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回到偶像成名前

第八章 他的样子

回到偶像成名前 棠棠没有糖糖 3111 2021-04-11 08:00:00

  “骗子!”

  易小溪送走医生后,在他身边坐下,握住输液管帮它升温,就听见褚叙呢喃道。

  谁是骗子?他做梦了?

  她伸手,将他额上的碎发拨开。爆满的额头上,布满细密的汗珠。她指尖停在他紧皱的眉头上,轻轻揉了揉。又划过他高挺的鼻梁,落在他干裂的嘴唇上。

  易小溪起身,到水房打了一壶热水,在盆里借了些凉水掺了掺,将毛巾打湿,拧干后仔细擦拭他额上的汗水。

  待杯子里的开水晾凉后,拿牙签沾湿后,在他干裂的嘴唇上仔细点涂着。

  褚叙到下午才醒。喉咙干涩的他发出轻微的声音,都如同被针扎一般的刺痛。

  他环视一周,确定这是在医院。病房里除了他,没有任何人。他嘲笑自己还在妄想着谁,唯一的亲人也离他而去了。

  “你醒了!”易小溪拎着保温桶进来,见褚叙眼睛定定的盯着天花板。

  听到声音,褚叙心痛涌上一股强烈的喜悦感,比他去淮海省考试时,她不远千里来看他时更甚。他艰难的转过头去看她。

  易小溪放下保温桶,试了试杯子里的水温。她转身将病床升高了些,端着水杯小心的喂褚叙喝。

  沙哑的喉咙被温热的水滋润了许多。

  “我怎么在这儿?”

  提起来,易小溪就生气:“我晚上是不是叮嘱你好好吃饭,记得冲热水澡?你差点就烧傻了。”

  褚叙没有解释热水器坏了,偏头不去看她,语气生硬:“不要你管!”

  病房安静下来,他忍不住去看她。却见她脸色平静,动作有些笨拙的盛着保温桶里的粥。

  “先吃点东西。”易小溪端着碗,在床边坐下,舀了一勺粥,轻轻吹了吹,递到他嘴边:“你两天没吃东西了,又发着烧,医生建议吃点清淡的。”食味轩的青菜粥味道也还好,正适合他喝。

  褚叙并不张嘴配合,她也不生气,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看着他。

  最后,他还是妥协了。有了第一口,后面就没有别扭的理由了。

  解决完一碗后,褚叙便不再吃了。易小溪也不强求,将剩下的盖好,等下饿了还能吃。

  “你走吧!别管我了。”

  易小溪好像没听见一样,径自拿了书坐在沙发上看。她好不容易进步的成绩,可不能松懈了。

  “我说,让你走!”他提高声音,见易小溪不理他,伸手将床头柜上的东西一股脑打落到地上,保温杯里的粥撒了出来,有些溅到她的衣摆上。

  这下应该生气了吧!走吧,都离开,他本来就是一个人。

  易小溪俯身将东西摆回原位,又拿了工具,将地上的粥收拾干净。期间医生进来查房,见病房里一片狼藉还颇为惊讶。碍于医院董事长大小姐的身份,没敢多言。

  测量了褚叙身体温度,又询问了一番后,医生才离去。

  “我要出院!”褚叙撑起身子,脑袋晕乎乎的,控制不住身体往后倒。

  易小溪眼疾手快接住他,缓缓放到病床上:“医生说,你要再观察两天。”

  褚叙翻了个身,不去看她。

  就这样躺了一下午,他耐心告罄,一把拔了吊针,闹着要出院。

  易小溪背抵着门,平静看着他将房间里所有的东西,扫落到地上,又看着他吼着要离开。

  房间里的动静惊动了值班护士,但里面的人身份特殊,没有呼叫,她们也不敢贸然进去。一群人面面相觑,围在病房门口。

  褚叙发泄完,见易小溪还是那样平静,眼神纵然的看着他,突然就没有闹下去的力气了。

  “我答应你,明天就出院好不好。”易小溪走过去,将瘫坐在地上的褚叙抱在怀中,温声安抚着。

  听到里面平静下来,护士长试探着敲了敲门,听到允许,和医生一起走了进去。

  面不改色的将褚叙拔了的针换掉,重新扎针输液。

  两人离开后,保洁阿姨就走了进来。将乱糟糟的房间收拾干净后,又悄无声息的离开。

  兵荒马乱的一天下来,易小溪也有些累了。见褚叙闭上了眼,她也趴到床边睡着了。

  期间护士进去换药时,见原本一脸戾气的少年,神色温柔的看着易小姐,空着的手,轻柔的摸着易小姐的头发。

  之前她们私下都在猜,是不是易小姐用家世强迫人家少年了,看他这幅样子,不像是对易小姐无意啊!莫非是易董事不同意?富家小姐和平民少年?

