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盛京有美人儿

第三十八章:今晚别想进屋(求月票)

盛京有美人儿 漠家初九 2212 2021-05-10 14:46:53

  还是该说他闷骚过头,自作自受了。

  正准备抬脚踏进槿院,看看苏漠有没有醒来的独孤宸。

  一走近正好听到了苏漠那句话,于是他抬起的脚步又收了回去。

  他顿时有些后悔了。

  他觉得自己昨儿,就应该把苏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丢进水里泡上一泡让她清醒清醒。

  或者说让她被别人捡去,亦或是在外风餐露宿一宿,吃些苦头。

  独孤宸越是回味苏漠说的那句话,越觉得心中有气。

  此等孽徒,不看也罢!

  于是刚来的他,转身毫不犹豫的走了,可谓是来去如风。

  独孤宸的来去,并未被院子里的苏漠发现。

  她想到小璃儿说,是独孤宸带自己回来,就觉得有些好笑。

  真不是她想刻意贬低独孤宸,而是独孤宸有时候做事儿,真的特别的让她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汇形容。

  五年前独孤宸三番四次救苏漠于水火,苏漠一开始其实打心里是很感激他的。

  但是好景不长,独孤宸很快便将苏漠的这点感激,磨的一点都不剩了。

  一想到独孤宸对她做过的,那些令她发指的事儿。

  苏漠就实在很难想象,独孤宸居然会好心将她捡回来,而不是转手把她丢尽狼窝的画面。

  不说别的,就说当初她右手受伤还未恢复。

  独孤宸重头开始训练她,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给她丢进了一个恶匪窝。

  当时的她,还没从第一次杀人的事件中缓过来,那里见过那种阵势。

  又是以少敌多,又是旧伤未愈的。

  她差一点,就没能完好的从恶匪窝里走出去。

  最最可恶的是,等她走出去后。

  独孤宸居然语气凉薄的对她说:“太慢了!”

  然后留下旧伤未愈又添新伤的她,独自一人在原地凌乱。

  关键在于,独孤宸把她丢进去之前,并没有说限制多长时间出来。

  于是苏漠暗骂了独孤宸一句:疯子!

  不知这话是被独孤宸听到了,还是怎么回事,独孤宸在自己临走之前,将苏漠骑过来的马放掉了。

  美其名曰:“这是对她晚出来的惩罚。”

  害的她,最后徒步了一个多时辰,才回到家中。

  最后更可气的是,她回到自己院子里,发现这个疯子正跟个东道主一样。

  在她院里烹茶不说,还嫌弃的说茶叶太次了。

  苏漠气的真想上去给他两拳。

  这什么人啊!

  因此在面对这样一个,经常对你做这种事儿的人。

  你会相信那个人,有一天会大发慈悲好心救你吗?

  肯定不会。

  但是苏漠不得不苟同的是,从各种意义上来说,独孤宸也是一个称职的师傅。

  只是有时候的一些行事风格太过胡来,会让人觉得他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可以说,若是没有独孤宸五年的严厉教导,就不会有现在打遍盛京的苏漠。

  苏璃听了苏漠的话,想到自己昨天看到独孤宸瞧自己姐姐的眼神,想到他否认的那些话。

  以及现在苏漠提及他时的表情,心中莫名有些幸灾乐祸是怎么回事儿?

  这个念头一起,苏璃连忙在心里告诫自己。

  克制点,别笑出来了。

  之后苏璃神色自然的又同苏漠聊了几句,便离开槿院忙自己的事儿去了。

  苏璃一走,苏漠面上的笑容顿时便消失了。

  她回想起前日,安平公主听闻程言要回来了,约她见面时说的话。

  她们一见面,安平公主便抓着她的手,有些忐忑的问道:“漠姐姐,我想求父皇,在这次中秋宫宴上,为我和程言赐婚,你会介意吗?”

  当时听到这话的苏漠,只觉无趣。

  安平究竟是试探还真心,她都懒得去深究了。

  她只是有些好奇,这安平公主凭什么会觉得。

  五年之后,程言二字还能击溃她?

  于是她便笑着回了一句:“只要是你真心喜欢的,我都会诚心的祝福你。”

  安平公主大约是对她的表现不太满意,很快便岔开了话题。

  现如今想想,自己昨儿为什么要去喝酒来着?

  难道是为了一杯敬明天,一杯敬过往?

  苏漠自嘲的笑了,

  这时,外出玩耍归来的初九,走到苏漠脚边,用脑袋使劲蹭苏漠的腿,让她抱它。

  苏漠低头一看,初九满身泥土,蹲了下来。

  摸了摸它的脑袋:“你这一身泥又去哪里打滚了,不洗干净我可不抱你。”

  初九一听‘洗’字,也不蹭了,转身就想跑。

  结果苏漠手比它快,一把抓住它的后颈。

  将初九提起来跟自己目光持平。

  “你想往哪里跑,不洗干净,你今晚屋也别想进了。”

  初九可怜兮兮的叫了两声,好似再说:主人,求放过。

  然苏漠却是佯装听不见。

  初九是在苏漠和程言决裂后的某一天,突然跑进苏漠闺房的。

  那时候它才不过一个月左右的大小,就那样颤颤巍巍的出现在她面前,并当着她的面在她的闺房里撒了一泡尿。

  苏漠当时脸都绿了。

  本想教训它一顿,但是瞧着它那么小,便没能下去手,最后选择收养了它。(初九:猫猫那么可爱,当然是原谅它啦。喵~)

  因为它出现的那一日,正好是九月初九,苏漠图方便,就给它取了初九这个名字。

  独孤宸这厢回到自己的落脚处。

  苏漠那句略带嘲讽的话一直在他脑海回旋,让他怎么想都觉得有些不爽。

  虽然平日里他和苏漠经常当面互相拆挤兑对方,但是独孤宸拿那当乐趣。

  他没想到苏漠背后居然也是这般想他的。

  独孤宸恨的牙痒痒,暗骂了一句:“没良心的小东西。”

  突然一个想法出现在他的脑海里,独孤宸越想越觉得有趣。

  于是他唤了一声:“银涯。”

  下一刻,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银涯,便出现了在了独孤宸身后。

  他恭敬的问道:“尊主,有何吩咐。”

  “我要回去。”

  银涯一听,有些迟疑:“这....”

  是他理解的那个回去吗?

  可是好不容易才从那个地方脱身,尊主怎的又自己要回去?

  见银涯没答,独孤宸轻嗯了一声。

  “怎么?不行?”

  银涯背脊一凉,连忙应道:“属下这就去安排。”

  尊主如此任性,他有说不行的权力吗?

  他没有!

  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独孤宸对着银涯挥了挥手。

  “那便退下去安排吧。”

  “是。”

  银涯说完之后身影便消失了。

  独孤宸瞧着这繁华的盛京城,唇角微勾,他第一次觉得那个地方好像也没有那么的不好。

  转眼便到了第二日。今儿是八月十五,中秋宴的日子。

  整个盛京,到处都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苏漠,苏璃两姐妹,乖巧的跟在父亲身后踏出了尚书府的门。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