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盛京有美人儿

第二十六章:我们退婚吧(为了月票)

盛京有美人儿 漠家初九 2215 2021-05-04 10:43:47

  他从昏迷中醒来,自己人在公主府这是事实。

  公主府里,多了很多伤员是事实。

  安平公主受了伤,这也是事实。

  这些种种加在一起,让他如何不信?

  如若苏漠没有害怕,而丢下他逃走。

  为什么他醒来人在公主府。

  为什么时间过去这么久,她从未上将军府去看过他?

  他这半个月日日等,夜夜等,却始终没有等她。

  这难道不是她心虚的表现吗?。

  他心里清楚,任谁第一次碰上那样的场面,都会害怕,都会退缩,所以他不怪她。

  可是他却忘了,苏漠从来都是一个迎难而上的人。

  九岁接管苏府中馈,面对外面铺子里的那些豺狼虎豹,她都是自己独自面对,与他们周旋,然后拿捏住他们的。

  他也忘了,当年程远给他和苏漠上的第一课讲的是什么。

  讲的是:在战场上面对敌人绝不能退缩,要相信跟自己出生入死,并肩作战的队友,亦不能轻易抛下自己的队友。

  这些话,苏漠一直铭记于心,从未忘却。

  但是身为将军府嫡长子的程言,却忘得一干二净。

  他甚至都没有想过,苏漠和他明明是一起被黑衣人包围的。

  若苏漠真的抛下了他,他是如何完好无损的活下来的?

  世上会有那么巧的事儿吗?

  苏漠刚抛下他,安平公主便赶到救下了他。

  明明这套说辞,处处都是漏洞。

  可他却依然坚信自己所看到的,即是所谓的事实。

  或许他都未曾深想过,那些不合理之处,究竟该如何解释。

  程言气急,也顾不得什么仪态不仪态了。

  他走到苏漠面前。

  “我是非不分?我再怎么是非不分,也架不住你心肠之歹毒。”

  “我就问你,你的侍女秋月呢?去哪里了?”

  听到程言提到秋月,苏漠一下便想到了前面程言说过。

  她安排了人,去加害那个安平公主。

  方才她还在疑惑,程言怎么会如这般笃定的认为就是她做的。

  原来问题出在这里。

  那个被“她”安排去加害安平公主的人,是秋月啊!

  难怪前些日子,秋月总是心神不宁,做事儿毛手毛脚的。

  三日前,又突然跟她自请出府。

  说什么母亲病重,需要她照料。

  当时的自己并未多想,便应直接将她的卖身契还给了她,允了她出府。

  现在看来,她是被人捏住了软肋,有人用她母亲威胁她了。

  而当时的自己,只顾着养伤,并没有多问上一句,没想到不过才三日便发生了今日这种事。

  不错,这个安平公主真是好算计。

  未能顾及到其他地方,现在被人这般陷害,是她自己大意了,怪不得别人。

  只是她有些好奇,一个刚进京的公主,是在如何清楚她的底细,还摸得这般清楚的。

  那幕后之人,又是什么样的身份,居然能差使动一个公主?

  程言见苏漠不说话,当她默认了。

  “怎么?没办法解释了?还是没想好说词,不若我替你说如何?”

  苏漠抬眸看向他,唇角带着浅浅的笑意,樱唇轻启:“她母亲病重,需要人照料,三日前便自请出府了。”

  程言听完之后,面上讥讽的笑意更盛:“你果然是要这般说的。”

  那个秋月是个孤儿,根本就没有什么母亲。

  她被公主府的人抓到之后,没过多久便什么都招了。

  苏漠轻笑出了声,却没有开口反驳。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她和小璃儿,平日里都不喜婢女贴身伺候,很多事儿都是自己亲力亲为的。

  秋月虽然在她院子里,但是做的都是些,扫洒打杂的活计,所以算不得是她的亲信。

  这一点程言一直都是知道的。

  但是说来说去,这秋月终究还是她院子里的人。

  所以她气急乱投医,吩咐秋月去做点了什么,也是说的过去的。

  再说那安平公主,既然已经做好局要算计她,便会做的比较干净。

  她相信短时间内,安平公主不会让程言,找到任何证据,证明不是她指使的秋月,因此她现在辩驳也没有用。

  只是这并不妨碍她,用一种看着蠢货的目光看着程言。

  苏璃亦是如此,如此赤裸裸的栽赃。

  这程言也好意思上门对峙?

  她以前还觉得他虽然是出身在簪缨世家,但是心思细腻,对姐姐又温柔体贴,是个顶好的郎君。

  结果居然是她眼瞎看错了人!

  她姐姐若真要害那安平公主,外头大把的江湖人可供差使。

  她花点钱,买个凶就好了。

  这么简单的道理,才十二岁的她都明白,更何况是她聪慧的姐姐

  苏府的中馈,这几年一直都掌握在姐姐手里,她又不是拿不出那点买凶的钱,何须派自己身边的一个干杂活的婢女去?

  况且那是公主府,又不是阿猫阿狗住的地方。

  秋月一个不会武功的婢女,姐姐如何能保证秋月能进公主府的门,又如何能保证她一定能成事?

  到时候秋月一旦暴露,不就是在对世人说。

  我苏漠,要加害安平公主吗?

  若是再惊动了皇上。

  皇上一通追究下来,整个苏府都会跟着遭殃。

  如此大的风险,这程言当她姐姐是蠢货吗?

  苏漠想了想,还是说出了一那句一直想说的话:“程言,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蠢货。”

  听到姐姐说出了自己的心声,苏璃忍不住在心里鼓起来了掌。

  程言这何止是蠢,简直是无可救药了!

  程言见苏漠不为自己辩解,而是开口骂自己。

  不由的面色一黑,觉得苏漠简直不知所谓!

  这样的女人,他以前究竟是怎么会觉得她是世上最美好的?

  “苏漠,你才简直无可救药!”

  失望攒够了,苏漠冷静开口:“我们退婚吧。”

  此言一出,程言顿时愣在了当场,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找回自己声音。

  “你方才说什么?”

  他有些不确定。

  他没听错吧?

  就算是退婚,也该是他提。

  如此善妒又恶毒的女人,她凭什么觉得他还会娶她?

  苏漠不再去理程言,因为方才被她强行压下去的腥甜,眼下因为心绪不稳,又拥上了喉间。

  苏漠极力克制着,不让自己当着程言吐出血来,稳住自己的体面。

  她转头看向苏璃。

  语气有些虚弱:“小璃儿,我们回去吧!”

  在程言看不见的角度,殷红的鲜血,还是控制不住的从苏漠嘴角流了出来。

  苏璃顿时被吓得脸色一白,也不去管什么程言不程言的了。

  连忙扶着苏漠,转身就走。

  “苏漠,你站住!”

  他今日来,本就是来找苏漠算账的。

  结果她一句解释都都没有,还骂他,还嚷着要跟他退婚?

  他怎么会这般轻易的就放她走了?

漠家初九

安平公主是颗棋子,她还有用你们别怨念这么大嘤嘤嘤。   还有就是程言,   也就是女主现在受伤了,若是她没受伤,她早就把程言这个王八蛋虐个百十八遍了。   还不带重复的。   今天还有一章,晚点发,在改了,改完就发出来。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