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盛京有美人儿

第五章:谁离间都不好使

盛京有美人儿 漠家初九 2217 2021-04-14 08:00:00

  七殿下,这是做了多年的纨绔,脑子坏掉了?

  一直在此逞凶的人,明明是苏漠,他怎么算到安平公主头上了?

  苏漠不着痕迹的瞟了萧煜一眼,唇角微微一勾,摩拳擦掌的走向霍公子。

  “霍公子,你准备好了吗?”

  看着这样的苏漠,霍庆哪里还顾得上想其他的,害怕的连连退了好几步。

  “你不要过来啊!”

  苏璃见他这幅吓破胆的模样,好心的大声提醒道:“姐姐,你可下手轻点,我看这霍公子的小身板无甚斤两,怕是受不住你一拳。”

  看着苏漠已经举起来的拳头,霍庆连自己带来的仆人都顾不上了,转身就跑。

  刚跑了几步,身后又传来苏璃的声音:“霍公子,今日听食全坊的一切损失,回头我们会差人好好统计清算,回头若有账单送到贵府,还请贵府到时候务必赔偿。”

  “可莫要堕了太师在百姓中的名声。”

  到了这个时候苏璃,还不忘给太师府带高帽。

  实际上盛京的百姓,根本就不知道这霍太师究竟是何模样。

  霍庆差点一个趔趄:爹,娘,苏家这两姐妹太可怕了,他以后再也不要出门了!

  苏漠见人跑远,有些得意的笑了笑。

  “瞧瞧这小短腿儿,跑的还挺快。”

  一开始这霍庆强硬的要插队时,苏漠还以为又碰上一个仗势欺人的混蛋。

  结果教训了一下才发现,这个霍庆应该就是单纯的被家里人,被身边的人给宠坏了,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坏的心思。

  但是这人她都打了,总不能突然对霍庆说。

  不好意思,霍公子,我搞错了,咱们重来。

  于是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她便决定口头上对霍庆进行一番教育,摆正一下他的三观。

  希望今日之后,这霍公子能稍微收敛一些。

  等到霍庆的身影彻底消失了,苏漠才收回自己的目光,她一回头,便瞧见自家妹妹的脸色不是很好。

  苏漠秒怂。

  “小璃,咱回家?”

  小璃出现在这里,想来是父亲已经知道她偷溜出家门之事了。

  一想到,回到家后要面对老爹咆哮的面孔,苏漠的身子不自觉的抖了抖。

  苏璃没好气的睨了苏漠一眼,想开口说些什么。

  话到了嘴边又收了回去,她转身走进了人群里。

  苏漠连忙跟安平和萧煜打了个招呼,示意自己先走了。

  随后赶紧跟了苏璃,一边追还一边解释道:“小璃,你慢点。”

  “小璃,今日之事可不怪我啊!”

  “小璃,今日之事真不怪我呀!”

  “你要相信我,是那霍庆自己撞上来的。”

  “真的,你要相信我。”

  苏璃的步伐,丝毫没有停顿,看起来似乎并不相信苏漠的话。

  与之前无条件站在苏漠这边的模样,大相径庭。

  这也算是苏家姐妹对待事务的一种处理方式了。

  对待外患时,这姐妹二人永远都是站在一块的,谁离间都不好使。

  但是这外患一消嘛,苏漠立即就怂了,她永远都被自家妹妹吃的死死的。

  谁让她总是惹祸呢。

  一直到苏璃,苏漠的身影消失在街角。

  今日这场因为插队而起的闹剧才彻底落了幕。

  围观的人群,有序的散去,留那外地来的小哥,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谁能告诉他方才发生了什么?

  为何礼部尚书府的小姐,当街逞凶,大家都这般淡定。

  萧煜瞧着人群都散去了,这才走到安平身边。

  “安平啊,看来苏大小姐今日是没时间陪你了。”

  安平看着萧煜,浅浅一笑。

  “漠儿今日能来便已经很好,听说她正被苏大人关禁闭呢。”

  关着禁闭还跑出来赴她的约,看来她对自己是一点都不设防啊!

  听了安平的话,萧煜背在身后的活络的手一顿。

  “不提她了,今日正好七哥有空,接下来的时间七哥陪你如何?”

  安平福了福身子。

  “那就麻烦七哥了。”

  这若是放在以前,安平定是不会搭理萧煜的,但是今时不同往日。

  最近萧煜同太子走的很近,于她与太子搭上话十分有利。

  “什么麻不麻烦的,同为父皇的孩子,用上麻烦二字,就太见外了不是?”

  萧煜面上虽然在笑,但是眼底却是冷的。

  “七哥教训的是,那么我的好七哥,带路吧。”

  “这就对了,不是七哥跟你吹,这盛京城,哪里最好玩,哪里的东西最好吃,七哥我可是门清儿。”

  听到吃字,安平的肚子非常给力的叫了两声,惹得安平尴尬不已,脸上不自觉的爬上一层薄红。

  萧煜像是没听到了一般。

  “说起吃,七哥想起来了,这附近有家的阳春面,味道十分的地道,正好七哥我有些饿了,咱们先去瞧瞧?”

  安平十分感激,低着头回应道:“全凭七哥做主。”

  “那便走着。”

  萧煜率先走了出去,安平连忙跟上。

  看着萧煜宽阔的背影,安平若有所思。

  苏漠这边,走过拐角之后,她便追上了苏璃。

  她还没开口,反倒是苏璃先开口了。

  “姐,你又管闲事了!”

  苏漠眉头一挑,没有否认。

  苏璃偏头瞥了苏漠一眼,随后停下了脚步。

  “姐!”

  不等苏璃说出别的话来,苏漠连忙举双手投降。

  “我错了!我错了!”

  “姐,你为何不按计划来?”

  这不是她蓄谋已久的计划吗?

  为何到了最后关头,她自己却先改变了主意?

  苏漠双手置于身前,眼眸低垂。

  “我只是瞧着那霍庆,只是被家里人宠坏了,并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人。”

  她伸手掐着霍庆的脖子时,瞧着他的脸色从白净到涨红,眼神从无畏到惊恐。

  却独独少了狠厉,那一瞬间她便知道自己下不去手了。

  苏璃瞧着苏漠眼神低垂,便明白自己多说也无意义。

  最终她轻叹了一口气。

  “回家吧。”

  这个霍庆不行,只能下次再找别的机会了。

  “好。”

  苏府。

  苏漠拉着苏璃的手,回到了府内。

  一路上,她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溜达着往堂厅去,心情看上去似乎甚好。

  被她拉着的苏璃,有些无奈,却也只能顺着她。

  姐妹二人还未到汤厅,便听到了从里面传出来的对话声。

  苏漠和苏璃齐齐,停下了脚步。

  苏漠往墙角靠了靠,苏璃一开始有些不赞同,最后还是乖乖加入了。

  “老爷,我问你话呢,漠儿和璃呢?”

  说话的人是苏府主母林惜,也是苏漠和苏璃两人的生母。

  早年林惜曾育有一子,孩子长到四岁时意外落水后夭折。

  从那以后,林惜的身体便开始每况愈下。

  后来她又力排众议,冒险替苏易生下两个女儿,这身子也就彻底亏空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