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盛京有美人儿

第二十八章:莫脏了苏府的地(为了月票)

盛京有美人儿 漠家初九 2212 2021-05-05 00:24:10

  苏易则别过了脸去,脑子里都是苏漠当日受伤的画面。

  独孤宸估摸着自己喂给苏漠的药丸应该起效了。

  见程言不说话,他也不再继续坐着了。

  起身抱着苏漠就准备往她的槿院去。

  程言见状立即上前去拦:“你要带她去哪儿?”

  他想出手将苏漠从独孤宸手中抢过了,但是又担心会加重苏漠的伤势。

  独孤宸眼神幽幽的看着程言,看的程言有些头皮发麻。

  就在程言感觉自己快要坚持不住之时。

  独孤宸又变回了那一副慵懒的模样。

  嘴上吊儿郎当的说着:“托程大公子你的福,本来我们小钰鄢为了救你,就差点搭上一条命。”

  “这好不容易静心修养半月,才堪堪养回了半条,结果你前面的两掌,又差一点要了她好不容易养回的半条命。”

  “所以区区在下不才,眼下要先带她去疗伤了。”

  说完之后,独孤宸便越过了程言,向后院走去。

  这轻车熟路的模样,好似他多次出入苏府一般。

  程言的脑海不断回想着独孤宸的话。

  为了救你搭上一条命。

  好不容易养回半条,你的两掌又差点要了她的命。

  以至于他连独孤宸刻意叫了苏漠的字来刺激他,都未曾主意到。

  他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右手,就是这只手出手打伤了她。

  脑子里划过一个念头,程言眼中闪过一抹厉色。

  他掏出了苏漠曾经送自己的匕首。

  程远见了怒喝一声:“孽障,你要做什么。”

  随后立即飞身来到程言面前,一把夺过他手中的匕首。

  这个逆子方才居然想自残!

  程言抬头看向自己爹爹,两行清泪流了下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懊悔处。

  程言哭着说道:“爹,漠漠她拼了命救下我,我却恩将仇报打伤了她!”

  言语之中满满都是自责。

  程远看着这样的儿子,有些痛心疾首。

  将军府,人丁稀薄,没有那么多腌臜之事。

  所以他从小都过的比较顺风顺水,从未经历过任何的阴谋算计。

  所以这一次才会被有心之人利用。

  他其实一早就在怀疑,安平公主救下程言这桩事的真实性。

  明明是程言和钰鄢一起出的城。

  怎么会那么巧的就遭遇了袭击,又那么巧的程言被路过的安平公主救下。

  这个过程中,和程言一起出城的钰鄢呢?

  钰鄢去哪了?

  他清楚钰鄢的为人,是绝对不会做出丢下程言,独自逃这种事儿的。

  只不过因为他一直没有证据,程言最近又经常不着家,他便也就没刻意在程言面前提及。

  他担心万一真是他自己小人之心,岂不是让人寒了心。

  结果便照成了现在的局面。

  有道是养不教,父子过,程言今天会对钰鄢出手,他这个当爹的也有责任。

  他未能尽到教导之责。

  钰鄢救了程言的命,程言却恩将仇报。

  于情理上将他自废一只手,也算说的过去。

  但是眼下钰鄢昏迷不醒,程言在这个节骨眼上自残,他自是要拦的。

  “你这条命既是钰鄢救回来的,从今以后你的命便是她的。”

  “没有她的允许,你不准做任何伤害你自己的事。”

  “只要她同意,你自残也好,自尽也罢,我绝不拦着。”

  程远说的严肃,上官菀听的心惊。

  期期艾艾的叫了一声:“夫君~”

  把程言的命给钰鄢她没意见,但是儿子要自残,他怎么能这般说呢?

