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治国平天下从软饭开始

第21章 中秋夜(三)【求收藏推荐】

治国平天下从软饭开始 魔道圣皇 3475 2021-07-16 17:37:35

  第21章中秋夜(三)

  当郭鸣仁带着满肚子的疑问步出船仓,凌志哥就马上凑过来,“咋了?雪姐跟你说什么俏俏话?”

  看着他一幅嬉皮笑脸的样子,郭鸣仁脑子里突然闪过他一直忽略的问题,与常平的婚约!

  这么荒唐的求亲,康王居然默认了?崔家相中康王布局将来,崔世安这次南下一而再的针对我,是要破坏这婚约?

  上一手郭鸣仁既然与小郡主相爱,又怎么会突然间脑抽四处沾花惹草?

  魏国公对于老部下与康王结亲又是持什么态度?封凌志你又扮演什么角色?

  压下心中的种种猜测,满脸无奈的笑道:“我被你姐勒索了!”

  “啥?”

  “她说年后就成亲了,要我送一份大礼给她!”郭鸣仁张口就来,“还抬出我那大姐说事,说什么和我大姐亲,把我也当亲弟弟般看待,她出嫁时怎么的也要备份大礼给她,你说这那跟那嘛!”

  凌志哥听得原来如此,捂住口鼻吃吃偷笑。

  郭鸣仁没有故意压低声线,他确定前头的大凶姐姐一定听得见。果然,她回头摆了幅恶狠狠的脸。

  封傲雪再回过头来时,嘴角微微上扬。

  一盏盏水灯放下,带着各自的愿望在河中漂流。一盏盏风灯升起,带着相似的祝福飞往天空。

  郭鸣仁虽然不信这一套,但也入乡随俗,在风灯上写了几行字就将它放飞。

  “写的什么呀,画符吗?”郭滢滢对于他的字满满的正能量评价。

  “这叫笔走龙蛇!”

  “字丑就要认,我还不知道你?握笔的手法都是错的!”

  郭鸣仁:……-_-||郭·专业拆台·滢滢!

  懒得反驳,反手给了她一个大母指!

  当他转过身来时,看见常平一个人向船尾走去,而大凶姐姐一个劲的向他打眼色。

  ‘终究是要敞开来说的,但又该怎么说呢?’

  郭鸣仁叹了口气,也举步向船尾走去。

  当看到常平背影的时候,他又停下了脚步。

  江风吹起她的发梢,月光映照着侧脸。似是眼角的余光发现光影的变动,她转过身来,对着他展颜一笑。

  他也回以一笑,再次举步走近,直至与她并排而站,“郡主,我……”

  “鸣仁哥哥,你真的忘记月儿了么?”常平那双美眸如泣似诉般看着郭鸣仁。

  “我……嗯!”他点了点头。

  常平低下头,眼中失望之情溢于言表!沉默半响,又听她说道:“她很美,也很温柔!”

  郭鸣仁当然知道常平口中的她是谁,“我也把她忘了!”

  “那为何将她留在郭府?”她又抬头看着他。

  “她们身世都很可怜,我只想帮助她们!”郭鸣仁摇摇头,“亏欠了人家,总得尽量补偿吧?!”

  常平神情迷茫,她不明白。

  “这次遇刺也连累人家遭了不少罪,总不能当没事发生吧?”虽然是借口,但郭鸣仁接下来要办的事也没必要跟她说。

  常平听见他这话就很愧疚,“我想来看望你来着,但父王……父王不准我出门,不准我来找你!”越说头就越低,声音都有些哽咽了。

  两次都在青楼风流快活的时候出事,虽然是受害者,但在其他人眼中的观感就不好,何况康王?

  “没关系的!嘿嘿,听我姐说,是我当初很没皮没脸的跑到王爷面前求亲的是吧?”郭鸣仁洒然一笑,“想来王爷对我观感极差了。”

  听他说起当年那一幕,常平脸上羞意也盖不住,微微的点了点头。但听见后一句,又紧张的一个劲摇头。

  “郡主,其实我有些话想对你说。”郭鸣仁收起笑容。

  “你说。”

  “第一次出意外,我就没了记忆,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我真的想不起你,一点也想不起来,我不想骗你!”郭鸣仁认真的说道,“我知道这不是你想听到的,但我必须要讲!”

  “我不知道以前的郭鸣仁和你经历过什么!开心的、快乐的、两小无猜的,又或者是悲伤的、苦涩的,我都没有了这些记忆!”

  “所以当我知道与你有婚约这回事时,脑袋里是空白的,然后是惊讶!到现在这一刻,我都不明白自己是怀着什么心情和什么身份和你说话!”

  “你明白吗?在我的记忆里,这是咱们第二次见面!”郭鸣仁叹了口气,苦笑道:“却又是咱们第一次说话。”

  “哇”的一声,常平终究是忍不住哭了出来,一头撞入郭鸣仁的怀中不停的抽泣。

  ‘糟糕,忘了她才十四五岁的年纪!’

  都怪刚才常平的表现太过得体,才让郭鸣仁产生错觉,以为她能理性的接受他这番话。

  僵着举起的双手都不知道怎么放,‘三十几岁的灵魂,装在十六岁的身躯,怀里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这一抱下去构不构成犯罪?在线等,急!′

  安慰的抱抱?不行!推开?也不行!

  当郭鸣仁还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怀中的盒子被蹭了出来掉在甲板上。

  这下“啪”的一声,也引起了常平的注意。盒子打开了,露出里面的物事。

  她蹲下拾起来一看,是一支蔷薇花玉簪子。她看看郭鸣仁,又看看簪子,好像脑补了什么剧情,又哇哇的哭了起来。一边哭还一边把簪子放回盒里,又递给郭鸣仁。

  郭鸣仁哪还不知道糟,立刻说道:“送给你的!这这……礼物,对!都给忘了,我特意挑选的。”

  常平:……(ಥ﹏ಥ)???

