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治国平天下从软饭开始

第16章 新玩意

治国平天下从软饭开始 魔道圣皇 3361 2021-05-15 00:35:10

  第16章新玩意

  “嘿,老四!听说了吗?”一个挑着扁担的汉子在木工坊前停下脚步。

  木工也停下手中的活计,“啥事呀?我今天活儿太多,没出过去。”

  “抓到人了!”汉子放下扁担,兴致勃勃的凑到木工身旁。

  “抓到什么人?”

  “就是闹得最近鸡飞狗跳的弥勒妖人啊!”

  “真抓到了呀!?”

  “嘿,说你都不敢相信!永利赌坊的坐馆老头儿,西市卖杂货的货郎,盐帮的一个仓头和一个管帐的,这几人就是弥勒教的妖人啊!真是怎么也想不到啊!”

  “啥?老头儿?他最近才添了个孙子呀,这下子不是连累了家人吗!”老四惊讶道。

  “谁说不是呢!不好好像听说没抓到他家人,不知道是不是提前落跑了呢?”

  “唉!可怜了那娃儿!”老四叹了口气。

  这时候,巷口有三人向老四他们走来,离得还挺远就听见招呼声:“老四!”

  汉子拍了拍老四的肩头,“生意上门了,我也该走了!”说完挑起扁担就走了。

  三人来到近前,老四拍了拍身上的木屑,其中一人是他的老主顾,便热情的道:“阮乐师,今天又来照顾咱的生意来了?”

  “嘿,就你最聪明!”阮乐师打趣道。

  这位阮乐师名叫阮清耀,三十来岁年纪,相貌平平身材偏瘦。别看他一身青衫衣袍不甚显眼,他可是建康城中闻名的几位乐师之一。

  “这回是要造什么乐器呀?”老四了解他,这阮乐师经常突发奇想就找他来打造些奇奇怪怪的乐器。

  “这回不是我!”他指向身旁的两人,“我给你介绍,这位是水仙姑娘,这位是郭府公子的近侍徐小哥!”

  “郭府?”

  “郭守备,广威将军呀!”阮乐师提醒道。

  “哎呀,失敬失敬,两位有礼了。在下鲁安平。”老四连忙行礼。

  两人也分别回礼,只听水仙儿说道:“听阮师傅说,鲁师傅手艺非凡,今天特意来相请鲁师傅到郭府去制些乐器。”

  “哦?姑娘要制些什么乐器呢?建康城里大大小小的乐器坊出品都比咱好,老实说,咱家也不是专制乐器的,怕是造出来让姑娘失望啊!”鲁安平说的是实在话,他真不是专门制作乐器的。

  只是作为木工,他多少会点。这也是阮乐师这奇奇怪怪的人找他造新奇乐器的原故。其他人找他制乐器他是不干的。

  “放心吧老四,这回要造的也是新事物,我也没见过!而且,除了做乐器还搭那……那叫什么?”阮乐师最后问的是水仙儿。

  “舞台!”

  “对,叫舞台!”阮乐师见老四眼神很迷,“就是搭个台子,咱一时也说不清楚,到时候问郭公子吧!”其实他也不甚了解,他十分了解这老四的性子只想老四别那么快拒绝。

  “爹!我回来了!”

  几人寻声望去,一个年轻俊郎的身影出现在巷口。他穿着一身藏青色的麻布袍服,云袜绑腿脚踏十方鞋,一头墨黑色的头发扎了个道髻,明眸皓齿五官分明,当真是美如冠玉。

  “这是……小良才?”阮乐师惊讶的问老四。

  “对啊,才回来没几天呢!”老四很开心的向儿子招手,“快过来给阮叔叔问安。”

  他快步走上前,向阮乐师一揖,“阮叔叔好,许久不见了!”又向旁边的水仙儿和徐富一礼。

  “是啊,该有七八年了吧!?”阮乐师感慨,“长成个小伙子了,咦?怎么你这幅打扮?出家了吗?”

  “没有的事!这不才回来几天嘛,新衣还没做好!”老四抢着回答,他可不想别人误会他儿子出家了,鲁家还指望着这小子继后香灯呢!

  “原来这样!儿子也回来了,那你以后就轻松多了!”阮乐师拍了拍老四肩头。

  老四也是乐得呵呵直笑,“对了,你不是说去找你的师兄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去了,人没在家!”鲁良才看着有客人在,把人晾在那儿不好,向阮乐师问道:“阮叔叔,今儿又照顾咱们家生意来了?”

  “对对!差点忘了正事!”阮乐师又将事情说了一遍给良才知道。

  鲁良才听完眼睛都放光亮,“舞台?连阮叔叔都没见过的新奇乐器?”

  “老四,怎么样?这活儿接不接?”

  “当然接!咱最喜欢新东西了!良才,收拾一下,咱们去拜见郭公子!”

  ────────────────────

  郭府正厅,郭鸣仁坐在首位,左边上首位坐着小公爷封凌志和他娘舅石豪。右边坐着谢家两兄弟。

  厅内气氛有些凝重,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石豪。事情郭鸣仁已经对他讲得清清楚楚了,现在只看他答不答应了。

  石豪是平原石氏族人,衣冠南渡时期间徙居广陵郡。家族虽显赫一时,但现今己渐渐式微,属中等偏下的士族。

  幸好石豪的姐姐与国公封光结了亲,凭着这层关系让石家人翻了身,虽还算不得极好,起码在中等站稳了阵脚之余还可向上发展。

  士族除了有田有产之外,还要出一些能人名士才称得上士族。石豪自知没有那份才气,靠着姐夫做后台经营一些产业营生,现在算得上是家财万贯了。

  寻欢楼便是他经营的产业之一,出了那档子事,寻欢楼已查封快两个月了。今天,他万万没想到当日遭刺杀的正主找他来的目的,竟然是想要买下寻欢楼!

