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盛京有美人儿

第十二章:得亏是苏漠。

盛京有美人儿 漠家初九 2221 2021-04-21 23:14:47

  而刘氏其实在说完那句话之后,心里便后悔了。

  只不过碍于眼前这个情形,不愿意低头罢了。

  霍庆看着自己的爹娘,因为自己闹得这般不愉快,心中产生了愧疚。

  他向前走了两步。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噗通”一声,跪在了霍启明面前。

  “爹,孩子知错,请爹爹责罚。”

  这一跪是霍庆从懂事以来,第一次主动下跪。

  可震惊坏了霍启明和刘氏,当下两人哪里还有心思再去计较其他。

  霍启明连忙将儿子扶了起来。

  责怪道:“你这是做什么。”

  “孩儿做错了事儿,理应该罚。”

  见霍庆的认错如此态度诚恳,霍启明心中最后那点气也消了。

  他语重心长的对霍庆说道:“庆儿,近日咱们家连逢喜事,虽是个好兆头,但是你须得知道,这人站的越高,就该越低调。”

  “得亏你今日遇上了苏漠,若是再任由你像之前那般,横行霸市下去,指不定捅出多大的篓子。”

  虽然霍庆今日冲撞了安平公主,但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安平公主只是一介女流,在前朝她插不上话。

  所以就算霍庆今日的所作所为,被她捅到了皇上面前。

  皇上也只会当成是同龄孩子之间,互看不顺眼的闹剧,并不会太上心。

  至于苏漠,虽然她的父亲是礼部尚书,但是苏易是个从不胡乱编排别人是非的人。

  所以他并不用担心,在朝堂上苏易会以霍庆这件事来弹劾他。

  若是今日碰上的其他人,那可就不好说了。

  霍启明可不希望自己刚升了官,就给皇上落下了一个家风不严的印象。

  刘氏没有霍启明想的那么深,因此一听霍启明这话,她就不乐意了。

  “庆儿,被那苏漠欺负成这样,我们还要感激她不成?”

  霍启明看了一眼自己目光短浅的夫人,体谅到她是在心疼儿子,决定不与她计较。

  霍庆悄悄扯了扯刘氏的袖子。

  “娘,你别说了。”

  他都跪下了,娘怎的还一直惹爹生气,回头若是又将爹爹惹生气了,他不就白跪了?

  刘氏看着自己儿子面上的祈求,这才收了继续跟霍启明较劲儿的心思。

  霍启明见刘氏闭了嘴,留下一句:“最近这几日,你就好好在家呆着,哪里都不准去。”

  说完之后他便离开了乘风院,向后院去了。

  刘氏心中一凛,正想追上去,却被霍庆拦住了。

  “你拦着娘做什么?难道没瞧见你爹往后院去了么,他定然是去找那几个小狐狸精去了!”

  刘氏的眼中充满了愤怒,这让霍庆十分庆幸,得亏自己手快,拦下了她。

  “娘,你现在追上去又有什么用,不过又是惹爹爹不开心罢了。”

  听了霍庆的话,刘氏的眼里布满了不可置信。

  “你到底是我儿子,还是那几个小狐狸精的儿子,你怎的帮着她们说话。”

  说到最后,刘氏居然一副快哭出来的模样。

  似乎儿子替别人说话这个认知,比她看着自己的丈夫去找别的女人这事儿,更让她伤心。

  瞧着刘氏这般不依不饶,霍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转身回了房内,并重重的关上了门。

  ‘嘭’的一声重响,吓了刘氏好大一跳。

  她知道儿子这是又在使性子了,当下哪里还有心思管霍启明去找谁了。

  “庆儿,娘错了,娘不去拦你爹,娘就陪着你,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霍庆不搭理她,刘氏又唤了几声。

  “庆儿,乖,不生气了!”

  “庆儿,娘错了。”

  “庆儿,不生气了好不好。”

  躲在被窝里的霍庆,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这才瓮声瓮气的开口说道:“娘,我有些困了,想睡觉了。”

  这是在下逐客令。

  听到了霍庆的声音,刘氏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的庆儿还理她就好,那管是不是逐客令。

  “好好好,你好好休息一会儿,娘去厨房亲自下厨给你做你喜欢吃的。”

  “嗯。”

  刘氏三步一回头的离开了乘风院,霍庆听到屋外没有动静了,一下便从床上爬了起来。

  经过他爹娘闹了这么一遭,霍庆被苏漠吓狠的心绪,总算安定了下来。

  他回想着今日发生的一些细节,恨不得自己找个地缝钻进去。

  仔细想想他除了刚开始被苏漠掐了脖子之外,好像后面苏漠也没有对他做什么其他的。

  不过就几句话而已,自己怎的就被吓成那副模样了?

  霍庆越想越觉得自己的丢人,真的丢人丢到家了。

  就算爹不说让他不要出去,他近几日都不好意思出门了。

  不过...

  这个苏漠确实比盛京里的其他贵女特别些,模样也比其他贵女俏一些。

  与此同时,正在院子里的苏漠,莫名的打了一个喷嚏。

  她揉了揉自己的鼻尖心想:定然又是哪个被她揍过的悲催货,在她背后骂她?

  七日后,在家躲了好几日的霍庆,终于忍不住出门了。

  他走在盛京的街道上时,心中既害怕遇上苏漠,又有些期待遇到苏漠。

  近几日,闲来无事时,他总会想起苏漠,心中对苏漠由开始的怕,慢慢的多了一些其他的因素。

  至于那多了因素是什么,霍庆一时半会儿也想不明白。

  这不就上街来找答案了嘛!

  霍庆路过一间茶楼时,突然从头顶上传来一声:“霍兄。”

  霍庆抬头一看,居然是个老熟人。

  户部尚书家的庶子——佟风。

  佟风的年龄与霍庆差不多,模样算不得特别出色,也属于中上乘的长相。

  平日里没啥别的爱好,就是喜欢混迹在茶馆与市井之间,收罗一下最新的八卦。

  “有事儿?”

  霍庆的心中对嫡庶之分,虽不是特别在意,但是这般公然跟别人家的庶子混在了一起,他总归是要顾及一些的。

  “最新的趣事儿,你听不听?”

  一听有新八卦,霍庆还哪里还管什么嫡庶不嫡庶,顾及不顾及的。

  “等着。”

  说完霍庆便毫不犹豫的踏进了茶楼。

  很快便出现在了佟风所在的包厢内。

  他茶都来不及坐下喝,一进去便直截了当的问。

  “说,什么趣事儿。”

  “霍兄别急,来坐下喝杯茶。”

  佟风一边说一边给霍庆沏茶。

  瞧着佟风这样,霍庆知道,今儿应该是要消遣在这了。

  他从善如流的坐了下来,佟风立即将刚沏的一杯新茶推到了他的面前,示意他尝尝。

  霍庆端起了抿了一口,就放下了。

  茶这玩意儿,给他喝了,他也分不出个好赖来。

  但是对上佟风的目光时,霍庆还是淡淡的吐了两个字:“尚可。”

  佟风一听喜滋滋的,霍庆说尚可应该就是满意的意思。

  进来半天,坐也坐了,茶也喝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