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盛京有美人儿

第三十章:挖你墙角?(来了,来了)

盛京有美人儿 漠家初九 2218 2021-05-06 01:04:01

  程言看着独孤宸在苏漠的院子里,宛若主人一般的姿态,心里恨得牙痒痒。

  但是他做的桩桩件件,又都是为了苏漠,因此他想发作也没什么资格。

  屋内,苏璃解开苏漠的衣衫,发现她右肩的伤口果然裂开了。

  看着那血肉模糊的伤口,苏璃心中对程言又多恨上了几分。

  但是很快她便收起了这份恨意,眼下给姐姐治伤要紧。

  她稍加清理了一下苏漠的伤口,随后拿去桌边的烈酒喝了一口。

  喷在苏漠的伤口上,郑大夫说这样可以有效防止伤口恶化。

  这烈酒一洒上去,直接惹得昏迷的苏漠,痛哼了一声。

  屋外,管家很快奉上了新茶。

  独孤宸不紧不慢的给自己沏了一杯,随后端起小酌了一口,便又放回了原处。

  他转头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他的身上,那程言看他的目光更是想将他生吞活剥了。

  他唇角勾了勾,回看向程言。

  程看懂了独孤宸的挑衅,眼神微眯:“你其实一早就来了。”

  不然他怎么知道他打了苏漠两掌。

  独孤宸未置可否,但是他神情告诉程言。

  他猜对了!

  “如此看来你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人,你和安平公主是一伙的?”

  程言逼近了几分,似乎这样能让他有更强的气势一般。

  结果独孤宸回应他的只是浅薄一笑。

  “程大公子,追根究底那安平公主也算是救了你,你如此在背后说自己救命恩人,是不是有些不妥当?”

  独孤宸的语气听着温和,实际就差指着鼻子骂他忘恩负义了。

  程言脸色一白,他总觉得这个红衣男人来路不明,担心他对苏漠别有所图。

  程远看着自己儿子完全被这个红衣男人压制,忍不住上前去他解了围。

  “阁下究竟是谁?”

  说话的同时,还拿出了自己之前在军中处理奸细时的魄力来。

  结果独孤宸丝毫不买账,他端起了桌上的茶喝了一口,润了润嗓子。

  “这是儿子说不过,换老子出面了?”

  程远面色一僵,审讯犯人他有的是手段,但是这个男人并不是犯人,所以他的那一套不能用在他身上。

  程远父子,接连受挫。

  苏易见了,终是没忍住,出面提他们解了围。

  他对着独孤宸作了一揖:“公子三番两次救了小女的性命,老夫一直不知该如何感谢公子。”

  经过几次照面,苏易虽然不能说很了解独孤宸,但是独孤宸的脾气秉性他也算是摸了个大概。

  这个男人吃不吃软的他不确定,但是他绝对不怕别人对他来硬的。

  独孤宸看了苏易一眼,最终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在下复姓独孤,单名一个宸字。”

  独孤宸。

  此言一出,程言立即在脑海里思索着这个名字,结果毫无所获,别说叫独孤宸的了,就是复姓独孤的他也不认识。

  苏易却觉得,独孤宸这个名字未必是真的。

  其一他好似对盛京很熟悉,否则那一日也不会那般精准的,就找到他苏府的后门,就算他不是长居盛京,也至少不是第一次来盛京。

  其二盛京的大户,苏易不说全都认识,但是大概姓什么他都知晓,从来就没有姓独孤的!

  普通人家就更不可能了,那独孤宸身上的气度,根本就不是一个普通人家能养出来的。

  确认了自己不认识独孤宸。

  程言正色问道:“你接近漠漠究竟有什么目的?”

  苏伯伯前面了说了,这个独孤宸三番两次救了漠漠的命,那么他便可以猜想,在他被安平公主带走那日,这个男人是不是先带走了漠漠。

  所以后来安平公主才会告诉他,她没有看到漠漠!

  对,一定是这样。

  这个男人先带走了漠漠,留下了昏迷的他,让他被安平公主救了去。

  否则怎么会这般巧?

  也只有这般解释,那些说不通的地方才说的通。

  他和漠漠都被这个男人误导了!

  独孤宸似乎洞悉了程言的想法。

  戏谑开口:“目的?挖你墙角算不算?”

  程言脸色又是一白:“你!”

  独孤宸懒懒的笑着:“程言啊程言,事到如今你还在想着为自己找借口吗?”

  “从始至终,公主府就没有什么受伤的侍卫。”

  这一点,他只消留个心眼便会察觉。

  “那安平公主身上的伤也不过就是摔伤而已。”

  而且还是在救走程言之前摔伤的,也就是说那安平公主身上的伤,跟程言一点关系也没有。

  这一点,他其实只需稍加查证便会知道。

  可是他都没有!

  他轻而易举地便相信了,安平公主的说词。

  真不知道该说他是好骗呢?还是好骗呢?还是好骗呢?

  而独孤宸会知道这些,也不过是因为,当初听到苏漠那般维护程言。

  出于好奇,在离开苏府之后,便安排人去探了程言的去向。

  公主府的那些侍卫的武功不算高强。

  所以独孤宸手下的人,很容易便打探到了一切。

  知道了安平公主的计划。

  也就是说独孤宸一早就知道,安平公主要离间程言和苏漠。

  他只是没想到这程言会对苏漠下重手。

  不过如此也好,吃一堑长一智。

  经历过这一遭之后,看她以后还会不会这般相信别人。

  听了独孤宸的话,程言只是沉默着,没有接茬。

  他无法判断独孤宸说的是真是假。

  独孤宸也不介意,继续说道:“你近半月来,是不是总是心绪不宁,心浮气躁?”

  听了这话,方才还沉默着的程言,立即不再沉默,他眼神微眯着。

  沉声问道:“你什么意思?”

  他近来确实总觉得,心绪不受控制,总是易燥易怒。

  独孤宸无辜的回道:“字面意思?”

  “你...”

  程言被独孤宸几次拱火,拱的想同他动手,最后又因为苏漠有了一些顾及。

  这个叫独孤宸的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为什么公主府的事儿,他会这般清楚?

  就连他最近半月的状态,也了解的如此清楚!

  起初程言以为独孤宸和那安平公主是一伙的,现在看他卖安平公主卖的如此干脆,心中的那点念头便又悄悄打消了。

  “离心散,服下之后就会和心爱之人离心,离德,离情,与你现在的境遇是不是很像?”

  独孤宸说的每一个字,都说在了程言的心上。

  程言内心一凝:离心散吗?

  若真是如此,那他是不是...

  独孤宸见程言居然信了,不由得惋惜道:“但是很可惜这么好的东西,这个世上早就失传了。”

  离心散问世之后,因为它的药效,有悖人伦。

  所以很快便被列为了禁药,因此在江湖上很早就失传了。

  那安平公主给程言下的,就是一点迷魂药再辅以迷魂术。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