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盛京有美人儿

第二十四章:要棒打鸳鸯(求月票)

盛京有美人儿 漠家初九 2212 2021-05-03 01:57:12

  却发现并没有什么不同,究竟是对方隐藏的太深,还是她想的太多。

  “爹。”

  苏漠又叫了一声,苏易这才堪堪回神。

  他看向苏漠的眼中带着点意味不明的情绪。

  苏漠见了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爹爹这番看着她到底是为何?

  “漠儿。”

  苏漠低眉顺眼的应着。

  “爹,您有什么吩咐,不妨对女儿直说。”

  苏易语重心长,没头没尾的说道:“有句话你需得知道,这世上,有些是人,有些是鬼,有些则是人不人,鬼不鬼的坏东西。”

  苏漠听后眉头一皱眉:爹爹,这是真的怀疑程伯伯了?

  不对!

  她自己爹什么脾气禀性,他多少都是知道一些。

  外表看上去大大咧咧,整天乐乐呵呵。

  实际上他的心思比谁都深。

  就算他心里怀疑程伯伯,也是不会这般外漏出来。

  是做戏!

  爹爹既然已经摆下了戏台,她何不趁机开演?

  那背后的有心之人既然要刻意的挑唆,那他们便让那人称了心意。

  苏漠乖巧的应着:“女儿会谨记爹爹的教诲,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女儿不知,爹爹接下来有何打算,这封信上的东西,女儿不相信。”

  “不相信程伯伯,会是信上所说的那样的人。”

  瞧见苏漠满脸的不可置信,以及极力否认,怎么看都像是被真相打击很了的模样。

  一瞬间,苏易还以为他这个的女儿,是信了信件上的内容。

  但是很快他便瞧见了苏漠眼底一闪而逝的狡黠。

  他就说嘛,他这个女儿一向聪明,怎么会轻易着道。

  原来是在做戏!

  苏漠见苏易没有说话,微微愣了一下。

  心中有些不解,爹怎么还不接茬?

  难道是她会错意了?

  就在苏漠开始自我怀疑时,苏易终于看她了,眼神欲言又止。

  苏漠见状连忙接茬:“既然爹爹心中有所怀疑,为何不亲自上门,去程府问个清楚。”

  “您与程伯伯多年的交情,切不要因为这来路不明的信件,就生分了。”

  苏易听了苏漠的话,陷入了沉默。

  似乎真的在认真思量要不要去问清楚。

  苏漠见爹还不为所动,便祭出了杀手锏:“女儿与程言不久便会,再过几月我们可是要成为一家人的,爹爹不会在这节骨眼上,做出那棒打鸳鸯之事吧?”

  苏易看着胳膊肘往外拐的苏漠,心中长叹了一口气。

  他思索了片刻最终决定:“那便依你所言,为父上将军府去问问。”

  苏漠见了立即又提醒道:“那爹爹,切记好同程伯伯说,莫要轻易动怒,女儿不想自己和程言的婚事有任何意外。”

  苏漠话里话外都在说婚事,婚事,活脱脱一个被所谓爱情冲昏了头脑的模样。

  惹的苏易生出几分火气来。

  他带着火气转身出了府,半道上碰上了一脸怒容,策马直奔苏府而来的程言。

  苏易险些被程言的马撞了个正着。

  惊的他出了一声冷汗。

  程言却好似没有看到他一般,直奔苏府而去。

  苏易瞧着如此横冲直撞的程言,心想到平日里程家这孩子,是断不会如此无礼的。

  今日这是为何?

  难道是程家那边也发生了什么意外?

  是了,那人若真要动手,定不会只揪着他苏府一边动手的。

  让本想着去将军府的苏易,碰见程言这个意外之后,顿时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转身准备回府,去看看程言这孩子,急匆匆去他府上是想做什么。

  然而这往回还没走几步,就听见后面有人叫他。

  一回头,便看见程远和上官菀夫妇气喘吁吁的模样。

  苏易本想开口问明缘由,想到那封信,又想到四周可能有那人的眼线。

  他收起了自己关切的表情,神色有些不虞的看着程远。

  程远当下一门心思在程言身上,并未注意到苏易的神色。

  他甚至还一如既往的热络的跟苏易打着招呼:“易兄,这么巧。”

  苏易面色冷峻:“不巧,也就命大,没被你儿子策马撞死。”

  程远一噎:“易兄说笑了。”

  今儿这一个二个是怎么了?

  程言莫名其妙,气冲冲的要去找钰鄢要解释。

  这苏易兄也阴阳怪气的。

  苏漠这边,她刚从前院散步,散到后院。

  苏璃便神色匆匆的奔着她而来。

  一边跑一边说道:“姐姐,程言哥哥来了。”

  这副匆忙样,哪里还有平日里半分端庄的模样。

  苏漠一听,脸上多了些欢喜之色。

  但是转念想到,自己受伤这大半个月以来,他都不曾上门探望。

  今日才来登门,她这么欢喜做什么?

  于是面上的那点小小的欢喜,又被她生生压了回去。

  她佯装不在意的回道:“来就来呗,你这么着急做甚,咋咋呼呼的样子,传到娘耳朵里,可又得说你了。”

  苏璃瞧着自家姐姐的表情,知道她可能在跟程言哥哥置气。

  但是今天的程言哥哥,好似有些不对劲。

  “我方才远远的看见,程言哥哥满府的找你,闹的动静不小,而且他的脸色很不好,看起来像很生气的样子,也不知道究竟怎么了。”

  苏漠眉头一皱,满府找她?动静不小?脸色不是很好?看上去还很生气?

  她跟程言从小一起长大,他从来不会这么在人前这么般失礼的。

  今儿这是…

  苏漠突然想到,今日爹爹收到的那封匿名的信件。

  难道说,将军府也收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想到此处,苏漠对苏璃正色道:“走,我们去前面瞧瞧。”

  她倒要看看,今日程言这般是所谓何事。

  苏漠心中有了打算,便带着苏璃一起向前院走去。

  结果一只脚才刚踏过院门,便感受到一股凌厉的掌风向她袭来。

  慌忙之中,苏漠连忙用右手推开了苏璃,自己也是险险的才避开。

  方才情急之中动用了右手,一瞬间还没有彻底愈合的伤口,再次裂开。

  疼的她神色大变,豆大的汗珠出现在额角。

  苏璃被推开站定之后,失声叫了一声:“姐姐。”

  她看到了苏漠的异常,若她记的不错的话,方才姐姐是用右手推开她的。

  程言一掌失败,接着又打出一掌。

  苏漠来不及顾及其他,腰身向后一仰,一脚踢向了再次像自己袭来的手掌。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程言这一击,居然用上了十成的内力。

  她身上的伤口虽然多数已愈合,可是内力却并没有完全恢复。

  她只得硬着头皮,接下了这一掌。

  只是到底不比全盛时期强悍,她被程言硬生生打退了数十步。

  这才堪堪稳住自己的身形。

  身子站稳后,她闷哼了一声,一股腥甜从喉间溢了出来,只是最后又被她压了回去。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