  易董事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为了医院众人口中,棒打鸳鸯的“大棒”。

  易小溪半夜惊醒,见褚叙手上的吊针不知何时被拔了。他躺在病床上,陷入沉睡,一只手上还缠着她的一缕头发。

  阳光透过窗户照到褚叙苍白但难掩精致的脸上,痒痒的。他缓缓睁开眼,下意识去摸床边。

  趴着的娇小身体不知何时离开了。

  他掩去眸中的失望。离开时应该的,谁也忍受不了他的坏脾气。

  有人在开门,他眼中重新迸发出光彩,待看清楚来人时,又渐渐黯淡下去。

  护士见他醒了,放心走了进来:“易小姐下楼买东西去了,让你别着急。”

  她话音还未落,易小溪就进来了。

  “你醒了,先洗漱一下,王叔待会儿就把早餐送来了。”易小溪放下手中的洗漱用具,平复了一下急促的呼吸。

  见没她什么事了,护士默默离开,脸上带着嗑到糖了的隐秘笑容。别以为她没看见少年眼中的神采。

  褚叙起身,拿着洗漱用品进了卫生间。

  很快就神清气爽的出来了。

  易小溪见他发梢还挂着水珠,待他上床后,拿了毛巾替他仔细擦了擦。

  王叔带着早餐来时,少年乖巧的低着头,任由小姐为他擦着头发。

  “王叔!”

  褚叙也跟着叫了声。之前爷爷出殡,多亏有他帮忙,才能那么快入土为安。

  王叔放下东西,犹疑了一下,还是当着褚叙的面问了:“小姐,褚先生……”

  易小溪看了眼褚叙,问他的意见。

  “杀人偿命!”褚叙语气阴冷,目光狠毒。

  “先让他在医院呆着,让人照顾好,别出什么意外。”

  王叔理解了她的意思,点头应下,转身离开。

  “你为什么要给他看病,你让他被讨债的人打死算了。你为什么要护着他?”

  褚叙挥开她的手,大声的质问着。

  “你现在情绪太激动,我怕你做一些让自己后悔的决定。”易小溪捡起被甩到地上的毛巾,伸手去牵他的手:“等你病好了,我们再解决这些事情。”

  褚叙躲开她的手,“我很清醒,我想要他为我爷爷偿命。甚至,我想亲手解决了他。”见易小溪像是被吓到,他又说:“我就是这样坏,这样不孝,你是不是失望了?你失望了就离开啊!”

  易小溪有点想笑,但她知道现在笑出声,肯定要把他惹毛了。所以低着头,尽量憋着。

  褚叙见她肩膀抖动着,以为他哭了。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他想,就这样吧!她伤心了就会走了。陪着他总会失望的,总会离开的。

  “你走吧!你走啊!”他指着门吼道。

  易小溪止住了笑,不管装腔作势的某人,打开了王叔送来的早餐。对比昨天买的粥,李婶准备的就丰盛了许多,除了瘦肉粥,还有几碟爽口的小菜,几块精巧的点心。

  “褚叙,先过来吃点,待会儿要挂吊针,”

  看着毫不在意的少女,他有种一拳打到棉花上的无力感。但心里的愉悦和欢喜,又瞒不过自己。

  易小溪是真饿了,不仅喝了粥,连点心也吃的一干二净。褚叙看着空空如也的碟子,有些不满,不是说好给他吃的嘛,怎么一块都不留给他。

  十点多,医生过来查房。

  “你说过今天要我出院的。”褚叙执着的看着易小溪,见她点头才同意护士扎针。

  医生轻咳一声,掩着嘴角的笑离开。霸气大小姐和傲娇小公举的cp确实挺好嗑。

  许是知道今天就能离开,褚叙很乖顺的挂完了一天的滴点。

  被司机送回家后,易小溪也跟了上去。

  “你回去吧!以后都不要再来了。”褚叙撑着门,把她挡在门外,“我以后会好好照顾自己,你可以放心的离开了!”

  易小溪趁他不注意,从他胳膊下钻了进去。

  屋子褚叙住院期间,她请钟点工收拾过了。陈设简单,但布置的很温馨。墙上贴满了褚叙的奖状,客厅的置物架上放满了各种各样的奖杯。

  茶几上摆着几张照片,都是褚叙获奖时拍得,看得出时长被人翻看,都起毛边了。

  “你出去!”褚叙想拉她,又担心伤到她。昨晚他看到了她藏在刘海下的伤疤,足有一寸长。

  易小溪继续参观屋子。褚叙的卧室里除了床,只有一桌一椅。桌上摆着他和爷爷的合照。照片里的少年笑的恣意张扬。

  “易小溪,你有没有听我说话!”褚叙跟了进来,见她拿着自己和爷爷的合照,一把夺了过来。他的动作有点大,带的易小溪踉跄了一下。他又忙伸手去扶。

  易小溪不以为意,还要继续看时,却突然被抱了起来。

  “你干嘛?”嘴上说着,身体却实诚的靠了上去,双手自然地环住了他的脖颈。

  公主抱啊!人生第一次,感觉真好。她在褚叙胸膛蹭了蹭。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