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盛京有美人儿

第三十三章:你做的很对(为了月票)

盛京有美人儿 漠家初九 2227 2021-05-07 18:18:20

  最终还是苏漠先开了口。

  她柔声问道:“爹爹要同我说什么?”

  实在时苏易支走苏璃的动作太明显了,她想假装不知道都不行。

  而且在耐心上面,她自问现在的自己还不是爹爹的对手。

  于是她很有自知之明的先开了口

  苏易本想将那桩事透露一些给苏漠的。

  转念一想到苏漠今日的这些遭遇,最终他还是没能说口。

  于是改口问道:“你和程言的婚事...”

  苏易欲言又止,然苏漠却是神色如常。

  她故作轻松的说道:“既已到了相看生厌的地步,就该早做了断;爹爹是觉得我太冲动了吗?”

  她又何尝没有想过,程言恐是被人算计了才会那般对她的。

  只是她过不去自己心里那道坎儿。

  她可以接受,程言为了做戏与她动手;但是她无法接受,程言居然真的对她动杀心这个事实。

  那是她青梅竹马数十载的男人;她甚至都已经做好准备要嫁给他了。

  苏易听了苏漠的话。

  立即否认:“不!你做的很对!”

  “退的好,得亏退掉了!”

  说到这里,苏易还得感谢一下那个安平公主。

  若不是她从中作梗。

  漠儿,还看不清程言的嘴脸。

  眼下在成亲之前发现了,怎样都好过成婚之后才发现。

  到时候再后悔,一切就都晚了。

  瞧着自己父亲这般模样,苏漠的面上多了几分笑意。

  她笑吟吟的问苏易:“爹爹,独留下来就是要与我说这个?”

  “为父是担心你钻牛角尖,你妹妹在场,你不好意思流露出来,所以为父便支走了她。”

  苏漠知道苏易实际想说的话,在临到了嘴边,又收了回去,她也不拆穿。

  真心实意的说道:“谢谢爹,有你,有娘,还有妹妹在,我就会很好。”

  苏易微微点头:“你能这样想便好。”

  苏漠看上去,确实不像是钻牛角尖的样子,苏易这才微微放心了。

  “你还受着伤,便好生歇着吧,为父去看看你娘。”

  苏漠应着:“爹爹,慢走。”

  送走院子里的最后一个人,苏漠起身回了闺房。

  一路上没了苏璃的搀扶,她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内力,好像有一点奇怪。

  不是她以前所熟悉的感觉,像是其中夹杂了什么其他的东西在里面。

  不能说这种感觉很好,只能说这种感觉,目前对她来说没有威胁。

  又是独孤宸帮了她?

  想到这个男人,苏漠的眼眸沉了沉。

  这个男人从出现开始就一直很神秘,几次三番救她于水火。

  按理说她不应该怀疑他别有目的的。

  但是从她对这个男人的数次照面,留下的感觉来说。

  他并不是那种好管闲事之人。

  否则初遇那天,他不会问那一句:你想我救你吗?

  那么他一而再,再而三接近她有什么目的呢?

  会和爹爹隐瞒的事儿有关吗?

  苏漠陷入了深思。

  与此同时。

  将军府内,气氛凝重。

  杨老夫人年过半百,头上的银丝却不是很多,脸上的皱纹,也只有在笑时才会显现。

  一双明亮的眼睛,看上去精气神儿特别好。

  平日里,她的嘴角总是向上翘着,谁见了都会觉得她和蔼可亲。

  此时杨老夫人端坐在堂厅的太师椅上,神情凝重,目光沉沉。

  她看着面前跪着程言,一向和蔼的口吻,此时变得十分严厉。

  “说,谁允许你去退的婚?”

  杨老夫人本在院子里消食儿,结果看到自己的孙子,儿子,儿媳先后从门外进来,且个个面色都不是很好。

  她当时也没往别处想,结果一问,差点没给她气背过气儿去。

  一家三口出去一趟回来,她眼看着就要到手的孙媳妇,就这么没了?

  这让她如何不气?

  上官菀本想上去解释,结果被自己夫君拦了下来。

  她有些不解的回望了一下自己的夫君。

  只见程远微微对她摇了摇头。

  娘,现在在气头上,谁现在上去说情,都只会适得其反,除非是钰鄢亲自来。

  程言并不准备为自己辩解半分,他直挺挺的跪着。

  铿锵有力的说道:“孙儿知错,请祖母责罚。”

  杨氏见程言这股子倔劲儿,站了起来,她握紧了手中的拐杖,走到程言面前。

  俯身说道:“你当真以为祖母不敢打你?”

  程言没有吭声。

  杨氏说罢便扬起了拐杖,上官菀连忙挣脱了自己夫君的束缚。

  走上前去跪了下来。

  唤了一声:“母亲。”

  然还是晚了一步,她眼睁睁的看着,杨氏狠狠打了程言一棍。

  杨氏年轻时,也是挥得动混金铛,舞得起长枪的妇人。

  她打程言这一下,没留一丝余力。

  疼的程言闷哼一声,指甲都快嵌进手心里了,这才没叫出声来。

  他的脑海里,想到的却是独孤宸那一句:你知道被人一剑砍中肩骨是什么感受吗?

  祖母这般年纪下,全力的一拐杖,就已经让他这般痛了。

  漠漠之前被砍伤的时候,又该痛成何种模样?

  她那样娇气的一个人,以前稍微磕到了,碰到了都会找他寻求安慰的。

  程言不吭声,不解释,杨氏越看越生气。

  越气下手便就越重,很快程言的脸色便苍白了起来。

  上官菀再也顾不得其他了,连忙上前去挡在程言面前。

  “娘,言儿已经知道错了,儿媳求您停手吧”

  她双眼紧闭,静等着杨氏那一棍打下来。

  可是等了好一会儿,都没落在她身上。

  她不由得睁眼看去。

  只见程远截住了杨氏的拐杖,自己这才免于被打。

  杨氏见自己儿子都站出来,那这教训的孙子事儿,便轮不到她做了。

  她收回了拐杖,重新做回太师椅上。

  “你自己的儿子,自己教训。”

  这造的什么孽,再有几个月便要成亲了,却在这节骨眼上退婚。

  将军府的名声到是其次,程言好歹是男儿,别人也不会多说什么。

  可是钰鄢不一样啊!

  她一个女娃....

  要知道,之前整个盛京都知道苏,程两家是要结亲的。

  眼下出了退婚这档子事儿,传出去让钰鄢的脸面往哪里搁?

  这让杨氏如何不气?

  当初让他从新选择的时候,是他自己选择的非钰鄢不娶的。

  结果....

  程远看了程言一眼,随后对着杨氏说道:“退婚这事儿,程言虽有错,但并非全错。”

  他的错,错在轻易相信他人,错在心志不够坚定。

  杨氏横了程远一眼,她在责怪程远替程言开脱。

  程远不再多做解释,直截了当单膝跪下。

  “儿子,想让程言跟着一起上战场,请母亲大人应允。”

  程言以前生活的圈子太过干净,军营那个鱼龙混杂的地方,最适合历练他不过。

  程远此言一出,杨氏和上官菀,面上都露出不同程度的诧异来。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