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盛京有美人儿

第四十二章:她忍就是了(为了月票)

盛京有美人儿 漠家初九 2233 2021-05-12 10:21:03

  这样的高傲,程诺有那么一瞬间,有点担心苏漠玩脱了。

  这可是在皇宫门口,她这么猖狂真的不会出事儿吗?

  接下来苏璃的话,直接让程诺直呼:好家伙!

  苏璃瞧着自家姐姐的举动,心领神会的站了出来,挡在了苏漠和萧煜中间。

  谦逊开口:“七殿下,男女有别,殿下您此举,怕是有些不妥当。”

  用最温柔的话,做着最无情的拒绝,还偏生让人挑不出毛病。

  程诺挑眉:这对姐妹花着实不错!不骄不躁,不矜不伐。

  有机会她一定要结交一下。

  而那些个贵女的态度更是表明了,她们对这俩姐妹会拒绝七皇子这个举动,一点也不意外。

  甚至还觉得十分正常。

  这让程诺更加觉得有点意思了!

  回京这几日,贵女她也算是见了不少了。

  什么温婉动人的张小姐,知书达理的李小姐,矫揉造作的刘小姐。

  这些人加起来,都没这两位来的有意思。

  她们姐妹与别的贵女之间,好似隔着一堵看不见的墙。

  也就是说,看似是这些贵女不愿跟这俩姐妹玩儿,孤立她们。

  实际上却是人家根本就不屑理你。

  因为上官菀并没有对程诺提起过苏漠姐妹,所以程诺并不知道苏漠平日里的作风。

  亦不会知道,苏漠虽然跟盛京里头许多世家子弟称兄道弟,但是她从来没有逾越过半分规矩,始终有着自己的底线。

  所以有些人背地里,虽然看不上她的行事作风,却从来没人怀疑过她的人品。

  萧煜被苏璃这般婉拒,还并不死心,想再说些什么,却被一旁的太子拦了下来。

  “七弟,你就别难为苏家两位小姐了。”

  萧煜微微一愣,随即拱手回道:“皇兄,教训的是,是臣弟逾矩了。”

  太子温和的笑着说道:“那你以后可要注意了。”

  萧煜点头:“臣弟明白。”

  两人说话的功夫,安平公主带着程诺和程言向他们走了过来。

  一靠近便天真无邪的开口叫道:“大皇兄,七哥,漠姐姐,小璃。”

  被叫到的几人目光皆被吸引了过去。

  安平接着说道:“我远远的就看到你们在这边了,你们在做什么呢?感觉好热闹呀。”

  程诺在安平身后,听完她这说话的语气。

  忍不住直翻白眼:大姐,你都一大把年纪了,还在这装什么天真无邪的小姑娘啊。

  给人家真正的小姑娘留点口碑吧。

  苏漠和苏璃一见安平,立即福身向她行了个大礼:“臣女(苏漠)(苏璃)见过安平公主。”

  安平连忙上去扶起她们,嗔怪道:“你们这是做什么?生疏了不是?说过多少次了,我们是好姐妹,你们不用向我行礼的。”

  程诺继续吐槽:大姐,做戏有个度,你明明早来了,一直在一旁看戏。

  现在又跑来装姐妹情深,塑料袋都没你这么能装。

  还有生不生疏的,你自己心里没点AC数吗?

  这两姐妹,之前见到太子殿下也就微微福了一下身子,以示诚意。

  为什么见你偏偏对你行大礼,你动动脑子好不好啦?

  苏漠将程诺的每一个细微的小动作,都看在了眼里。

  心里觉得诧异的同时,竟还觉得这姑娘倒是挺灵动。

  这就是长大后的程诺吗?倒是比幼时来的有趣些。

  太子萧宣见安平来了,佯装清咳一声,这才亲昵的说道:“安平来了啊。”

  安平对着太子微微福身,带着几分谄媚问道:“臣妹来了,不知道大皇兄有何吩咐?”

  太子上下打量了一番安平,老实说他对父皇认的这个义女并不熟。

  平时见面也不过点头之交,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到了,萧宣心中有几分不喜。

  因为她的眼神太过功利。

  虽然有稍作伪装,但是萧宣见过的形形色色的人,比她走过的路都还多。

  安平的那点小心思,自然是瞒不过萧宣的眼睛的。

  不过眼下她主动送上门倒是正好。

  前面苏家姐妹,以男女有别拒绝了萧煜的邀请,他也不好再继续开口。

  他正巧找不到人带苏漠进宫,现在有了这个安平在,这事儿便就好办的多。

  “方才你七哥,唐突了苏家两位小姐,本宫与你七哥皆是男子,大有不便;正巧你与苏家两位小姐相熟,那便就由你带着苏家两位小姐进宫,也好好替你七哥赔罪。”

  听了萧宣的话,安平娇憨一笑:“原来是这事啊,其实就算大皇兄不开口,臣妹也是准备来找漠姐姐和小璃,跟臣妹一起进宫的;只不过方才在过来时,正好碰上了将军府的程诺小姐,这才略微耽搁了片刻。”

  安平面上笑得开心,心底却是气的直咬牙。

  这个苏漠,何时又悄悄搭上太子了?

  程诺听完安平的话,顿时觉得天雷滚滚。

  大姐,你可不可以讲讲道理。

  我何时耽搁你了,明明是你自己主动凑上来的好伐!

  你特么要立人设,也别拉踩别人啊!

  程诺越想越气,几次都想发作。

  一直悄悄看着苏漠的程言发现了自家妹妹的异样,连忙悄悄碰了碰她。

  程诺看了过去,眼底带着怒气,程言微微摇了摇头,示意她冷静。

  程诺感觉自己心头有一大团火在烧,自己从小到大何时受过这种委屈,以往都是她让别人憋屈。

  但是一想到她回京前,娘再三交代的话:诺儿,盛京不比边关,你切莫依着性子行事。

  程诺这才稍微冷静下来了一些,她悄悄的吸气,呼气,排解着心口的郁闷。

  心中还在不断念叨了:忍的忍中忍,方为忍上忍。

  她忍就是了。

  程诺从小因为身体不好,便被寄养在了江湖上一个姓董的医道世家。

  董家的人皆醉心于医术,所以程诺从小便没被特别管教过,因此养成了自由散漫的性子。

  后来武林盟的童盟主带着他儿子去董家治病,年少的童景弋认识了当时还是少女的的程诺。

  并被她无邪的性子所吸引,对她青睐有佳。

  有了这个后台在,程诺被纵的越发的无法无天。

  因此,江湖上谁都知道武林盟脾气很好的少盟主童景戈,有一个心上人名叫程诺。

  此女皎若秋月,明艳端庄,是童景戈的逆鳞所在。

  武林中若有人想找童景戈比试,他不愿意时。

  那些人就会心照不宣的去叨扰程诺。

  但是往往那些人在程诺这里丝毫讨不到好处不说,还会被闻讯赶来的童景弋单方面切磋教育一番。

  最后的落得的下场,便是这些人三月半年的都下不来床。

  这些年武林中一直盛传着两句话。

  你想死吗?那就去惹程诺吧。

  童景弋会成全你的愿望。

  你想活吗?那也去惹程诺吧。

  董家人会满足你的愿望。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