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第20章 当赏

    喜福乐戏班!

  饶州城最有名的戏班,至今已有数百年历史,班主是代代相传,据说第一代老班主,还曾经创作了《宋仁宗认母》《铡美案》等一系列脍炙人口的戏曲。

  “把这编成戏曲?”

  当代班主汪睿博看着蒲树拿来的话本,有些疑惑,只是当他打开话本之后,看到上面的名字愣了一下,因为这个名字他很是熟悉。

  “这是谁让你写的故事?”

  看完话本之后,汪睿博表情变得无比严肃,蒲树有些疑惑,答道:“自是有东家要求的,汪班主,编好了银两绝对不会少,可以出到这个数。”

  蒲树做了个手势,然而汪睿博直接是拒绝了。

  “蒲公子,对于这位我建议你还是不要胡乱编造他的故事。”

  “这位?”

  “就是你这话本里的那位书生苏云。”

  “有什么不妥吗,莫不是这名字和哪位大人物撞名了?可咱们写的是宋朝事情的故事啊,应该不至于吧。”

  蒲树没放在心上,就算是撞名了,有那位陈大人撑腰,在这饶州地界上,压根就不需要忌讳任何人。

  “这位是咱们的城隍爷,现在就在城隍庙里供奉着呢,你乱编排城隍爷的故事,这不是对城隍爷不敬吗?”

  “城隍爷,不会吧。”

  蒲树还真不知道城隍爷叫什么名字,甚至可以说,整个饶州城,除非是专门去查询过的,不然没有人知道城隍爷叫什么名字。

  “这活我们戏班不敢接。”

  汪睿博拒绝了蒲树,等到蒲树走后,更是回到了自己的后院,打开了存放戏本的屋子。

  屋子有着好几个架子,上面摆着各种戏本,有京剧、越剧、吴剧,种类繁多,但最里面的一个架子上,只摆了五六本戏本。

  《苏公子巧施妙计斗知县》

  《天花赐》

  ……

  这六个话本,都是他的祖上先人所创作的,而这些话本的主角只有一个,就是现在的饶州城隍爷,当时的苏大善人。

  自己祖上把苏大善人生前做的一些好事给创作成了戏曲,就拿这天花赐来说,当初天下瘟疫蔓延,苏大善人一日在梦中得仙人托梦,传授治疗瘟疫之法,而后告之天下。

  但这六个话本,最后一个都没有搬上舞台,只是在这架子里蒙尘。

  汪睿博不知道自家祖先为什么创造出来之后不搬上戏台表演,但他知道一点,他们汪家能够在戏曲一行有今天的地位,离不开城隍爷。

  无论是《仁宗认亲》还是《铡美案》《贵妃醉酒》,这些他们汪家成名的戏曲之作,都是因为城隍爷的帮助,很多曲调都是城隍爷当时创作的,但城隍爷却把这个出名的机会给了他们汪家。

  这些,在汪家祖先留下的笔记中都有过记载的,那时候汪家戏班被同行给挤兑着几乎都要倒闭了,是城隍爷让汪家存活了下来,一首《铡美案》更是让汪家一跃成为整个江南路第一戏班。

  ……

  知府大院!

  陈山得到蒲树的汇报后,脸上也是有着震惊之色,他没有想到那位女鬼将所说的那位书生,竟然就是如今的城隍爷。

  “城隍爷、城隍庙,怎么最近的一切都跟这城隍庙给扯上了。”

  那位罗前辈是住在城隍庙,洪森也是想要拆掉城隍庙投靠女鬼将结果害了自己,而现在这位女鬼将也是跟城隍爷有了关系。

  “恩师,你说这城隍爷会不会真的存在啊。”柳青提出自己的猜测。

  “胡说什么,天下神明早就已经消失了,几百年来这一点已经是得到证明了,倘若真有城隍,太祖封天下城隍,甚至愿以共治天下,这些城隍爷也没见一个现身的。”

  陈山摇了摇头,天下已无神明,这是公认既定的事实了,一开始还有些人不死心,也包括朝堂,专门派遣了一些人去寻找神明,可耗费百年时间,那些传说有神明出现的地方都去过,始终一无所获,朝堂便是彻底死心了。

