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盛京有美人儿

第三十四章:你喜欢姐姐(求月票呀)

盛京有美人儿 漠家初九 2211 2021-05-08 01:24:22

  但是很快,杨氏便反应了。

  她大喝一声:“胡闹!”

  简短两个字,表明了杨氏的态度。

  对程言去军营这件事她不赞同。

  上官菀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终只是软软的叫了一句:“夫君。”

  希望程远听了之后能三思。

  这事儿若是放在半个月以前,上官菀自然是十分高兴的。

  儿子长大了,知道继承他老子的衣钵了。

  但是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不行!

  这才刚经历了别人的一场算计,心态还没调整过来。

  夫君就把人安排上了战场,怎么看怎么危险。

  那战场上刀剑无眼的,他现在这个状态,真要去了,回头怎么出事儿的都不知道。

  面对祖母和母亲的反对,作为主角的程言却反而答应留下来。

  “程言,自请去军营历练,求母亲,祖母成全。”

  说罢他还磕了一个头,态度摆的很正。

  他这是铁了心,一定要去。

  杨氏见程言态度这般坚决,心知多说无意。

  如此也好,离开一个人。

  回头那些嚼舌根的,少了一个抨击对象,不久便会消停。

  上官菀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一瞧程言的神色。

  便又吞了回去。

  她面上杨氏征询道:“母亲,可以让言儿起来了么?”

  杨老夫人没有说话,挥了挥手。

  示意她可以带程言下去上药了。

  “谢谢母亲。”

  上官菀说罢,转头去扶程言,结果一小心牵动了他身上的伤。

  疼的他龇牙咧嘴,上官菀没好气得睨了自己儿子一眼。

  暗骂他一句:活该!

  她不恨杨氏下重手,她只是觉得自己这个儿子傻。

  他本来是可以不挨这顿打的,是他自己上赶着找的打。

  因为他心里头愧疚。

  所以他故意上赶着惹怒他祖母。

  只盼他挨了这顿打之后,心里头能好受些。

  他对钰鄢动了手,固然有错。

  可是他自己也是被人设计了才会那般的。

  上官菀扶走了程言,堂厅里只剩下杨氏和程远母子。

  杨氏想了想,动嘴问道:“你们准备何时出发?”

  指出发去边关之事儿。

  “明日早朝上奏皇上之后,再看皇上那边安排。”

  杨氏听了冷哼一声:“他怕是巴不得,我程家满府都死在战场上。”

  程远眉头一皱:“娘,当年父亲战死是为国尽忠,您不要一味的将爹的死,怪罪在皇上头上。”

  杨氏看了看自己的儿子,气不打一处来。

  “你爹纵横沙场多年,什么阵仗没见过?怎么会死于区区匪患?”

  程远父亲的死,一直都是杨氏的心结。

  这多年来,她心里没有一天是不怪皇上的。

  程远见罢不再争辩,连忙认错

  “儿错了,儿错了!”

  杨氏却并不买账,冷哼一声,便杵着拐杖离开了。

  望着杨氏离去的背影,程远轻叹了一口气。

  不过短短半日,将军府退了尚书府婚事的事情,便在盛京传的沸沸扬扬。

  众人一片哗然,不是还有数月就要办喜酒了吗?

  怎的突然就退了婚?

  难道程言真移情别恋,爱上安平公主了?

  那苏大小姐也太惨了吧?

  相较于外面的漫天流言,身为事件中心的两位主角却是淡然不已。

  一个安然养伤,一个忙着打点行装。

  安平公主得到消息时,正在院子里喂鱼。

  她听到这个消息愣了一下,她看着鱼池璃争相抢鱼食的鱼儿们。

  轻笑了一声:“十年青梅竹马的感情,也不过如此。”

  ...

  独孤宸找到苏漠时,她已经背靠着大树,彻底醉了过去。

  手边还有一个倒着的酒壶。

  瞧着这光景,应该是半数都倒在了地上。

  也就是说,苏漠并没有喝掉多少,便醉的这般不省人事。

  独孤宸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酒量这般差,也敢一个人跑这么远来喝酒,也不怕被别人捡了去。”

  但是当他看着苏漠,因为喝醉了而变得通红的小脸时。

  意外的觉得,有些憨态可掬。

  等他再看到苏漠面上的泪痕时,独孤宸那点微末的好心情,瞬间便消弭了。

  “当年瞧着你放手的那般潇洒,我还觉得你洒脱;如今看来你竟是把爱恨都深藏了。”

  “不错,竟连本尊都给你骗过去了。”

  一想到苏漠醉酒的原因。

  独孤宸便只觉一股郁气从心底迅速升起。

  让他开始有些燥郁!

  这心情不好了,下手也就没个轻重了。

  只见他走上前去,提起苏漠的衣领,然后拖到马匹旁边。

  最后将人提起来,扔到了马背上。

  这一窒息,一颠簸间,惹得苏漠直接抱着马脖子吐了起来。

  独孤宸见了,心里有些嫌恶。

  真想将人丢到水里去洗洗,但是方圆几里都没个池塘,想想便作罢了。

  因此醉酒的苏漠,浑然不知自己逃过一劫。

  苏漠抱着马脖子吐了好一会儿,吐到最后胃里一点东西也没了,这才停了下来。

  迷迷糊糊间,她在那马的鬃毛上蹭了蹭,然后咂咂嘴。

  脑袋换了个方向,安稳的睡过去了。

  独孤宸直接凌乱在当场!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苏漠这么的随遇而安?

  就这,她还是女人吗?一点仪态也没有。

  他前面怎么会觉得她可爱的?

  一定是他眼瞎了!

  不过嫌恶归嫌恶,人都被他放到马背上了。

  难道让他再将人从马上扔下去?

  他懒得废那劲儿。

  最终独孤宸选择了翻身上马,将抱着马脖子不松手的苏漠,捞起来靠在自己怀里。

  随后驱马,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盛京苏府,独孤宸抱着苏漠落在槿院时。

  正好瞧见,苏璃正坐在苏漠的屋子里喝茶。

  苏璃瞧见独孤宸怀中双颊通红的苏漠时,也是微怔了片刻。

  随后立即起身,走到槿院门前,四处张望看看有没有人瞧见。

  千万不能让爹爹看到姐姐这幅样子,不然又少不了一顿唠叨。

  在确定了四下无人之后,苏璃关上了槿院的门。

  此时,独孤宸已经将苏漠放在了她闺房的美人榻上。

  苏璃关上院门之后,重回苏漠闺房前,她倚在门边双手抱臂,看着独孤宸。

  出声询问道:“独孤公子,小女子实在很是好奇,你为什么每次都能,这般准确无误的找到我姐姐?”

  过去五年,都数不清有多少次,姐姐是被这个男人抱回来的了。

  说这两人有点什么吧,偏生五年过去了一点进展没有。

  若说没点什么,又感觉说不过去。

  独孤宸给苏漠盖毯子的动作微微一顿。

  随即轻笑道:“当年我救回她时,她的命便是我的了;我对于自己的东西,有点掌控力很意外吗?”

  苏璃却并不信独孤宸这套说辞。

  她看着独孤宸,十分笃定的说道:“你,喜欢我姐姐。”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