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治国平天下从软饭开始

第15章 阿斯兰的决意

治国平天下从软饭开始 魔道圣皇 3280 2021-05-14 00:27:19

  第15章阿斯兰的决意

  “其实,在北地的几位王爷都是有人看好的。但康王是当今的亲弟,太后的态度也很重要!”阿斯兰认真的说道。

  郭鸣仁愕然,认真的看着阿斯兰,微微一笑,“看来你适合搞政治哦,应该会比做刺客强!”

  阿斯兰见到他的笑容心里又是一紧,心想这货又在打什么主意!

  “说说你们与弥勒教和崔家又是什么关系吧!”郭鸣仁换了个话题。

  阿斯兰很清楚,面前这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可谓是深不可测,无论手段眼光都异于常人。他好像能看穿你一样,稍露一点痕迹就能抓住你的弱点。

  要对他说谎很难,还不如坦诚相待来得更好,或许能得他帮助也不一定。看他的态度并不排斥柔然人。

  “逃入大晋以来,咱们柔然人活得很艰难!”阿斯兰叹了口气,“弥勒教看中我们是因为我们熟悉草原,能为他们的商队引路。而我们也能收获财货,养活族人。

  崔家接纳我们,是因为我们是最好的打手,他们不方便处埋的事就会交给我们去办。我们投靠崔家,是因为他们在大晋朝廷的地位和势力能帮助我们!”

  “帮你们什么?”

  “复仇!”阿斯兰目光中像是燃起了熊熊火焰。

  “哦!突厥。”

  灭国的仇恨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消失,被当年自己的打铁奴打败是奇耻大辱!族人被疯狂屠杀的血仇更是深植于每个柔然人心中!

  郭鸣仁听了他简单而直接的描述,眉头皱了皱,“你们不会成功的!”

  “为什么?”阿斯兰捏紧了拳头。

  “一开始就错了,走错路线选错合作对象!”郭鸣仁站起身来缓缓的说道:“弥勒教妖人拿你们做替死鬼,崔家也一样!一个妖言惑众只想着造反的邪教,一个吸食民脂民膏的投降派能有什么好心眼?

  用脚指头都能想到,没有世家大族做保护伞,弥勒教能存活到现在?真有什么祸事,死的就是你们!”

  “怎会……”

  “怎么不会?”郭鸣仁紧盯着他,严肃的说:“就因为你们不接受汉化,就这一条你们永远不会被看作自己人!咱们汉人有一句老话,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你听过吗?”

  阿斯兰被他这番话镇住了,这句话他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这也怪不得他,他们眼中只有突厥这个仇人。但汉化了的鲜卑旧贵族不也视他们如仇寇么?没有这些人从中作梗层层打压,他们至于做养马奴?

  要知道,他们入关的时候可是带着牛羊马匹金银财货来的啊!当年扯拓跋鲜卑后腿可是帮了大晋一个大忙呀!历史上从没跟大晋对过线,本应很容易接纳他们的。

  问题就是出在当初汉胡通婚上,这些人的利益已经捆绑在一起了。而朝堂的话语权尽操于他们之手,兼之文教也一直握在士族手中,他们要排挤你极其容易。

  有钱你都请不到好老师,还汉化个屁?能请来的也是些粗通文墨的寒家,又能教得你什么?明知你是胡人异族,哪个傻逼玩意儿会在你面前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吗?哈!哈哈哈……”阿斯兰笑得有些悲凉。

  “别在我面前卖惨了!这话一点儿也没错!”郭鸣仁一把掌拍在茶几上,“你敢说你们柔然人对汉人没有怨?挑起大晋与突厥的战争,你以为就有机会报仇了?”

  阿斯兰如遭雷击,自以为隐秘的心思却被眼前这少年简简单单的捅破,那些人又岂会不知。越想他就越觉得郭鸣仁之前那番话说得对,自己一族只会是替罪羊!

  郭鸣仁看他面如死灰的样子,也没有再说下去。他本来也只是猜测,所以才说那些话来吓唬他,看来是猜中了。

  其实再简单不过了,谁甘心代代为奴?而且原本他们还是称霸过草原的恶狼?压根没想过复国?不以复国为目的的报仇,谁信?

  阿斯兰眉头紧锁内心挣扎,族中涉及太深,现在就算想脱离恐怕已办不到!主要还是自己的年纪太轻,想劝也劝不了。

  他看向郭鸣仁,深吸一口气,似是下定了决心,突然嗖的一下站起身来。

  言无缺剑已拔出半截。

  砰的一下,阿斯兰双膝跪地。“公子!”

  郭鸣仁被他这一下举动吓了一大跳,“握草!心血少一点儿都被你吓死!干嘛呀?!”

  “公子教我!”说着便头伏地上,“公子若能救我一族性命,我郁久闾阿斯兰今生愿为公子卖命!”

  郭鸣仁:……???这家伙……膝盖好了?跪得这么猛?!我无意中散发王八之气了吗?

  “起来起来!干嘛呢你这是?!腿不疼了!?”

  “公子答应了?!”

