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盛京有美人儿

第四十三章:他没资格了(求月票)

盛京有美人儿 漠家初九 2213 2021-05-12 21:48:29

  而这次,程诺之所以不远千里,跟着程远他们回盛京。

  是因为,烁朝皇都与武林盟定下过规矩:凡属武林盟之人,非皇族传召不得进京。

  所以她来盛京,是专门来躲童景弋的!

  这男人太过分了,明明已经有了她,居然还去抱别家姑娘!

  她一想这事儿就来气,一来气儿,便索性躲起来不见他了。

  她要气死他,急死他,哼!

  苏漠听着安平这一口一个漠姐姐,叫的很欢,心底却是凉薄一片。

  “公主身份高贵,苏漠只是一介平民,万万担不起公主您的这一声声的姐姐;以后公主还是唤臣女为苏漠吧。”

  五年时间不算短,安平公主的性子,她算是摸了个透彻。

  她从来都是无利不起早的。

  如果苏漠猜的不错,安平此时这般。

  定是见到太子对她另眼相待,所以准备借着她在太子面前,好好表现一番。

  可是她大约不知道,咱们这位太子殿下。

  虽然外表看上去忠厚老实,却不是个省油的灯。

  从安平公主自己进京五年,都未能拉近和太子之间的距离,就可以看出来了。

  这个太子殿下可不是那么好相与的。

  而太子萧宣之所以会对苏漠另眼相待,大约是因为从小被人捧的久了。

  某一日碰上一个不愿意捧着他的,觉得稀奇便心生了几分兴趣。

  这也是当初苏漠跟太子比试是,她真敢下手去揍他的原因。

  她赢了,太子或许会不开心。

  但是她若是输了,便一定会死。

  因为萧宣,从小到大从来就不缺让着他,捧着他的人。

  然安平对于苏漠名明晃晃的拒绝,却是佯装看不见。

  她嗔怪道:“漠姐姐,你又同我开玩笑了不是?走啦,走啦,我这就带你们进宫去。”

  这话活像在说不就是没带你进宫吗?不要无理取闹啦,我现在就带你进去。

  完了之后,安平还填了一句:“小诺也跟着一起来。”

  既然安平公主这么说,程诺也不多做推辞。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能不排队走捷径,她做什么还要傻乎乎的去排队?

  当然是放弃一起尊严,走完捷径再说啦。

  于是她直接拱手谢恩:“臣女谢公主恩典。”

  安平对程诺的表现很满意,随即对着太子福了福身:“大皇兄,七哥,安平就先告退了。”

  太子微微颔首示意她去吧。

  “臣女(苏漠)(苏璃)(程诺),告退。”

  做完这些苏漠,苏璃,程诺三人,便跟着心怀鬼胎的安平公主走了。

  她们在一众女眷,羡慕嫉妒的目光中,越过排队的队伍,直接走进了宫门。

  之前瞧见苏漠排队,还在幸灾乐祸的那几位小姐,顿时脸都气绿了。

  有时候打脸来的就是这么快,就像西北风。

  等到苏漠等人的背影消失。

  萧煜这才发现,还有一个人被她们忘了。

  将军府嫡子——程言。

  程言和苏漠的恩怨,萧煜了解的不多。

  但是从方才苏漠一次都没看过程言的表现来看。

  这个人对她来说应该已经不重要了。

  萧煜想了想,赶在太子开口之前,对着正若有所思的程言,出声说道:“程少将军,令妹被我们安平带走了,你要跟皇兄和本宫一起走吗?”

  程言连忙回神谢恩:“多谢太子,七皇子恩典,末将却之不恭。”

  小诺的脾气不好,他担心待会又有谁惹着她了,她若是发起脾气来就不好了。

  程言一路跟在太子和萧煜身后,心中却一直想着苏漠。

  方才他近距离的见到苏漠,见到了她眼底里的陌生,猛然便想起了妹妹程诺之前,戏谑开口说过的一句话。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却没有资格说我心悦你。

  这句话是多么的贴切他现在的心境。

  .....

  此次中秋宫宴,皇上设宴的地点名为摘星楼。

  坐落于皇宫的东南方向,毗邻湖畔,虽不是皇宫的中心位置,却是整个皇宫里看景赏月的最佳去处。

  摘星楼是当今皇帝登基之后,才开始动工兴建的,整个工程耗时半年。

  虽然占地不广,却有六层之高。

  门口牌匾上的摘星二字,亦是当今皇上亲自所题。

  平日里皇上宴请百官的大大小小的宴会,皆在此处举行。

  去摘星楼的路上,安平拉着苏漠并肩走着。

  程诺和苏璃在她们身后并排走着。

  一路上,程诺都在观察这安平公主与苏漠两人,之间的互动。

  安平一直挽着苏漠的手臂,絮絮叨叨的聊着一些日常。

  比如某某首饰坊进了新样式,改明儿一起去瞧瞧。

  亦或是某某布行,进了新面料,到时候一起去做新衣裳。

  远远的看过去,谁都会觉得这两人真亲昵啊。

  感情定然很好。

  但是走在她们身后的程诺,却是看的分明。

  那安平虽然在笑着,但是眼里的笑意却从未达过眼底。

  反倒是这苏漠的表现,让程诺有些摸不着头脑。

  宫门前,这苏漠不是还在拼命的,在和这个安平公主划清界限?

  怎么一离开,整个人就变了。

  瞧着她那面上,眼底满满的笑意。

  简直与宫门前判若两人。

  好似真将这安平,当成了好姐妹一般。

  好家伙,这人,人前人后还两副脸孔呢。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看来这趟盛京没白回。

  肯定能看到不少好看的戏码。

  看戏一直看到了摘星楼,程诺这才恍然想起来,她好像把自家哥哥给忘在宫门口。

  安平公主将人带到摘星楼外,又同苏漠聊了几句,借口说要去给皇后请安便转身离开。

  看到安平走远。

  苏璃这才走到苏漠身边,她看着安平远去的背影,又看了看自己姐姐,最终什么都没说。

  反倒是苏漠说了一句:“我们进去吧。”

  苏璃点了点头。

  在苏漠进摘星楼之前,苏漠和程诺二人的目光有一个短暂的交汇,很快彼此便互相别开了眼。

  程诺知道,苏漠一直都很清楚自己在打量她,只是她还拿不准自己想做什么。

  说起来也奇怪。

  回京之后,娘陆陆续续也给她讲了一些要注意的贵女的资料。

  怎么偏偏就是没有苏漠姐妹的?

  苏漠姐妹进了摘星楼,程诺则在摘星楼外等着她哥程言。

  没办法,她进去之后,里面的人一个也不认识,更不知道自己应该坐那。

  为了将军府的颜面,她还是乖乖等着吧,免得闹出什么笑话来。

  陆陆续续又很多别家的公子,贵女,官员家眷来了摘星楼。

  她们看到门口站着的程诺时,心里都有些好奇。

  这位姑娘是谁家的?瞧着眼生的很。

  因为她是一张生面孔,但是容貌却比较出挑。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