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盛京有美人儿

第二十九章:他来干嘛的?(为了月票)

盛京有美人儿 漠家初九 2211 2021-05-05 14:21:14

  他脸上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此事无转圜的余地。

  久未吭声的程言听后,神情激动的说道:“我不退!死都不退!”

  苏漠是收了程家的聘书的,若是两家有一家不同退婚,这桩婚事儿便退不了。

  程远冷冷的看了自己儿子一眼:“这可由不得你。”

  若是程言没出手,一切都还好说。

  可偏偏他动了手。

  不仅动了手,还下了重手,还差点要了钰鄢的命,他有什么脸面赖着不退婚?

  上官菀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出言规劝道:“夫君,要不咱们还是再试试吧,不然娘那边不好交代。”

  程言的祖母,杨老夫人从小就很喜欢苏漠。

  若是知道她知道程言和钰鄢退了婚,上官菀有些担心她一时间接受不了。

  上官菀搬出了杨老夫人,让程远不得不多了几丝顾虑。

  说话间,他们到了槿院外。

  苏漠是个喜欢一切从简的人,所以院子里并没有特别多花里胡哨的摆设。

  院子里仅有一颗梨树和一簇绿竹,梨树与绿竹相隔的间隙间放着一套浅灰色花岗岩的一桌四凳。

  苏漠平日闲暇时,或独自思考时便喜欢坐在那石桌上烹茶,简单的环境容易让她静下心。

  程家人一走进槿院,便瞧见苏易,苏璃和郑大夫都还站在门外。

  彼此心头皆是一抖,钰嫣莫不是出什么意外了?

  他们连忙走上前去。

  只见苏漠闺房的窗户和门都对外敞开着。

  透过窗户能看到屋内的美人榻上,方才救下苏漠的那个红衣男子,此时正在盘坐在苏漠身后,在运功给她疗伤。

  程言见了连忙上前去。

  他也有内力,他可以帮的上忙。

  然刚到门口,便听到独孤宸说:“你想让她死,就尽管踏进来。”

  本来多一个人给苏漠输送内力,是极好的选择。

  但是以后苏漠是要跟着他学武功,所以她以前的习的内功心法便得废了。

  她之前学的那本心法,不能说不好,只能说并不太适合她。

  她在武学上本可以有更高的造诣,一本不好的心法局限了她的天赋。

  眼下她内伤严重,是个极好的机会。

  所以外人看来是他在运功给苏漠疗伤,实际上却是他将自己练了多年的真气,分出了一部分输给了苏漠。

  这个过程中稍有差池,后果不堪设想。

  他不敢冒险。

  苏璃的声音也紧随其后:“程言,你又想做什么?”

  那语气,好似他又要做出什么伤害苏漠的事儿一般。

  程言的心头有些晦涩,抬起的脚,最终又不得不收了回去。

  苏璃对他却并不放心,她走上前去,将程言从苏漠闺房的门前推开了。

  “你站远些。”

  她可不想她姐姐醒来之后,第一眼就看到程言来污眼。

  苏璃对程言如此憎恨和抗拒,让程言的内心更加晦涩。

  一步错,步步错。

  他没资格怨,现在的境遇都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

  当时若他深想一些,对苏漠的信任坚定一些。

  就不会是现在这个局面了。

  半个时辰过去,一个时辰过去,两个时辰过去

  苏漠的脸色由红变白,再由白变红,最后终于稳定了下来。

  独孤宸额角的薄汗出了一次又一次,后背早就被汗水浸湿了一茬又一茬。

  好几次他都差点没能接上力,好在最后都化险为夷了。

  本来他大可不必,为了苏漠做到这个地步,但是他却做了。

  说不清楚为什么,就是这般做了。

  就当是他前面算计她的补偿吧!(程言会昏迷,有一定的原因是因为独孤宸,前面有写)独孤宸如是对自己说。

  独孤宸睁开眼,瞧见苏璃站在门口。

  对着她招了招手。

  苏璃立即乖巧听话的走了进去。

  这幅画面,无异是在程言的心口上重重的插了一刀。

  曾几何时,苏璃在他面前也是这般乖巧的。

  独孤宸给了她一个白瓷药瓶,随后吩咐道:“把里面的药丸拿出一粒,和水搅拌,之后拿过来喂你姐姐喝下。”

  苏璃点了点头,转身去倒水,然后将一个黝黑的药丸丢进茶杯里。

  她看着药丸一点点融化在水里,摸了摸茶杯不是很烫,应该可以喝了。

  便端着混了药丸的水回到独孤宸面前。

  此处独孤宸已经由盘坐改为坐在美人榻上了,苏漠失去他背后的助力,软软的倒了下去。

  独孤宸看了一眼,再次伸手将人捞起来,让她靠在了自己肩上。

  苏璃端着药水,看着苏漠的安静的靠在独孤宸肩上呼吸均匀。

  一时间犯了难,这让她怎么喂?

  独孤宸抬眸看了苏璃一眼,看清她面上的纠结之色后。

  开了口:“给我吧。”

  “好。”

  说完便伸手递倒了给了独孤宸。

  独孤宸接过之后,一点点的喂苏漠吃下了药。

  甚至在喂完之后还贴心的用袖子给苏漠擦了擦嘴,这惹得苏璃递手帕的手僵硬了片刻。

  最后只得讪讪的收回去。

  独孤宸旁若无人的做完这一切,这才起身将苏漠打横抱起了,将她放回到床上,并妥帖的为她盖好被子。

  做完这一起,他什么多余的话都没说,转身便往门外走去。

  只是走到门口时,又想起了什么,他折回到了苏璃身边。

  掏出一个金色瓶子递给苏璃,并交代着她:“你待会儿,进去看看你姐姐右肩上的外伤。”

  他到的时候苏漠已经推来苏璃,和程言已经打起来了,所以并未看到全貌。

  他有些担心方才在和程言动手的时候,她扯到了肩上的伤。

  苏璃这才恍然想起。

  程言第一次袭击姐姐的时候,姐姐为了推开她,好似用的是右手。

  于是连连点头,随后走进去放下了床帏。

  独孤宸走出苏漠的闺房,带上房门的同时还用内力将窗子尽数关上了。

  郑大夫看着现在这个光景,一时有些拿不准他究竟是来干嘛的?

  他被苏璃火急火燎的拉过来,然后又在外面眼巴巴的站了两个时辰。

  好不容易可以进去看外伤了,眼下门又关上了。

  所以他究竟是来干什么的?

  苏易和独孤宸眼神有一个短暂交汇。

  随后苏易转头对一旁的郑大夫说道:“郑大夫,辛苦你跑一趟了。”

  说完便掏出了几两碎银子递给了郑大夫。

  郑大夫连忙推迟,他病都没看,哪里还好意思收银子。

  最后在苏易的再三坚持下,郑大夫取了一块碎银子,便告辞了。

  独孤宸踱步到院子里,在程府一家人的目光中。

  走到院子里的石桌旁坐了下来。

  “苏大人,在下又救了令千金一命,讨杯茶喝不为过吧?”

  苏易转头示意在院子外面站着的管家,让他赶紧去沏一壶上好的茶来。

  

漠家初九

今日第二章奉上,求月票啦。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