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盛京有美人儿

第三十九章:爹爹你使诈(求月票呀)

盛京有美人儿 漠家初九 2216 2021-05-10 20:28:42

  姐妹花一出现,便吸引了不少人百姓的目光。

  只见姐姐苏漠,身穿淡蓝色的锦服,简单又不失优雅,妩媚又雍容。

  平日里英气十足的玉颜上,画着清淡的梅花妆。

  原本因常年习武而凌人的气势,竟因这梅花妆的缘故,褪怯了那一身迫人的气势,显现出了丝丝妩媚,勾魂慑魄。

  原本就风姿卓越的容貌,加上今儿这一身打扮,倒是颇有几分像落入凡尘,沾染了丝丝尘缘的仙子。

  而妹妹苏璃,则是一头青丝编作三股,一股盘于后脑,簪着一支白玉簪。

  另两股随意飘散在肩上,身着一袭淡青色锦绣华服,外罩一件雪绫袄青锻掐牙背心。

  下系一条浅碧花绫裙,行步之间风流秀曼,顾盼生辉。

  朱唇不点而赤,眉似蹙非蹙,凤眼漆黑,狡黠无双。

  百姓们不得不感叹,这礼尚书府的苏大人,着实养了一双绝色倾城的好女儿。

  苏易看着自己的这两个稍作打扮便这般出众的女儿,心中甚是满意,甚是骄傲。

  他连连点头称赞:“不错,不错,为父替你们各自挑的这两匹绸缎,做出来的衣服,果然十分的称你们。”

  苏璃盈盈一笑,恭维道:“爹爹的眼光,自是没得挑的!”

  苏漠则不知谦虚为何物,十分骄傲的说:“可不,也不看我们两遗传了谁。”

  苏易对这两个女儿一向都是疼到骨子里。

  见她们这般,便宠溺的应着:“是,是,是,我苏易的女儿,怎么能丑了去?”

  父女三人大庭广众之下这样互相吹捧,惹得围观群众直恶寒。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还不要脸到一家去了。

  父女三人其乐融融,苏璃抬头瞧着见天色不早了,开口提醒道:“爹爹,时间不早了咱们赶紧出发进宫吧,莫误了时辰。”

  “听你的,咱们这就出发。”

  苏易说完便率先像马车走去,姐妹二人则紧随其后。

  尚书府的马车不算很大,但是胜在精致。

  规模虽小,苏璃置办时也是用了心的,里面五脏俱全。

  苏漠一上马车便看到马车内摆着的一副棋盘,她立即嚷嚷着:“爹,好久没跟你下棋了,我们一起手谈一局,如何?”

  外人一听:哟呵,这苏大小姐还知道手谈一词何意?

  稀奇啊。

  苏易也不推诿,直接坐到了棋盘前:“来,让爹爹看看,你最近棋艺可有长进。”

  苏漠拍了拍胸脯,自信满满的说道:“女儿最近长进了可不止一星半点,肯定可以赢过爹爹你。”

  苏易呵呵一笑:“是吗?那便让爹好好瞧瞧,来,坐过来。”

  苏漠听罢,立即爬上马车,急不可耐的坐到了苏易对面。

  苏璃见了,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才不疾不徐的上了马车,然后坐在了苏漠旁边。

  车夫看着父女三人都坐好了,放下车帘。

  坐上马车,马鞭一挥,马车便缓缓的向皇宫的方向驶去。

  一路上,不时从马车里传出苏漠的哀嚎

  “爹,你耍诈啊!”

  “爹,我下错了,我要悔棋。”

  “小璃儿,你怎么能就在一旁看着我,一步步踏入爹设置好的陷阱里呢?”

  苏璃扶额无奈的说道:“姐姐,观棋不语真君子;是你自己下不过爹爹,怎么能怪爹爹耍诈呢?“

  苏漠一时语塞:“你....你...你...”

  你了半晌也没你出个所以然来,最后碍于面子放下一句狠话。

  “等着!我一定让你们后悔!!”

  这句之后,马车内便沉寂了起来,车轮滚滚地面的声音,盖住了下棋声。

  又过了一炷香。

  苏漠的声音再度传出:“爹!你又耍诈!太过分了!”

  说完之后,苏漠开始耍赖:“不玩了,不玩了,不玩了,爹爹总使诈,我耍不过他。”

  苏璃听后揶揄道:“明明是姐姐你技不如人。”

  苏漠不服气,一口咬定:“明明就是爹爹使诈。”

  苏璃说不过她,便转而询问苏易:“爹,姐姐说您使诈,您使诈了吗?”

  苏易看了看自己大女儿,又看了看自己小女儿。

  最终他有些无奈的说道:“使了,使了,那再来一局,这一局爹不使诈了,行不行?”

  哪知苏漠却是十分傲娇的回道:“说不玩了,就不玩了。”

  马车外路人听到父女三人的对话,啧啧称奇:今儿,这苏大小姐学聪明了呀。

  明眼人一下便听出来,苏易是故意顺着苏漠的话说的。

  苏易可是盛京有名的棋道高手,跟一个没什么脑子的苏漠下棋,还不是手到擒来?

  果然苏漠,还是那个苏漠,虽然稍微打扮了一下,让人眼前一亮了,但是还是跟之前一样没什么区别。

  然马车内却是,与外面截然不符的另外一片天地。

  苏易看着棋盘上把自己杀的片甲不留白子。

  又看了看在演戏的大女儿,心头十分的无奈。

  他想再和苏漠下一局是真的,只是没想到自己这个女儿居然这么傲娇,不肯下了。

  于是他转头求助于自己的小女儿,结果苏璃表示自己爱莫能助。

  下棋。

  这是姐姐右手受伤之后,唯一能让她静下心来的东西。

  尤其是在修养右手的那段日子里,她经常通过自己跟自己对弈,来转移对右手的注意力。

  她的棋技就是在那段时间里磨出来的。

  见小女儿也不肯帮自己,苏易摇了摇头,只得端起手边的茶,自饮自酌起来。

  正在这时,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马车内的苏漠眉头一皱,方才那一瞬间,她好像闻到了血腥气。

  苏璃掀开车帘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马夫有些无奈的指着前面道上困在地上的牛说道:“不知是谁家的牛,挡住了马车的去路。”

  苏璃眉头微颦:这条小巷地处偏僻,少有人来往。

  因为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从这条小巷出去之后,便是通往皇宫的官道。

  平日里苏易去上朝都会经过这里,能节省不少时间。

  不知今日,是谁居然放了一头牛在这里堵路。

  苏璃吩咐道:“去将牛赶走吧。”

  车夫听了吩咐,正准备下车。

  却被苏璃又叫住了:“不用了,我们还是改道吧。”

  这是方才姐姐在她耳边说的话。

  苏漠确认了,自己闻到的血腥味的源头,便是那头牛。

  应该是有人不想她们走这条道,所以便设了这头牛做路障。

  只是不知道,安置这头牛在这里的人,只是单纯的不想苏府走这里,还是想试探其他的。

  车夫听从命令调转了马头。

  等她们改道来到皇宫门口时,已经有不少官家小姐到了。

  感觉到马车停了下来,苏漠出声了问了一句:“就到了?”

  

漠家初九

今天一天,到现在都在外面,更新晚了,抱歉呀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