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第九章 镀金庙宇容不下真佛

    护生寺的大门外!

  几十个僧人带着近百群众,鱼贯而入,而跟在僧人边上的还有几位衙役官差。

  “你就是道缘是吧,按照大明律规定,无佛籍者不得私自开设寺庙,你已经触犯了大明律。”

  僧人们一字排开站立两边,几位官差径直走到了道缘跟前,其中一位官差身上还拿着枷锁,而百姓们则是站在门外好奇观看着。

  “这不是道缘法师吗,原来他不是真和尚啊。”

  “我就说过,哪有真和尚天天跟女人打交道的,这就是一个假和尚,什么救助苦命婴儿,就是故意骗钱的,现在被香山寺的大师们给揭穿了。”

  “太可恨了,竟然打着佛祖的名义骗钱,这样的人就该抓起来游街示众。”

  “可道缘法师是真的救助了那些孩子啊,我亲眼看到那几十个孩子的,都对道缘法师很亲昵,这不是假的啊。”

  人群中,有百姓知道道缘所做的事情,甚至曾经还捐赠过香火钱。

  “这出了家当和尚,那就该吃斋念佛,哪有当和尚去带小孩的,这就是假和尚。”

  “可佛祖不是慈悲为怀救苦救难的吗,那当和尚也该这么做,躲在寺庙里只顾自己修行,不是违背了佛祖的宏愿吗?”

  “你……你这就不懂了,大师们在寺庙修行是为了钻研佛法,只要研究透了佛法才能够普度众生。”

  有人疑惑,有人辩解,而那边,官差已经是将枷锁给戴在了道缘的身上。

  “阿弥陀佛,几位官爷,这道缘不但假冒僧人,败坏我佛门形象,还无耻偷盗,他这袋子里便是有从城隍庙内偷来的供果。”

  戒律堂的长老开口,官差上前将麻袋打开,果然发现里面有许多水果,这一下外面围观的百姓一片哗然。

  饶州城内的百姓,几乎都去过城隍庙,也都拜过城隍爷,一听道缘从城隍庙内偷供果,一个个变得愤怒起来。

  “官爷,这假和尚该抓。”

  “抓得好,连城隍爷的供果都敢偷,丧心病狂。”

  寺院内,源性法师看着自己曾经最引以为傲的弟子,脸上带着不忍之色,如果道缘愿意听劝的话,何曾走到现在这一步。

  而在寺院的后院,听着外面的喧闹,几十个小孩惶恐的躲在那里,最大的也不过才是七岁样子。

  “不能让这些坏人把道缘爹给带走!”

  那三位年纪最大的孩子,从后院拿起了棍子,就要冲出去,不过还没等他们冲出去,一位身穿儒衣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孩子们,放下棍子,你们的道缘爹爹很快就会回来的。”

  这儒衣中年男子便是苏云,在道缘回到寺庙之后,他便是跟随而来,也是知道了事情的一切经过。

  这些孩子冲出去,必然会和官差爆发冲突,也救不了道缘。

  苏云的话语带着一股魔力,抚平着这些孩子的恐惧,也让得他们信服。

  “回房间去好好休息,一会可就要刮风下雨了。”

  几十位孩子在苏云的话落下之后,很是乖巧的走回了房间,而苏云的身影也是从后院消失,再一次出现时,便是出现在了寺庙佛堂之中。

  寺庙佛堂之中,除了一尊有些破旧的佛祖神像之外,在那墙上还挂着一块块超度牌。

  这些超度牌,便是那些未能出生的胎儿。

  道缘建寺庙,除了化缘养活那些孩子外,也是存了超度这些胎儿的心思。

  “这世上啊,有真心的人干着最绝情的事情,有那念经的真和尚守着香火的大生意,也有那假和尚住着假寺庙散尽了万贯家财。”

  “敢问佛祖,什么为真,何又为假呢?”

  佛祖神像没有回应苏云,苏云也没指望佛祖会回答,这一次身影直接消散,只留下余音在这佛堂内萦绕。

  城隍庙宇!

  苏云回归了神像,下一刻,四道光芒从城隍庙射出,落向了饶州四个边界,射入了那四块界碑之中。

  界碑摇晃,有着光柱冲天而起,只是普通人无法看到。

  “吾乃饶州城隍,今以城隍之意志,召唤风雨雷电,赦令起!”

  一刻钟后,就在官差们押着道缘走出寺庙门槛,就在正性方丈让寺庙僧人把佛堂内的佛祖神像给抬出来的时候,一道晴天霹雳炸响。

  啪!

  惊雷之声让得那几位抬着佛像的僧人手一滑,这尊一人高的佛祖神像摔落在了地上,碎成了四五份。

  突然响起了惊雷震住了在场所有人,这青天白日的怎么会有雷呢?

  “道缘的行为惹得佛祖发怒,这是佛祖降下的惩戒!”

  正性方丈也是愣神了那么一会,随后便是高声喊道,等喊完之后,率先给跪了下来,口中念诵着佛号,其他僧人也是紧忙着跟着跪下,至于围观的百姓一听这话也很是惶恐跟着跪下。

  在他们心里,自然是相信正性方丈的话的,可不就是佛祖发怒了吗,不能这大白天好好的怎么就突然打雷了。

  “给你们一个警示,却还执迷不悟,看来这世上的镀金庙宇是容不下真佛了。”

  城隍庙的苏云轻语,伴随着的是整个饶州城狂风大作,黑云压城,大雨眼看着就要倾泻而下。

  暴雨即将袭来,众人本该是在这寺庙躲雨的,但正性法师的一句这是佛祖发怒,众人却是不敢在这寺庙里躲雨了,万一被雷劈到怎么办?

  一个个百姓走出了寺庙,躲在了其他人家的屋檐下,正性等僧人却是没走,因为他们自认自己是佛门弟子,对佛祖恭敬,佛祖就算是惩罚,也不会惩罚到他们头上。

  “道缘,你惹了佛祖发怒,实是我佛门罪人。”

  戒律堂的那位长老冷眼看着被上着枷锁的道缘,他恨不得这场风雨直接是把这亵渎神佛的寺庙给冲倒。

  大雨来了!

  如豆子般的大雨倾泻而下,那雨势让人心惊,天空上的银蛇乱舞更是让得在场的人有些发颤,饶州城,许久未下过这么大的雨了。

  “奇怪,为什么这寺庙上面没有雨?”

  在不远处躲雨的百姓,有人惊奇发现,护生寺的上空没有雨,那豆子般的雨水,在狂风之中倾泻,但就是没有落在护生寺中。

  一尺之隔,泾渭分明。

  “我佛慈悲,此乃佛祖知道我等弟子在此,不忍降罪于我等。”

  开口的又是正性法师,而这一次百姓们却是对他的话产生了一些怀疑,真的是这样吗?

  雨势越来越惊人,天上的雷声也是轰鸣大作,而在这狂风大雨之中,有一位僧人穿着蓑衣却是一脸着急跑来。

  “方丈,不好了,咱们寺庙被雷劈了,除了佛祖菩萨的殿宇,其他地方不是被雷给劈掉,就是被雨水给冲毁了。”

  嘶!

  雨声之中,僧人的惊恐喊声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中,正性法师等僧人面无血色,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海枯石烂,镀金庙宇迟早会倒掉,可闹市中的这破败小庙,风雨飘摇之中却是要不朽了。”

  风雨之中,传来了一位老秀才的感慨。

  PS:第三更送上,马上新的一周,真心求推荐票,求打赏,求月票,新书要冲下新书榜单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