  苏易却是冷哼一声:“程言,伤人是你,退婚是你,现在要自残的人还是你,你这条命我们家漠儿不稀罕,所以你要死,要自残都滚远些,莫要脏了我苏府的地。”

  都说女婿是老丈人的天敌,苏易以前小时候看程言倒是蛮顺眼的。

  长大之后他是越看越不顺眼,眼下程言做出这样的事儿,他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好脸色的。

  气氛一下陷入了僵局。

  这时,苏璃带着郑大夫回来了。

  看到院子里没有苏漠的声音,便开口问道:“爹,姐姐呢?”

  郑大夫是被苏璃一路拉着跑过来,好不容易到了地方,他连忙靠着一旁的顶梁柱子喘着粗气。

  “回她自己院子里疗伤了。”

  苏璃一愣,姐姐不是昏迷了吗?

  怎么还能自己回院子。

  转念一想不对啊,她都昏迷了怎么给自己疗伤。

  苏璃一下联想到了姐姐昏迷那几日,日日都来给姐姐运功疗里内伤的红衣公子。

  难道是他来了?

  苏璃看向自己爹爹,向他求证。

  只见苏易微微颔首,苏璃一只悬着的心,放了回去。

  有那个红衣公子在,姐姐肯定会没事儿的。

  这个郑大夫就先让他喘会儿气吧。

  苏璃的目光在院中一扫,发现程言还在,没好气的说道:“你怎么还在这,我姐姐已经如你所愿,伤上加伤了,你还不满意吗?”

  程言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小璃儿,我.....”

  苏璃冷眼看着程言,无情的打断了他:“别叫我小璃儿,那是我姐姐叫的,你!不!配!!”

  程夫人双手紧了紧,忍不住出声说道:“小璃,你程言哥哥他已经知道错了,他也是受人蒙蔽,也是受害者,你别这样好不好?算伯母求你了。”

  苏璃耐心的听上官菀说完后,出声回道:“程伯母,我叫你一声伯母,是念及你是长辈,我应该尊重。”

  “但是程言,他对我姐姐做了那样的事儿,我爹会顾及跟程伯父的数十年的同僚之情,并不代表我会隐忍。”

  “我现在没拿扫帚赶他,已是给他尽了颜面了。”

  “所以!请你!现在!立即!马上!从我家滚出去。”

  苏易看了程言一眼,出声叫住了苏璃。

  “璃儿,我们去看看你姐姐怎么样了吧。”

  言下之意便是,把程言交给苏漠处理。

  苏璃冷冷的看了程言一眼,随后转头对已经缓过来的郑大夫,温和的说道:“郑大夫,请跟我来。”

  苏璃的脸色转变的如此之快,让一旁的程远夫妇和程言都尴尬不已。

  苏易和苏璃父女二人,不再去管程家三口,直接带着郑大夫走了。

  院子里只剩下程家三人。

  上官菀看向自己的夫君,等着他的决定,是离开还是跟上去。

  只见程远长叹了一口气说道:“一起去看看吧。”

  他和苏易都不是婆婆妈妈的人,所以今日程言和钰鄢这桩事得有个了结。

  况且程言还将苏漠打的重伤昏迷。

  于情于理,他们都应该在苏府等着苏漠醒来。

  一家三口去槿院的一路,都很沉默。气氛有一点压抑。

  上官菀对这种沉默有些受不了了,便忍不住开口问自己夫君:“真的要退婚?”

  程远没有开口。

  ———题外话———

  关于更新,之前是一天更新一章,目前是一天更新二章。

  因为最近更新的剧情,都是五年前的回忆剧情,所以我有一点卡文。

  感觉怎么写都不满意,所以经常改了又改,导致更新时间不太稳定。

  等这段剧情结束了,我回尽量把更新时间,调整回早八或者晚八的样子。

  最后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漠家初九

感谢各位追文的小可爱。   你们的评论虽然我没有每一条都回,但是每一条我都看到了。   欢迎各位小可爱在评论区,对剧情进行留言评论。   本来虐程言的桥段还有几章的,但是看到好多小可爱都说。   让我虐程言,虐程言,我就改了剧情。   最后麻烦各位看书的小可爱,不要在我的书评区,ky别的作者我看到了会删评的哦。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