  郭鸣仁:……ಠ‿ಠ

  “喜……喜欢吗?”郭鸣仁试探的问。

  常平抓起他的衣袖擦眼泪,还有鼻涕!又打开了盒子,取出簪子看了看,“喜欢,鸣仁哥哥送的我都喜欢!”

  郭鸣仁:……-_-||我有小手巾!!!

  常平好奇的看着郭鸣仁,“雪姐姐来时就提醒过我,说鸣仁哥哥跟以前不一样了,行事也奇奇怪怪的。月儿原是不信的,现在信了,说的话也是奇奇怪怪的,记忆、两小无猜是何意?”

  ‘握草,到底是谁奇奇怪怪的啊!?什么脑回路啊?听不懂怪我咯?那我走?’

  深呼吸一口气,堆起笑面:“两小无猜就是青梅竹马的意思。记忆该怎么解释你听呢?呃……以前发生过的事见过的人,你能想起来的都叫记忆。这样说你明白吗?”

  “哦!两小无猜就是青梅竹马!那何解不直说青梅竹马?”

  “怎么都纠结用词呢?”郭鸣仁捂脸,“九年义务教育没教怎么跟古人沟通呀!”

  “九年义乌啥?”常平没听清楚。

  “呃……没啥!”他不想再解释了,“郡主,这儿风大,还是回船仓吧!”他想赶快结束这个独处时间。

  “叫我月儿!”

  “呃……好吧!月儿!咱们回去吧!”

  常平点点头,当先往回走,可没走几步又停了下来。转过身来开口道:“其实你说的我都懂,你记忆里没了我,但我记忆里有你呀!以前鸣仁哥哥喜欢月儿,以后也会再喜欢月儿的!”

  郭鸣仁:……-_-||恋爱脑吗?

  “手!”常平指着他的右手。

  “咋了?”

  “伸直!”

  郭鸣仁虽然不明所以,但依然照做。只见常平抓住他的手腕抡起他的衣袖,上来张口就咬了下去。

  “呀呀呀!妈呀!松口!疼疼疼……!”

  口松开,两排牙印清晰可见!郭鸣仁哭丧着脸。

  “哼!我就是生气怎么了?就是咬你怎么了?”奶凶奶凶的说完,自己也忍不住噗嗤一笑。

  郭鸣仁:……D7N(ー̀дー́)MMP……

  “以前忘记了,现在记住了哦!”常平甜甜一笑,转身就走。

  “哈!哈哈!”郭鸣仁嘴角抽搐,巴巴的干笑。

  司马影月!有意思!

  ────────────────────

  京城,崔府。

  崔学鹏放下手中的信件,闭上双眼,指尖柔着眉心。

  这封信是建康发来的,寄信的是他安排在儿子身边的心腹家将。信中详细记录了崔世安在建康的所作所为,无一遗漏。

  派人行刺,刺客失踪,亏得当地官员认为弥勒教作妖,而又歪打正着捕获了妖人,使得这事不了了之。

  伙同王家小子胡作非为,为针对谢家封家,编排郭家小儿的谣言,想藉此离间康王与新贵一派的关系。但现在事未成反被人痛打一顿,还不知谁下的黑手。

  “废物!”崔学鹏冷冷的开口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一旁侍候父亲的长子崔世平拿过书信,仔细看完才开口道:“爹莫生气,事情不太坏!这对二弟来说,就当是个教训好了。”

  “哼,希望他醒悟才好!咱们清河崔家能屹立不倒,可不是靠这些手段的!”崔学鹏冷哼一声,“司马家想坐稳江山,无论谁上台都得依靠咱们!朝堂需要平衡,决不会一边倒的。”

  “爹说的是,想当年王谢不也跟咱们针锋相对么,现今还不是一个去巴结新贵,一个向咱们这边靠?”崔世平言语间对王谢两家的嘲讽表露无遗。

  在他眼里,晋初的王谢就是新贵一派,经年累月下来也才真正像个世族的样子。但跟他们这些旧世族比还是不如的,所以王家才紧紧抓住后族的牌子不放。

  谢家就更混不成样子,一手提拔的封家都可与之平起平坐,甚至乎隐隐压过。

  “但还是得谨慎啊!”崔学鹏提醒道,“你看咱们这次不就是后知后觉了么?年半前封光就藉着那事情把儿子赶回了老家,看似是退让,现在方觉人家高明啊!”

  年半前,封凌志和崔世安在青楼为争夺一花魁闹得不可开交。世族,要的就是脸面。虽然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但要知道京城是什么地方,多少双眼睛看着你?谁也不能退,退了就是认输。

  后来越闹越大,当街殴斗造成不良影响,司马家才出面调停,各打五十大板,让两个小年青回家闭门思过。

  封光直接就让儿子滚蛋,在众人看来,算是封家稍微退让了。

  可没过多久就传出康王与封家结亲,当时还不觉这有何不妥。可近半年来皇帝身体每况愈下,东宫太子更久病缠身。宫中更传出太后想念康王之语,这跟长公主整日介的在太后身边吹风不无关系。

  原本闲居建康的康王就再次进入众人视野,虽然近在京师的几位王爷更亲近世族,但太后的心思却无人敢忽视。

  封家一早在做准备,他们要捧康王!

魔道圣皇

Ps:求收藏求推荐票,这是写下去的动力,拜托大家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