也不知你们论不论这个。”

  “你……”阿斯兰给气得差点一气提不上来。“那有什么正统旁系之分?!草原上强者为尊,谁部众多实力强就谁说了算!”

  当年丘豆伐可汗打下了柔然广阔的疆域,可算是一代雄主了。可就是短命了些,死后传位其弟斛律,也就是蔼苦盖可汗。可斛律也只当了四年的可汗,侄子步鹿真反叛将其杀了。

  不过这步鹿真也是个傻子,位置还没坐稳就饱暖思那啥。因为和大将叱洛侯的少妻通奸,其部将拥立他的堂叔大檀为君,步鹿真发兵镇压,遭到大败,被大檀俘虏后绞死。

  大檀上位,自称牟汗纥升盖可汗,柔然第四任君主。直至被突厥灭国前,也是他这一系当家作主。

  当年逃入大晋避祸的,就是丘豆伐这一系了。

  所以郭鸣仁才会问阿斯兰算不算旁系,离开权力核心太久了。

  “别生气嘛,就随口一问,没别的意思。”郭鸣仁转过身,走到那女刺客跟前扯下了她的面罩。

  她是窘红的鸭蛋脸,一双灵秀的凤眼,头发扎成辫子,兩边额角垂下两道青丝,看着真挺英气的。

  她恶狠狠的盯住郭鸣仁,好像要眼神杀死他一样。

  “怎么?不服气呀?”他又侧过头问阿斯兰,“这位女侠年纪不大呀!你妹子?”

  阿斯兰点点头,算是回答了。

  “哦!”回过头来问道:“你叫啥名字呀?”

  “关你屁事!”

  “喂,阿斯兰桑,她不是你爹亲生的啊?怎么姓关李丕氏?”

  阿斯兰气得一口老血直湧上喉咙,这货绝对是故意的!他忍住了骂街的冲动,“缇娜,郁久闾缇娜!我的亲妹妹!”

  “哥!你这……”

  “你闭嘴!”愚蠢的妹妹哦!你不把自己搭进来,哥还可以硬气些呀!

  “缇娜小姐姐是吧!?看你的表情是不服气呢?”

  “呸!”

  “噫~!别吐口水呀!还讲不讲卫生了!”郭鸣仁拿出手帕擦了擦脸,“按剧本来说,你吐我一脸我就该反手一个耳光的。你幸运的是,我不打女人!”

  “去你大爷的!有本事弄死我呀!”

  “哎呀呀!好歹是柔然的王族,怎么说话这么粗鲁的?!”他上下打量着缇娜,目光鄙夷,“按咱们这边论,不是公主就是郡主了。怎么?没公主的命却有公主的病啊这是!”

  “废话连篇!比女人还话多,都不像个男人!”

  “够了,别说了行不行!愚蠢的妹妹呀!”阿斯兰快要被气死了!这话连他听了也火大,惹这个人不是找虐吗?

  郭鸣仁转头对着阿斯兰微微一笑,“一般妹妹都不太听话,别担心,我来教她做人!”

  他这个微笑在阿斯兰看来就很瘆人,“求你,别伤害她……让我做什么都行,我愿意做牛做马!只要你别伤害她!”双手被铁键吊着磕不了头,拼命点头求郭鸣仁。

  “哥!别求他!”缇娜看见骄傲的哥哥、从不向人低头的哥哥,为了她向这个纨绔子弟求情!眼眶泪水在打转,她强忍着不在这人面前哭!

  “放心,我不会杀她也不会打她,我会让她欲仙欲死!”郭鸣仁给了阿斯兰一个放心的眼神,“把她的衣服脱了,呸,说错了!把她的靴子脱了架起来!”

  “是!”几个侍卫应诺,七手八脚将她押去刑室。

  “卑鄙!无耻!下流!”缇娜大声嚷嚷!

  “哇哈哈哈哈!!”

  阿斯兰面如死灰,他恨啊!愚蠢的妹妹啊!为何非要惹他啊!

  通道传来不甚入耳的话,可恨的是双手无法捂住自己的耳朵。

  “挖藕~!小jiojio挺白的哦!就是太臭了,多久没洗了?”

  “下流!无耻!啊~~!你不要过来呀!”

  “握草,又吐口水,拿她的袜子堵上!”

  “唔~唔~”

  “依裤哟!”

  “咳咳,吐!呸!不要啊……啊哈哈哈哈,不哈哈哈,不要哈哈哈,停哈哈哈,停止啊哈哈哈!”

  “就问你服不服!”

  “不服!”

  “那继续!”

