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三国之蜀无憾

十二 初到洛阳见刘宏(求推荐)

三国之蜀无憾 魏五帝 2013 2021-04-19 22:18:21

  随着张角病死广宗城告破这场动摇大汉根基的动乱也暂时的结束了,但是这场动乱也造就了很多人的崛起,本就风雨飘摇的大汉王朝更加的暗潮汹涌。

  而平定了这场动乱的功臣们都收到了大汉皇帝陛下的召唤,前往洛阳接受皇帝的嘉奖。卢植等人一接到旨意便遣返了各地征集的郡兵,带领一众将领轻车简从率先返回洛阳。

  刘备也安排管亥带领士卒返回涿郡,交还给刘焉,然后带领着愿意跟随自己的的一千士卒先返回张飞的庄园驻扎等待。自己带着张飞和十名亲卫随同卢植一同前往洛阳。

  经过几日的奔波刘备等人终于抵达了洛阳,刘备见惯了经历过黄巾之乱荼毒的惨状,一时间竟有些不能适应洛阳的繁华。这里车马不息人流攒动好似一派盛世景象。

  若不是经历过过这几个月与黄巾叛贼的交战刘备甚至以为这就是一个太平盛世。抵达洛阳之后曹操邀请刘备孙坚去他府上,刘备婉言拒绝住到了驿馆,而孙坚则是早就被朱儁邀请了,三人约好等待皇帝召见之后再相聚痛饮。

  众人进城之后都各自分开,而卢植则是将刘备送到了驿馆之后告知刘备让他准备一下等面见完皇帝后便带他拜访一些故交好友。

  卢植的好友都是什么人?只能说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这摆明了想要为刘备造势,起码在这些大佬面前让刘备先混个脸熟,以后刘备的仕途会顺畅许多。

  刘备的努力果然没有白费,卢植现在并没有获罪,反而是平定黄巾的一大功臣,而且通过了一系列的战斗十分看重刘备,准备培养他了。刘备心中暗暗激动,脸上却没有表露。

  “学生记下了,多谢老师。”

  卢植微微颔首,然后转身离去。

  恭恭敬敬的施礼目送卢植走远后才转身进入到了驿馆之中。随后派出亲卫前去寻找简雍,了解一下洛阳的动态。

  终于到黄昏时亲卫带着简雍来到了驿馆,刘备带着简雍和关羽进了房间,关羽在将张宝的财宝送到洛阳之后就收到刘备的传信便留在了洛阳等待刘备,吩咐士卒严密看守,不许外人接近。

  “玄德可是立下了好大的功劳啊”简雍见到刘备就大笑着说道。

  刘备摆了摆手,“宪和你我二人就不必如此了,都是恰逢其会罢了。”

  “不知宪和在洛阳与张让等人联络的如何了?”

  “大哥你本是汉室宗亲为何要与张让的阉宦结好?若是叫人得知必会将大哥划入阉党一派。”

  “云长你觉得阉党可是霍乱这大汉天下的根源?”

  “当然,十常侍卖官鬻爵天下民不聊生,才有张角等人煽动愚民叛乱使得生灵涂炭。”

  “云长此言差矣,张让等人不过皇帝的家奴,所掌权柄不过倚仗皇帝之威,只需一纸诏书彼等尽皆授首。”

  “兄长此言何解,若不是十常侍蒙蔽圣上,天下如何会有如此大劫?”

  “世家豪族才是霍乱天下的罪魁祸首,平民黔首的土地都被其兼并,只能为其佃农、奴仆,丰年或许还能勉强糊口度日,若是灾年少不得饿死家中老幼。”

  “若是人人能吃饱穿暖纵使张角说的天花乱坠又怎么有人冒着杀头的罪过与他造反?只是若是连活下去都成了一种奢望又有什么好惧怕的呢?”

  关羽闻言低头陷入了沉思,刘备也没有继续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关羽等待着。

  自己的作为早晚要告知两个兄弟,与其等二人对自己的做法产生质疑不如早日开诚布公统一思想。

  良久关羽抬起头来,又说道“可是终究是阉宦之流,大哥如若交往过密会对名声有损。”

  “云长放心,定不会与宦官为伍,此次不过权宜之计,一是为了保住卢师,二来也是为了我等功劳会通达陛下之处,不被埋没,日后好辅佐陛下扫清寰宇。”

  “云长,我大汉正值风雨飘摇之际,正是我辈奋起之时。纵有一时小节有失也是为了大义不夺。”

  “兄长,我知晓了,不该质疑兄长请兄长责罚。”关羽听完刘备的一席话深感歉疚,深深施礼向刘备赔罪。

  刘备赶紧上前扶起关羽,拉着他的手臂说道“兄长怎会怪罪贤弟,从结义之时咱们兄弟三人便不分你我,纵有些许误解也不会影响我们的感情。”

  见关羽终于释怀,不再纠结联系宦官之事,刘备这才转身看向简雍。

  “玄德放心,张让等人也算是守信之人,收下我等财物之后不仅没有压下玄德的功劳,还在朝会时多次提起玄德之名”

  “只是我不想玄德与其有过多牵连,故而没有通过他们求官,不过想必此次玄德立下大功封赏必不会少。”

  刘备闻言连连夸赞简雍进退有度。

  “对了,昨日我去见那张让,他说近几日皇帝多次询问玄德战功及出身,甚至还派人前去涿郡查访玄德祖籍。若是不出意外怕是要重用玄德了。”

  刘备大笑“如此便借宪和吉言俩人。”

  刘备想了想,想必刘宏是想扶植自己这个宗室后起之秀了,东汉传到刘宏这基本没几个靠谱宗亲了,刘宏好不容易见到刘备这个出身低微,没有士族影子的'自己人'若是不收为己用就太说不过去了。

  又向简雍了解了一下洛阳的情报,刘备便叫人将张飞叫来,几人又是一番开怀畅饮。

  次日一早了,刘备刚刚起床,驿馆的小吏便来告知刘备有皇帝的诏书传来。刘备赶紧洗梳干净,原来是皇帝要召见刘备而且是即刻觐见。

  刘备一愣,传旨的小宦官则是催促刘备快快随他入宫,刘备掏出一块金子塞到小宦官手中低声问道“公公可知皇帝召见所为何事?”

  小宦官掂量了一下手中金子变幻出一张笑脸,“刘校尉不必担心,皇上今日心情甚好,不似欲治罪何人。”

  刘备闻言心中一定,便随着小宦官一同前往皇宫。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