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盛京有美人儿

第二十章:下药于无形

盛京有美人儿 漠家初九 2219 2021-04-29 19:13:57

  虽然最后没有彻底断掉,但是几乎已与废了无异。

  以后这只手再也不能舞刀弄枪,对于练武之人来说可不就是废了么?

  苏漠胸口一滞,虽然早有预料,但是当她亲耳听到这个消息,一时之间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她轻笑了一声,故作轻松道:“看来,我再也不能用双手舞出漂亮的剑花了,好在我从小练的双手剑,也不至于从头再来。”

  然独孤宸却并不给她自我安慰的机会:“你以后跟着我学武功,与从头再来无异。”

  苏漠一噎,不禁苦笑了一下。

  随后强装镇定的说了一句:“师傅说的有理。”

  说完之后,她便闭上了双眸。

  心底的苦涩蔓延,她害怕自己流泪的狼狈模样,給独孤宸瞧了去。

  独孤宸瞧见了她眼角的泪,随后淡漠的移开了眼,心中并未起任何怜悯之心。

  “虽然你的右手不能练武了,但是日常使用与常人并无区别,所以你也不必太过介怀。”

  任何人在做任何一个决定之时,最后都要为自己的决定,所产生的后果负责。

  从苏漠决心用右手换生机的时候,便已经注定了现在这个局面。

  更况且只是右手今后不能练武了,却让她换下了她和程言两条命,说到底她还是赚了。

  独孤宸那话听着像是宽慰,实在不过进一步的让苏漠清楚。

  自己右手废了,以后不能拿重物,不能提剑了。

  这让从小就以自己使得双手剑为豪的苏漠,如何接受的了?

  因为独孤宸这一而再,再而三的往自己伤口上撒盐的举动。

  将苏漠本就强忍着不破防的内心,说的十分浮躁。

  她不禁有些委屈,说到底不能练武的人不是独孤宸,所以他才能说的这般轻描淡写。

  可是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对她,一定要这样,一遍又一遍,一遍又遍的提起这事,来刺激她的伤口。

  苏漠只觉的心口有一团火在烧,那团火迫切的想找到一个突破口宣泄出来。

  最终苏漠亲手灭了心中的那团火。

  克制的说道:“多谢师傅宽慰。”

  之后她便一言不发,假装重新睡了过去

  尽管她的内心十分想宣泄出来,但是她还是选择了隐忍。

  因为是她自己做的决定,她没资格去怪任何人,这是她应该承担的后果。

  若真要怪的话,她只能怪自己。

  怪自己不够强大,怪自己太过天真。

  所以才会遭了别人的道,并因此而失去了一只手。

  反观独孤宸,他将苏漠的这些挣扎都看在眼里。

  他对苏漠现在的这个反应很满意。

  遇事先从自身找原因,不迁怒他人,不肆意责怪他人。

  长此以往她终将变得强大。

  这是独孤宸作为苏漠的师傅,给她上的第一课。

  独孤宸不再去反复提及苏漠的伤口,转而说道:“你才刚醒,先好好歇着吧,其他的事儿不必想太多。”

  说完独孤宸便准备走。

  脚刚踏出去,他突然想起什么,又折返回到苏漠床前。

  “对了,有件事我想你应该知道一下,在你昏迷期间,朝廷新封了一个公主,封号安平;很巧的是,这安平公主在上京受封的途中,救下了一个男人。”

  听到公主二字,苏漠的眼睑微动。

  安平...公主....,应该就是带走程言的那个公主吧。

  独孤宸知苏漠一直以聪慧出名,定然是想到了他口中的公主和男人是谁,便也不继续绕弯子了。

  “因此现在整个盛京都知道,安平公主在来盛京的途中,救下了被歹人追杀的将军府嫡子,不仅折损不少随队侍卫,自己还受了些伤。”

  独孤宸说完之后。

  暗自观察了一下苏漠的情绪,发现她居然除了一开始动了动眼睑之外,再也没有了其他的反应了。

  这可奇了。

  她就这般相信自己那个未婚夫吗?

  要知道这可是救命之恩!

  而且对方还是个公主!

  这若搁在常人身上,怕是要谱写一段美救英雄,英雄以身相许的佳话的。

  苏漠被独孤宸盯得久了,最终不得不睁开眼。

  她看着独孤宸说道:“从她抛下了我,只救走程言开始,我便预料到这个结果了。”

  安平公主会对外宣称她救了程言,苏漠一点都不意外,毕竟程言是将军的嫡长子。

  将军府的人情,这可不是谁都拿的到的。

  只不过相较于这个什么安平公主,她只是对程言深信不疑罢了。

  她不信,和程言十几年朝夕相伴的情谊,是别人几日便能取代的了的。

  独孤宸有些诧异。

  “所以是你一点都担心?”

  苏漠颔首:“他是我未婚夫,我自然是相信他的。”

  独孤宸瞧着她面上的情绪,浅薄的笑了笑没再说话。

  因为他实在是不知道该说苏漠天真,还是该说她蠢。

  救命之恩,不比其他。他不相信这个所谓的安平公主,只是单纯的路过救下人这么简单。

  无论那程言,后面会不会跟这个安平公主有什么交际,只要有这一次的舍身相救。

  安平这个女人,对于程言来说,就终归与别的女人是不一样的。

  更何况,她还是带着目的而救下的恩情!

  保不齐她后面还有什么阴谋等着程家。

  亦或是苏漠。

  从她明知苏漠的身份却不救她开始,她约莫就在计划着下一步了吧。

  要知道,这世上要让一个人变心,有很多种办法。

  偏偏那个安平还是个属于不择手段的。

  这些话独孤宸并不准备跟苏漠讲。

  有些事儿亲历比耳听的效果好一千倍。

  况且他并不觉得苏漠现在能听得进去。

  于是他留下一句:“你自己心里有数便好。”

  之后就离开了苏漠的房间。

  独孤宸走后不久,苏璃和苏易便先后醒来。

  苏漠看着两人,想到前面自己同独孤宸聊了这么久,他们都没有一丝动静。

  不由得对独孤宸心中起了几分忌惮。

  下药于无形。

  这个男人很危险。

  她以后要小心些。

  苏璃看到清醒过来的苏漠,喜极而泣。

  她本就通红的双眸,眼泪簌簌的便往下落,显得整个人都可怜兮兮的。

  她带着哭腔控诉道:“姐姐,你可算醒了,你真的要吓死我和爹爹了。”

  连续躺了七八日,一直不见醒。

  她好几晚都做梦,梦到苏漠没醒过来。

  她哭了好久。

  苏漠见苏璃哭的这般伤心,知道她应该是吓狠了。

  连忙轻声哄着:“好了,不哭了,不哭了。”

  “我这不是醒了吗?”

  “没事儿了,没事儿了。”

  “在哭可就不好看了。”

  ......

  苏漠哄了苏璃好一阵,苏璃这才堪堪止住眼泪。

  相较于情绪外露的苏璃,苏易便比较隐忍的多。

  看到苏漠醒来,还会安慰人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