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盛京有美人儿

第四十六章:和某个人很像(求月票呀)

盛京有美人儿 漠家初九 2257 2021-05-14 19:02:51

  那种熟悉,就好似眼前这个男人她见过。并且还见过不止一次。

  可是苏漠搜刮完自己所有的记忆,却没有找到任何一点,关于这个男人的记忆,这般也是让她异常觉得莫名其妙。

  按道理这个男人有这般出色的外貌,她见过肯定不会忘记。

  可是记忆里却没有,所以她很确定自己从未见过这个男人。

  那么这熟悉的感觉从何而来?

  难不成自己见色起意了?

  苏漠心中忍不住陷入了沉思。

  不应该的!

  男人瞧着苏漠一直在打量着他,又一边在怀疑着自己,心中不由得觉得有几分想笑。

  以前怎么没发现她还有这一面?

  心中忍不住起了想逗弄一下她的心思,于是便开口揶揄道:“苏小姐,我好看吗?”

  苏漠嘴角一抖:是不是长得好的,都特别的自负?

  男子瞧见了,却是带着浅笑,继续揶揄开口:“否则你为何一直盯着我看?”

  白衣男子说都说的如此直白,苏漠就是想否认,她也否认不了。

  于是敛了敛心绪,淡淡的回道:“公子的姿色,算得上倾国倾城,可以和某个人高下较量一番。”

  成天自负自己是天下一等一的美男子,真该让他来见见这个男人,和他较个高下。

  想到了独孤宸,苏漠又忍不住了多看了白衣男人两眼。

  是不是长得好的,都有一定的相似之处?

  白衣公子听到苏漠提及别人,微微一愣:某..个..人?

  苏漠甩开自己脑海里,这个男人的身影,后知后觉的回味着白衣男人,方才说的一句话。

  他是叫了自己一声苏小姐。

  也就是说,这个男人是认识她的?

  这个念头一起,苏漠瞬间便联想到了,方才引她来此出的琴音。

  脱口而出:“方才是你在弹奏!”

  若是如此,那便与她心中所料相同。

  那个弹琴之人,的确是故意引她来此的。

  至于目的为何,目前还不得而知了。

  苏漠本以为,这个白衣男人会稍微狡辩一番。

  没想到他居然毫不犹豫的承认了。

  “区区不才,希望没有污了苏小姐的耳。”

  区区不才?

  苏漠听后,忍不住轻笑了一声:“公子还真是自谦。”

  从她听到琴音,到她来到此处,她前后约莫花了两柱香的时间。

  按照她平日里的脚程,大约是五里左右的路程。

  但是因为这是皇宫,到处都有巡逻和暗卫,她从速度上便打了些折扣。

  但是仔细算下来,也有差不多三里左右的路程。

  这个距离,这个白衣男人没被巡逻的禁军发现。

  便说明那琴音除了她以外,别人根本就听不见。

  也就是说,这个男人极有可能是用了传音入密。

  故意将琴音送进她耳中,引她来此的。

  有这般深厚的内力,却说自己叫区区不才?

  这何止是自谦,简直是自谦过头了。

  白衣男人浅淡一笑,依旧谦虚的说道:“苏小姐,谬赞了。”

  他的确是故意引苏漠来此。

  苏漠见他这般,便不再继续在他故意引她来此,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结了。

  转而问道:“不知公子,故如此大费周章的小女子来此,是有何指教?”

  这个男人是怎么确定,一定会引来她的。

  苏漠不打算问,因为问了,他也不见得会说。

  索性便直奔了主题。

  他既然引自己来此,定是有所图的。

  本以为这男人依旧会毫不犹豫的说出目的。

  没曾想他居然卖起了关子。

  “并非是在下故意引苏小姐来此,而是天意使然,在下的琴音只有知音方可听到。”

  这话也就是在说,苏漠是她的知音。

  苏漠听了直想打人。

  知音....去他的知音。

  她琴棋书画,最不善的就是琴。

  算了,既然他不愿说,苏漠也不再深究。

  中秋宴快开始了,她出来的已经够久了,再不回去恐怕就要被人发现了。

  至于目的,苏漠相信早晚有一天这个男人会说的,她不急于这一时。

  “既然公子不愿告知,小女子便先行告辞了。”

  苏漠说罢抱拳一礼,随后利落转身,准备离去。

  结果白衣男人却再次叫住了她:“苏小姐,稍等。”

  苏漠停住了脚步,转头看去:“公子还有何指教?”

  “萧栾,这是我的名字,我们还会再见的,苏漠。”

  萧栾的语气十分笃定,说完之后还浅淡一笑,带着几分真意,在朦胧的月色下,显得有些许蛊惑。

  苏漠微微颔首:“拭目以待。”

  随后漠然转头离去,然她的内心却并不平静。

  萧栾。

  先皇的儿子。

  当今皇上的亲侄子,亦是先皇唯一活下来的血脉。

  那个传说毁了容的废物亲王!!!

  在盛京,这个萧栾的是身份最独特的,也是最神秘莫测的。

  苏漠有一种直觉,自己若继续停留,恐会被卷入什么不太好的事件中去。

  所以她还是早些离开的好!

  毕竟她的原则第一条是:永远不要去招惹不知对方深浅的人。

  萧栾的武功在她之上,身份在她之上,心计恐也在她之上,所以还是离得远远的好些。

  想到这里,苏漠加快了自己的步伐。

  看到苏漠快速逃离的背影,萧栾觉得有些好气,又有些好笑。

  不过就见了一面,说了几句话而已。

  自己怎么就被她当成洪水猛兽了。

  直到出了灵禧苑的范围很远。

  苏漠脑子有关萧栾的一些信息始终挥之不去。

  她有些懊恼,自己当时就不该好奇。

  不然就不会发现,那传闻中毁了容的血亲王,不仅没毁容还生的出挑的很,这个秘密。

  她早该想到的,当今圣上在盛京中已成年的儿子,她都见过。

  没见过的定然身份不一般。

  她方才才想起来灵禧苑究竟是什么地方。

  这处院子是靠着皇宫外围建的,据说院中有一扇门直通皇宫,是先皇最宠爱的嫔妃俪妃,在宫外落脚的行宫。

  那个俪妃身份十分神秘。

  有人说她就是普通的民间女子,因为容貌出众,先皇对其一见倾心。

  也有人说她是隐世大家族出来的小姐,先皇为了她背后的势力才纳的她。

  总之无论是那种,现在先皇和俪妃皆已亡故,也无从查证了。

  而灵禧苑,则是先皇当年特地为她修建的院子,当年俪妃没进宫之前就一直住在这灵禧苑里。

  新皇登基之后,灵禧苑便被封了,改为了禁苑。

  一起被封在灵禧苑的,还有先皇和俪妃的儿子萧栾。

  说起来这萧栾能活到今天,也有很大的运气在里面。

  当初萧栾出生,正逢政变。

  先皇的所有孩子都死在了那场政变中。

  萧栾则因为钦天监给他批命说:他的命格旺新皇。

  这才堪堪保下了一条命。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