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盛京有美人儿

第三十六章:有些后悔了(求月票)

盛京有美人儿 漠家初九 2212 2021-05-09 19:07:58

  苏漠此举颇有些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味道。

  婢女收走了锅碗,苏璃再抬头时。

  便瞧见了自己姐姐,站在院子里神采飞扬的活动筋骨。

  这下,她一直担忧着的心,便也就放了回去。

  看样子是真的没事儿。

  老实说,昨儿她发现苏漠醉的那般狠,还真有些担心苏漠钻牛角尖了。

  当初程言‘负气’离京,伤好后重新出现在人们视野的苏漠。

  没过多久,便在安平公主有意无意的偶遇碰巧之下,结识到了这位公主。

  那会儿苏璃忙着管家,并未注意到这些事情。

  等她从管家的事务中抽身出来时,安平公主已经站在了她面前。

  初见安平时,苏璃并未将她,和那个挑拨了苏漠和程言的女人联想在一起。

  因为她实在是长得太人畜无害了,一张白皙漂亮的脸蛋,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说话还娇娇柔柔的,看上去毫无心机。

  是直到苏漠对她说:“小璃儿,这是安平公主。”

  苏璃这才知道,眼前站着的这个,长得人畜无害的女人。

  竟是那个害的她姐姐,跟心上人离心的始作俑者。

  因此她当时直接愣在了当场。

  因为她不解,按照姐姐以往的性子,她怎么会这般和善的,和安平公主玩到一块儿?

  姐姐的脾气最是嫉恶如仇不过。

  安平那样害了她,她事后居然还能跟她玩的这般好。

  是有什么谋划?

  还是姐姐也被这个安平公主灌了什么迷魂汤?

  苏璃那会儿年纪还小,并不知道隐藏自己情绪,因此她的异样,很轻易的便被安平公主察觉到了。

  安平指着苏璃的鼻子问苏漠:“漠姐姐,她是谁?”

  苏璃眉头一皱,这般被人指着,让她好生不舒服。

  但是为了不坏姐姐的事,她并没有发作。

  苏漠对于安平的没教养行为,恍若未见,甚至还笑咪咪的回道:“这是我妹妹,苏璃。”

  当时苏漠看安平的眼神,苏璃到现在都忘不了。

  毫无防备,就像是她根本就不知道,安平抢占过她用命换来的功劳这事儿一般。

  也是那一刻,苏璃知道她的姐姐变了。

  当时苏璃心中虽有疑虑,面上也看上去是不动声色的,但其实并没有隐藏的很好。

  安平察觉到了,这个苏璃对自己有敌意。

  只是却并未多想。

  外人都知道礼部尚书府的情况。

  礼部尚书苏易大人是个专一的,虽有皇上赏的美人儿,却是一个个也未曾碰过。

  因此他的膝下仅一双皆由正室所出的女儿。

  既一母所出,又是从小一起长大,所以妹妹对姐姐会多依赖些,也属正常。

  因此安平便觉得,应该是这苏璃拿她当假想敌了,以为她要抢走苏漠这个姐姐。

  想想还觉得挺好笑。

  “明日这般规划可以吗?”

  苏漠的声音,将安平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看着对自己毫不设防的苏漠,安平心中有几分诡谲。

  本来从安平的计划里,她和苏漠现在还没有这么亲近的。

  大约是老天助她,攻克苏漠比她想象中要简单的多。

  她不是没有怀疑过,甚至还多番试探过。

  但是苏漠好似对她说的,她救走程言那事儿的说辞,一直深信不疑。

  几次之后她便打消了试探。

  她改为旁敲侧击,苏漠和程远退婚的缘由。

  结果苏漠只是淡淡的说:“感情淡了,自然就散了。”

  这才让她暂时放下了心来。

  其实若不是她背后那个人让她故意接近苏漠。

  她还真没那个心思陪苏漠这么一直玩儿下去。

  竟然轻而易举的,便被她设计掉了自己的婚事。

  苏漠在安平公主眼里就是一个失败者,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亦是她闲暇时的乐子。

  反正盛京这么无聊,多一个人供她戏弄,不是挺有意思的吗?

  她喜欢这种感觉,喜欢这种凌驾于苏漠之上的感觉。

  当初安平明知道苏漠的身份,为什么没救走她。

  此事便得牵扯到另外一个人身上了。

  安平公主进盛京之前的一个教养嬷嬷。

  安平跟苏漠,其实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不过就是之前,还未进盛京之时,来到家里的教养嬷嬷,总拿苏漠给她做榜样。

  那嬷嬷挂在嘴边最多的一句话便是:礼部尚书府的苏漠,苏钰嫣小姐多出色,多出色。

  钰嫣小姐,几岁能做什么,能做好什么。

  刚开始或许还会憧憬一下。

  哇,真厉害。

  但是时间久了便会厌恶上了,且这种厌恶会深入骨髓。

  因为没有谁,会喜欢数年如一日的被拿出去比较。

  偏偏还每次都比较不过。

  换作是谁都会气的。

  因此在城外安平碰上苏漠时,她才那么毫不犹豫的丢下了苏漠,只带走了程言。

  虽然后面她,连同一众侍卫都受了罚,但是她并不后悔。

  唯一让她有些不甘心的是,这个苏漠居然活着回来了。

  受那么重的伤都还能活过来。

  真是命大。

  她突然有些后悔,走之前没有上前去补上两刀。

  在苏府呆了小半个时辰,安平和苏漠敲定了,明日出城去玩的一些细节,便起身告辞了。

  直到安平离开,苏璃脑子里一直绷着的弦,这才放松了下来。

  她瞧着面色沉着的苏漠,有一点陌生。

  于是便小声的喊了一句:“姐姐?”

  苏漠听到了没应,而是悠悠的问道:“小璃儿,你尝过被捧杀的滋味吗?”

  苏璃一愣,捧杀?捧杀什么?谁要被捧杀?

  姐姐这话是何意,难道是指刚走的安平公主?

  这是姐姐接近安平公主的目的?

  苏漠却没再多说,而是转换话题夸奖她:“最近你管家都做的很好。”

  苏璃仔细想了想,想不明白,便也不在去纠结什么,捧杀不捧杀的了。

  听到苏漠夸她,她心里开心极了。

  连忙奉承道:“都是姐姐教的好。”

  虽然管家有方这话,父亲早就对她说过了。

  但是在苏璃眼里,姐姐的认可,是大于父亲的认可的,所以她更开心。

  因为母亲林惜身体不好,父亲又忙于朝廷中的事儿。

  所以苏璃从断奶之后,她就是苏漠一手带大的。

  在她不会走路,不会说话,不会吃饭的那些日子里。

  苏漠除了没有奶喂给她,其他能为她做的都为她做过了。

  喂她吃饭,给她换衣,带她走路,教她说话,哄她睡觉等等。

  所以从苏璃记事起,姐姐在她的认知里,就是一个亦姐亦母的存在。

  苏璃很听苏漠的话,也一直视苏漠为榜样。

  喜欢苏漠所喜欢,讨厌苏漠所讨厌。

  外人都说她的姐姐容貌过人,学识过人,是个有才有貌的贵女。

  却不知道苏漠其实最讨厌的便是看书。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