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盛京有美人儿

第二十七章:你算什么东西(为了月票)

盛京有美人儿 漠家初九 2217 2021-05-04 19:39:42

  苏漠姐妹二人对程言的话,充耳不闻自顾自的继续往前走着。

  前面苏漠已经被他说的那般不堪。

  若再让程言看到她现在这副吐血的狼狈模样,免不得又是一顿挖苦。

  她何必上赶着给人糟践。

  程言从小到大,没被她们姐妹二人这般无视过。

  一时之间气血上头直接脱口而出:“苏漠,你不是要退婚?走这么快做什么?难道是想欲擒故纵?”

  “我告诉你,今日这婚必须退。”

  “但是你说了不算,你记清楚是我,程言不要你了!而不是你苏漠甩了我。”

  这番话一出,苏漠和苏璃果然同时停了下来。

  苏璃转身看向程言,表情里满满的都是离谱,她好似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

  要不是现在苏漠的身体状况不好,她就直接冲上去打他了。

  这个王八蛋!

  苏漠伸手缓缓擦掉了嘴角的血迹,随后转身看向程言。

  和以往总是双眸含情看向他的目光不同,此时苏漠那双上挑的凤眸里,盛满了冰冷,看的程言心头陡然一凉。

  他这才惊觉过来,自己似乎说错了话。

  苏漠松开苏璃走向程言,嘴里一字一句认真的问道。

  “你说让我记住,是你程言不要的我?”

  程言语气一滞,忍不住想退缩。

  然苏漠却并不准备就这么算了,今日她一忍再忍,眼下已忍无可忍了。

  就在程言组织措辞时,苏漠扬起了左手,毫不犹豫的一耳光打在了程言俊秀的脸上。

  “你算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退婚?”

  其实退了婚也好!

  经过今日之事,她与程言二人若是最后成了婚,那才叫荒唐。

  他说她善妒她忍了,说她歹毒她忍了。

  但是说她欲擒故纵,让她记清楚是她被甩了。

  这下是真的忍不下去了。

  所以最后她动手了。

  去他的什么知书达理,善解人意。

  程言捂着自己被打的右脸,满眼的不可置信。

  他震惊的看着苏漠,他没想到苏漠居然跟他动手。

  姗姗赶回来的苏易,正好听到苏漠那句话。

  心中本就对程言今日的行径有些不满,听到苏漠这话之后更是怒不可遏。

  程言这混小子,要退他女儿的婚?

  他怎么敢!

  苏易气血上头,直接给程言的另一半脸来了一耳光。

  “你有什么资格,退我女儿的婚事。”

  狗东西!

  他女儿为他受伤,这厮半月不登门不说,一登门就带着怒气来,还要退婚?

  好!退婚就退婚!

  他这么优秀的女儿!

  程言这样的狗崽子根本就不配!

  苏易这一举动,打蒙了程言不说。

  跟在苏易身后来的程远夫妇也蒙了。

  程言再有错那也是他程家的孩子,苏易这般是不是有些越俎代庖了。

  只见程远面色一沉:“苏兄,你这般做可就有些过分了。”

  苏易当着他的面打他儿子,这不是打他的脸吗?

  苏易一向淡定从容的面上多了些急言厉色:“我过分?你听到漠儿刚才说什么了吗?你的好儿子要跟她退婚!”

  “他凭什么退婚!他有什么脸面开口,退我们家漠儿的婚?”

  “你以为你的好儿子,今日是怎么能好好的站在这跟她说话的?是我的女儿,是我女儿拼尽全力,弄了自己一身伤,才把他救下来的!”

  苏易的话犹如抛下了一记重磅炸弹,炸的程家三人耳内嗡鸣。

  过了好久,程言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他语气充满了不可置信:“苏伯伯,你...你方才说什么?”

  就在苏易准备开口解释的时候,苏璃突然一声惊呼。

  “姐姐!”

  苏漠终于支撑不住,整个人像一只断线的风筝一般,直直的倒了下去。

  苏易一边伸手去接住女儿,一边对苏璃说道:“璃儿,快去叫郑大夫。”

  苏璃听后立即向府外跑去。

  程言想伸手去接,却有人抢先一步,将苏漠捞走了。

  苏易一眼便认出来,抢走自己女儿的人是前些日子,送女儿回来的那个男人。

  程言则只觉眼前一片红影闪过,待他看清楚了那个捞走苏漠的人的容貌之后。

  他下了这样的结论:模样很出挑。

  在这盛京,恐怕再难找出,皮相比他更出挑的男人来了。

  独孤宸捞走了苏漠,最后落在了院子里那颗很茂盛的棕榈树下。

  随后抱着苏漠坐在了一旁的石凳上。

  他从善如流的掏出一个颗药丸给苏漠服下。

  下一秒,苏漠便猛地吐出大口后鲜血来,将地面染得殷红。

  接二连三的变故,惹得在场的众人,皆被吓得面上失去了血色。

  好在苏漠吐过血后,面色好似恢复了几分。

  他们这才放下心来。

  程言对上独孤宸,眼中满满的都是敌意。

  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是谁?

  和苏漠是什么关系?

  这是个男人会是苏漠半月不去看他的理由吗?

  他迫切的想知道这一点。

  但是他不敢妄动,因为他能感受到这个男人的武功在他之上。

  独孤宸却是凉薄一笑,眼中懒懒散散的就像是个过客。

  “程公子,你莫要拿那个眼神瞧着我,就在方才,苏小姐已经与你解除婚约了,你们俩现在没有任何关系。”

  程言强压着心中的怒气,语气沉沉的问道:“你是谁?”

  他不会和苏漠解除婚约的!

  绝对不会!

  方才说出那样的话来,不过是为了让苏漠留下的手段。

  然独孤宸并不准备回答他的问题。

  而是转而说道:“你不是很想知道,这过去的半个月里,她为什么没有登你将军府的门?现在我替她告诉你!”

  程言刚想说你有什么资格替她,便看到独孤宸伸手掀起了苏漠的衣袖。

  她手臂上一条条狰狞的疤痕露了出来,虽然已经结了痂,但是依旧看的人触目惊心。

  若是方才苏易的话还让他们有疑虑,眼下看到苏漠手臂上的伤痕,便什么疑虑都没有了。

  程夫人更是直接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眼泪顺着她娇媚的脸颊流了下来。

  这孩子怎么这么傻。

  程言全身忽然像被抽干了力气,整个人都有些站不稳了。

  他想到了自己之前对苏漠说的那些恶毒的话,想到苏漠昏迷前说的那些话。

  愧疚之感油然而生。

  明明有那么多解释不通的地方,他为什么不多想想?

  他为什么会不相信苏漠?

  他明明曾经说过这辈子会永远相信她的。

  独孤宸看到程言面上的后悔之色,心中只有满满的讽刺。

  可是他并不准备就这么轻易的放过程言,他要让他永远活在愧疚之中。

  “你知道被人一剑砍中肩骨,是什么滋味儿吗?”

  独孤宸一边用自己空出来的,那一只手比划着了。

  程家人见了齐齐变了脸色。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