  “起来再说!”郭鸣仁伸手将他扶起,“唉!坦白跟你说,我这人有个很大的缺点,不轻易相信人。任谁在我面前说得天花乱坠誓神劈愿,我也是不信的。”

  阿斯兰刚想开口,“那……”

  “你想说杨颖对吧!她不同,她有人质在我手中。”郭鸣仁认真的说道:“她有利用价值,你呢?”

  这话要是听不明白就应该找块豆腐撞死算了!喂,你能为我做什么?交个底吧!没有看到你忠诚的表现什么都是废话,留个人质吧!

  “我是下一任族长,在族里我有一定的权力!我们能为您养最好的马,族里青壮个个都是好手,您缺人手我们可以出人!”

  “就这?你把我当弥勒教还是崔家?”

  “我们会饲鹰!”阿斯兰一咬牙,压箱底的都掏出来了。

  “饲鹰?”这下郭鸣仁来了兴趣。

  “对,当年咱们柔然无敌于塞外,行军打仗全靠有它!它能探出敌人的所在,实是无往而不利!突厥人也是跟咱们学的,但是还有一些秘技他们没学到!”

  “这么利害?什么秘技?”

  “对付鹰的方法!”

  “能不能别吊胃口!”

  “恶鹫!”

  “哦!就是说猛禽一类的你们都能驯化!那么大雕都可以?”

  “都可以!”

  “嗯,这相当于侦察机了,制空权啊!”郭鸣仁摸着下巴自言自语。

  “蒸茶鸡?”阿斯兰懵逼,怎么话锋一转说到蒸鸡呢?

  “一句废话,就当没听到。”他懒得解释,“能帮我搞一对白雕吗?要白的哦!”

  “呃……白的不常见,尽量吧!为何一定要白的?”阿斯兰有些犯难,这可遇不可求的呀!

  “这个故事三十几四十集的,一时半会说不明白。”郭鸣仁说完便踱起步来,他在思考着一些问题。

  见他这样,阿斯兰也默不作声。

  好处,一是以后可以建起一个传信系统,这对‘无间道计划′帮助很大。

  二是就算没人挑拨,与突厥也必然起冲突的。国公爷的书信中提过,两年内会将爹调任到京都,具体什么职位不知道,若有战事就会出战,训练一支特种部队也是刻不容缓的事。制空权到时候就是利器!

  三是日后的争斗当中,这是掀翻弥勒教和崔家的底牌!他们涉入很深,能提供的罪证就很多了。

  坏处嘛,也是因为他们涉入太深,难保见风使舵两面三刀!始终还是那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如果真要用他们,必须开始对他们推行汉化!

  几番思量,好处还是多于坏处,只要控制得当,风险不算高。有杨颖的案例在前,两套模板的投名状足可管控。

  “好,我答应了!”

  阿斯兰正想跪下去,却被郭鸣仁扶住。

  “别高兴太早,听我说完。”郭鸣仁神情严肃,“在我手下做事我不会亏待于你,但我首先声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阿斯兰看着郭鸣仁的眼睛,能否得到他的帮助就看他的态度了!

  “将来若是发现你们危害大晋,我会毫不留情的将之灭族!勿谓言之不预也!”

  阿斯兰明显感觉到,他扶自己的手为之一紧。他重重的点头,也不指天起誓什么的,郭鸣仁说过赌咒发誓这一套他不相信,唯有让他看到忠诚才是真的。

  言无缺这时开口提醒,“少主,要离开了,天快亮了!”

  “嗯!”郭鸣仁应了一声,又对阿斯兰说道:“你先留在这里养伤吧!现在也不方便带你出去,一动不如一静,这里安全的。”

  “但凭公子吩咐!”

  “嗯,来人啊!帮他解锁!”

  ────────────────────

  郭鸣仁立在船头,言无缺站在他身后。

  “少主,你真的相信他?”言无缺问出心中的疑惑,他其实很认同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话。

  “无缺啊!咱们都不是小孩子了,不能再天真了!”郭鸣仁转过头看着他,“有位智者说过这样一句话,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

  “只有永恒的利益?”

  “没错,只要利益足够,敌人也可成为朋友!若是利益不足或利益受损,莫说朋友,亲人也会变成仇敌!”他鄙夷不屑的哼了一声,“咱们郭家的那些亲戚不都是这样吗?”

  言无缺点头受教,他清楚知道郭家的内部矛盾。

  “等我腾出手来就去收拾他们!”

  “可是……”

  “你是怕我爹心软,下不去狠手?”

  言无缺点点头。

  “我刚不是说了么,只要利益足够,敌人也可成为朋友!到时拉拢一批打压一批,谁都没话可说。”郭鸣仁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两天爹那边就可以收尾了,安乐地过完这个中秋,咱们就开始搞事业!”

  “对啊!到中秋了!”言无缺望向天空,情绪有些许波动。

  郭鸣仁经过这段时间以来的接触,发觉言无缺这人心事重重,也不跟人说,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找个机会开解一下他才行。

魔道圣皇

Ps:求收藏求推荐票,这是写下去的动力,拜托大家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