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盛京有美人儿

第十三章:传闻不可信

盛京有美人儿 漠家初九 2219 2021-04-22 20:46:43

  这个佟风怎的还不开说?

  想到这里,霍庆忍不住轻啧一声催促道:“别卖关子了,到底有什么趣事儿,赶紧说出来听听。”

  佟风听罢,也不继续拿乔了,他靠近霍庆神神秘秘的说道:“程言要回来了。”

  霍庆听后眉头轻皱,一脸茫然

  “程言...是谁?”

  他认识这个人吗?

  不然这佟风的语气,怎么讲的他好似跟这个程言很熟悉一般?

  佟风看见霍庆表情如此茫然,忍不住有些诧异。

  “你居然不知道吗?不能吧!”

  不是和苏漠结梁子了吗?这事后都没去查一查苏漠的底细?

  还是说没来的去及查?

  霍庆越发的茫然了。

  “我该知道他吗?”

  程言一听就是个男人的名字,他为什么一定要知道一个男人的名字?

  很有名的才子吗?

  他又不准备考取功名,记住这些做什么?

  佟风急了:“程言啊,苏漠的前未婚夫,将军府的大少爷,你真不知道他?”

  “哦,我为什么要知道他。”

  将军府大少爷怎么了?他还太师府的大少爷呢!

  看着霍庆冷淡的样子,佟风有些拿不准了。

  他以为,霍庆前阵子与苏漠结了梁子,听到这个消息应该高兴才是。

  结果反应居然这么平淡?

  不应该啊!

  程言哎!

  迄今为止,唯一一个让苏漠栽跟头的男人。

  苏漠在盛京横行的这几年,不知有多少人在背地里倾佩他的。

  然而霍庆才不管什么程言,张言,李言的。

  他的重点居然在于。

  “为什么是前未婚夫?”

  佟风正在喝茶听到霍庆这般问,差一点呛着。

  他放下茶盏,对上霍庆的眼神,这才娓娓道来。

  “苏漠和程言是从小定的亲,两人算是青梅竹马。”

  霍庆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

  “但是五年前,程言和苏漠之间有了龃龉,两人的婚约也因此作罢了。”

  听到这里霍庆的瞳孔忍不住收缩了几分,只是他并未开口,而是静等着佟风的下文。

  原因,他想知道程言解除婚约的原因。

  结果佟风却说:“至于这其中的具体缘由,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霍庆竟忍不住有些失望。

  “不过坊间有传闻,说是因为苏漠太过凶悍,程言无法忍受了,二人因此才解除的婚约。”

  霍庆听罢,直接不屑的说了一声:“坊间传闻,又有几分可信度?”

  这一句话怼的佟风一愣,随后连忙说道:“霍兄说的是”

  霍庆不再说话,这让佟风不禁有些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听错了。

  不然他怎么感觉这个霍大公子,方才是在替苏漠说话呢?

  霍庆也反应过来,自己方才有些不对劲,便生硬的转移了话题。

  “你所说的趣事儿,便是指这个吗?”

  佟风不解:“难道这不算趣事儿吗?”

  根据霍庆跟苏漠的恩怨,这该算的上是趣事儿了吧?

  结果霍庆居然冷冷的回了他两个字:“无聊。”

  这种事儿,哪里有趣了。

  霍庆说完便起身往外走。

  霍庆的态度摆明了,对程言这事儿没兴趣。

  佟风便不也好多留,只好起身相送。

  “霍兄慢走。”

  直到霍庆走出去好久,佟风都在回味着霍庆那句无聊。

  他始终想不明白,霍庆怎么会对这件事儿不感兴趣呢?

  这可是他废了好大功夫,打听来的。

  就为了能与霍庆说上话,拉近点关系。

  结果竟然一点用处都没有。

  真是白废了他一番功夫。

  与此同时苏府内。

  苏漠正在院子里舞剑,她右手持剑,剑剑凌厉,气势如虹,可是还未舞几下,手中的剑便掉在了地上。

  兵器与地面碰撞,发出一声脆响。

  苏漠没有第一时间去捡,她呆呆的看着自己右手。

  唇角勾起了一抹凉薄,五年过去了,终究还是没能过去那道坎儿!

  苏璃从院外走进来的时候,苏漠已经将地上的剑捡了起来,换到了左手。

  她看见苏漠挽了一个漂亮的剑花,非常配合叫了一声好。

  同时心中有些惋惜,她的姐姐原本是可以,双手一起挽出漂亮的剑花的。

  苏漠收了动作,将剑背在身后,转向苏璃询问道:“是有什么新鲜事?”

  平日这个时候,苏璃都在账房忙着呢,哪里有空来看她练剑。

  苏璃也不多做什么铺垫,直接了当的说道:“老夫人病了。”

  苏漠的身形微滞,看了苏璃一眼,随后从新开始舞起了剑。

  苏璃知道,姐姐的心乱了。

  她口中的老夫人,是将军府的老夫人,也就是程言的奶奶杨氏。

  小时候,杨氏对苏漠很好,说她把苏漠当成自己的亲孙女都不为过。

  可是从五年前苏漠和程言解除婚约之后,苏漠再也没有登过将军府的门。

  眼见着中秋在即,这个节骨眼上,将军府传出老夫人病重的消息。

  也不知是好是坏,是真是假。

  瞧着苏漠剑锋凌厉的削开了几片落叶。

  苏璃询问道:“你可要去瞧瞧?”

  苏漠没有回答,她依旧舞着自己的剑,好似没听到一般。

  “老夫人病重的消息,现在整个盛京都传的沸沸扬扬,据说她可能撑不过这个冬天,恐怕不日皇上便会下旨,将程将军他们召回来了。”

  苏漠听后依旧不为所动,只是剑锋越发的凌厉了,看得人不禁胆寒。

  不是苏璃想在苏漠的伤口上撒盐,只是有些事儿逃避了这么久,总得面对。

  苏璃瞧着苏漠面色沉如水,心知不能继续说下去了。

  便故作轻松的说了一句:“看来今年的中秋宫宴,会有更多的好戏看了。”

  回应她的只有“簌簌”的舞剑声。

  苏璃有些自讨没趣儿,最终她轻叹了一声,转身离去了。

  待苏璃走后,苏漠停止了舞剑。

  她望向了院子里那棵又已经长得郁郁葱葱的棕榈。

  稍加注意,便不难看出在它的树身上,有一个明显的手掌印。

  程言!

  .....

  苏璃预料的不错。

  翌日朝廷便搬了旨,宣镇远大将军程远,携其子程言以及众家眷归朝侍疾。

  这个消息一出,整个盛京看热闹的人,一下便多了起来。

  一时之间,平日里,了无人迹的礼部尚书府外,变得热闹无比起来。

  总有那么些好事者在外头晃荡着,生怕错过什么好戏一般。

  毕竟当年苏,程两家的关系,在这盛京里可是出了名的好,若不是五年前那桩事儿...

  不过,听说最初的时候,苏大人和程将军就是死对头来着。

  二十多年前,盛京有一文一武两位公子,十分受盛京女子追捧。

  文的是年纪轻轻官便拜尚书令的苏易,武的便是镇远候府的嫡长子程远。

  程远从出生便是天子骄子,一直在盛京城一人独享着别人的追捧。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