  “哈哈哈哈,不服,呜呜呜,哈哈哈哈死都呜呜不服!哈哈哈……”

  半个时辰后……

  缇娜光着脚丫子被拖又囚室,手脚都锁上了镣铐。面脸的眼泪鼻涕,阿斯兰看着心都碎了。

  “哥~!呜呜呜~!他坏得很!拿鹅毛挠我脚底板!”缇娜向阿斯兰哭诉。

  “就……就这?”阿斯兰心丧欲死的表情愣是一滞,懵逼了。

  “还不止这呢,他……他让人捉了几只毛毛虫……呜呜呜呜,好痒啊~!”缇娜拼命地全身到处挠。“他还让我叫爸爸!呜呜呜~他名字叫爸爸吗?”

  阿斯兰:……-_-||活该!

  阿斯兰正想训她两句,这时侯言无缺走进囚室,解开了他上半身的镣铐。“少爷有请!”

  刑室里摆了张茶几,郭鸣仁盘腿坐在一边,见他进来做了个请的手势。阿斯兰也不客气,也像他一样盘腿坐下。

  侍卫端上来一只羊腿一盘牛肉,还有一小壶酒。

  “请用。”

  阿斯兰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这人可真是与众不同,让人看不通摸不透。

  拿起羊腿就吃了起来,一口酒下肚,这才来了点精神。

  “是不是杨颖?”

  郭鸣仁微笑的点了点头。

  一开始提出打赌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可当静下来细想就知道要糟了。缇娜只见过杨妈妈和大水怪,崔家和弥勒教的其他人她一个也不认识。

  跟这些豺狼虎豹一样的人打交道,小心谨慎是必然的。人家拿你当枪使,是因为你有利用价值,没利用价值的时候还不如猪狗。所以一向以来都是特定的几个族人跟这些人接触,其余族人只知完成任务就可以了。

  他们当日进城,他只一个人去见了崔世安。之后便在寻欢楼等待机会。没几天机会就来了,结果却失败了。

  缇娜受了伤,官兵大索全城,水陆两路都不通,只好借弥勒教安排的一处隐秘所在让缇娜休养,等候适合时机再走。

  地方是大水怪安排的一个盐仓,头几天大水怪还亲自送食物来,可后来他也被抓了。

  艰难的过了大半个月,他才又见到大水怪。那晚在花舫是商量怎么离开建康来着,可那几个蠢货突然好奇心起就跳进了郭鸣仁的圈套里。

  他本不想参和这事,但大水怪说他们只去探一探就走,跟着连夜会送他俩出城。念着大水怪的人情就陪他们走了一趟,结果也一起关进了这里。

  缇娜就一定是去找杨妈妈打听了,结果暴露了行踪,让身后的高手监视住了。今晚就设了个局,引这个愚蠢的妹妹入壳了。

  唉!学武天赋虽高,可为什么为人处事这么笨呢?郁闷的又喝了一口酒,苦笑摇头。

  “对吧!这酒不好喝吧!一股子洗米水的酸味儿!”郭鸣仁看见他的表情,以为是酒的问题。

  擦了擦嘴角的油,阿斯兰开口说道:“你想知道什么?”

  “是崔世安?”

  “没错!”

  “为什么是我?”

  “原本不是你,只是封凌志一个。你只是后来加上去的。原因我不知道,只知道他此行有两个目的。”

  “哦?”

  “一是求亲,二是报复。”

  “他这样大摇大摆的出现,就不怕人怀疑?”

  “只杀一个封凌志当然怕了,但加上你就不怕了。”

  “嗯,手段虽然低级,但以这时代人们的智商是能骗的。”郭鸣仁点点头。“向谁求亲?”

  “康王!”

  郭鸣仁恍然大悟,这就全通了。小郡主沉迷自己的绝世容颜不能自拔,这就碍着他崔世安了,所以才下杀手的,动机很纯粹。

  “崔家怎么突然对康王感兴趣了?”

  “听闻太子病重,时日无多了!”

  “哦,原来如此!当今虽然只有太子一个子嗣,但皇帝也正春秋鼎盛啊?”

  “皇帝的身体据说也不好,经常的心绞痛。这在京中也不是什么秘密。”

  “他们都看好康王呀,看得很远哩!”郭鸣仁嘿嘿一笑,“那么王家也要有动作了,这些人串通一气,想联手捧康王上位,当然要绑定好关系,利益才能最大化了。”

  王家除了是士族,还是后族啊!

  看看人家的布局,新贵一派真是愣得可以。这怎么跟人家玩啊?

魔道圣皇

Ps:求收藏求推荐票,这是写下去的动力,拜托大家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