  石豪面沉如水,寻欢楼这等销金窝,岂能轻易转让?这可是杀鸡取卵的蠢事,他又不傻。“这是郭大人的意思?”

  “不,这是晚辈的主意!”郭鸣仁恭敬的答道。

  “难怪!我就说这不是郭大人的行事作风!”石豪斜眼瞥向郭鸣仁,冷哼一声,“扣了三位姑娘再来跟我谈买卖,这可不地道啊!贤侄!”

  “石叔叔,据我所知,那三位姑娘可不是石家私产啊!”郭鸣仁微微一笑,“小侄已经与杨大家谈好了,她手头上的人都归我了!”

  “哼!你!”石豪一巴掌拍在几上,“吃里扒外的东西!”他忍住没骂郭鸣仁,只骂了不在场的杨妈妈一句。

  寻欢楼的房产是他的,一直以来明面上的老板是杨颖。姑娘们的身契都是掌握在杨颖手里,赚来的钱财都是六四分的,他六杨四。这是行规,三大楼都是这么干的。

  但人家三大楼的姑娘都是一水的清白身,人家非常洁身自爱卖艺不卖身。可寻欢楼低了一个档次原因,当然是某些姑娘不自爱了。所以石豪一向是隐于幕后,免得遭人非议,士族很要面子的。

  弥勒教在这里面的原因,郭鸣仁自不会与他说。请他过来也不是想气死他,谈买卖最重要还是谈嘛!谈就要手里有筹码,他手里还有几张牌!

  “石叔叔别生气,区区一处产业而已,您不卖就罢了,小侄另寻别处就是,可不要为此气坏身体啊!”郭鸣仁又接着道:“小侄是挺喜欢寻欢楼那地段的,想着姑娘们都习惯那环境,盘了下来也免了搬来搬去的。”

  石豪默不作声,他虽然生气,但头脑非常清醒。今日郭鸣仁这一番作态很可能是郭大人受意,而对面坐着的谢家小年青也并非在这看戏这么简单。自己的外甥代郭鸣仁邀他来的时候口称好事,可见封家也参与了。

  但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呢?三大楼其二就分别是谢、封两家的,怎么又打上他的主意?这不是和自己家抢生意吗?道理不通啊!

  “贤侄,这里也没有外人,不妨敞开来说。你们到底打什么主意?”石豪很直接的问道。“王家?”

  石豪嗅觉很敏锐,三大楼后台来了两个,众所周知王谢不和,封与谢都刻意交好似有联手之意。细想之下,会不会是姐夫的意思?但如果是的话,怎么不直接让人传话?应是由封家扛大旗啊,怎会是郭家小子?石豪越想越迷糊。

  “哎呀,怎会呢?没有的事,石叔叔不要多想啊!”郭鸣仁连连摆手否认,脸上却笑得灿烂,“小侄只是与凌志哥和谢家两位哥哥商量着搞些新玩意!”

  “新玩意?说来听听,要是可行,叔叔也投一份!”

  郭鸣仁心里暗爽,上钩了。

  于是便将心中的构想说了一遍,其中还包括股份制、股权、股东决策权等等一系列的概念。

  听完郭鸣仁的讲述,他觉得这完全可以一试。但有些地方他还听不明白,便问道:“何谓雅俗共赏?什么叫衍生周边?”

  “所谓雅俗共赏,就是指咱们的客户群体不能只针对文士贵人,要让老百姓也看得懂看得到。咱们的戏曲里面不单有雅言的优美,也要有俗言的平凡。所有人都能看懂听懂才谓之雅俗共赏!”

  “那档次不就低了吗?士族的公子哥儿又怎肯与平民共处共赏?”

  “石叔叔,这好解决啊!咱们划分开来就行了,士族全划到贵宾区,那里视线好消费高,也代表身份的象征!富人划到会员区,视线稍次消费稍次,但是会员要续费才能保有这区域的资格。平民区就最低档了,在台下站立而视,只收取门票钱。”

  “划分这三个区域有何作用?”

  “当然有啊!人无论身份贵贱都有虚荣心,买不到票的羡慕有票的,平民区的羡慕会员区的,会员区的羡慕贵宾区的。羡慕的目光是会让人飘飘然的。”

  石豪听了觉得有道理,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西楚霸王英雄若此都不能免俗,可况今人?

  “那衍生周边又是什么?”

  “这可是歌剧院成功引起轰动后的产物了!”郭鸣仁哈哈一笑,“您也知道,三大楼的名花魁们的衣着都会有人模仿,到时候咱们的戏服呢?咱们的对象可不分高低贵贱男女老幼的!”

  石豪眼睛一亮:“对啊!生丝布匹的生意又可赚一笔了!”

  郭鸣仁隐蔽的翻了个白眼,说了这么多他也只想到赚一笔,原来富贵的想象力也有限。

魔道圣皇

Ps:求收藏求推荐票,这是写下去的动力,拜托大家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