  “柳青,饶州这边我决定让你坐镇守护。”

  “恩师,我坐镇饶州,我没这本事啊。”

  柳青无奈,要换做以往,以自己的实力守护一州府很正常,可饶州城不像其他地方,不说罗前辈了,光是那位鬼将都可以一根手指灭掉自己。

  “让你坐镇,并不是要你做什么,你与罗前辈也算是打过交道,留你在这里,更多的是保持和罗前辈的沟通,真要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也可以去找那罗前辈。”

  柳青听明白自己恩师的意思了,自己坐镇饶州,说是坐镇,实际上就是扮演一个沟通的角色,和这位罗前辈沟通的角色。

  “鬼将的一般要求,只要不越过底线都可以答应。”

  交代了自己弟子之后,陈山也是要离开饶州了,他作为镇虎卫十二司之一,镇守的是江南路诸多府,不可能在一个饶州停留那么久。

  ……

  城隍庙!

  罗老头刚打扫完城隍大殿,就遇到了前来祭拜的香客。

  “贾老板?”

  作为饶州首善的贾全安,罗老头自然也是认识的,以前城隍寿诞的时候,这位也是捐过香火钱的,但这位首善自己没来,而是让下人来捐的香火钱。

  贾全安并没有听到罗老头的招呼,或者说此刻的他注意力完全没在边上,他的所有注意力都被面前的神像给吸引住了,一脸的震惊表情。

  “师祖竟然就是城隍爷!”

  看着和自己师祖一模一样的城隍神像,贾全安的内心的震惊如翻江倒海,神明啊,早在几百年前已经被证明不复存在了,天下所有附妖师,甚至包括妖魔鬼怪都认同了这一点。

  自己师祖是城隍爷,最重要的是自己师祖还活着,也就是说城隍爷显灵了。

  贾全安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知道这个消息如果传出去的话,天下都将会被震动,这可是自从天地异变之后,出现的第一位神明。

  砰!

  二话不说,贾全安直接是跪了下去,心中更是埋怨自己,以往的城隍寿诞为何不亲自来捐香火钱,这样也就能够早些认出城隍爷就是师祖了啊。

  “怪不得饶州有鬼将出世,可很快风波就消失了,有师祖这尊神明坐镇着,鬼将算个屁啊。”

  震惊之后,贾全安更多的是激动,以自己家和师祖的关系,这就意味着他们贾家后面站着一尊神明。

  “贾老板真是心诚啊。”

  一旁的罗老头看着贾全安砰砰砰的磕头,连额头都磕红了,也是有些感慨,这年头对城隍爷诚心祭拜的不多了。

  “自家祖师,我能不心诚吗,更何况还是显灵了。”

  贾全安站起身,听到罗老头的话,心里腹诽了一句,脸上却是笑着道:“老人家,我想捐钱点盏长明灯。”

  “长明灯,贾老板不是点过吗,咦,怎么灯牌上的名字都么了,既然这样,那贾老板你点吧。”

  罗老头走到长明灯前,发现灯牌上原来那些名字都没了,抬头看了一眼城隍神像后,心中有所明悟。

  “这位肯定也和师祖有关系。”

  贾全安也在观察着罗老头的举动,再看到罗老头目光看向了自家祖师神像,便是断定眼前这老头应该也是知道祖师显灵的事情。

  “这里是五千两,是我捐给庙里的。”

  从怀中掏出五张银票,每一张都是一千两的面额,贾全安递出去后,发现罗老头虽然惊讶可还是收下后,便是更加确定了自己的判断。

  罗老头会收下这么大额的银票,是因为他觉得要给城隍爷重新塑造神像了,这笔钱来的刚好是时候。

  至于是不是城隍爷显灵,又有什么关系呢?

  城隍爷不显灵,他也在这里待了这么久,城隍爷显灵,他也继续在这里给清扫城隍爷,负责给城隍爷点香上香油。

  “真是有趣,我的徒子徒孙竟然不识得我这城隍爷。”

  等到贾全安离去之后,苏云脸上浮现思索之色,似乎自己的城隍身份,自己的那些徒弟后人都不知道。

  但按照自己推演出来的记忆,自己是在死后便是被百姓给请入城隍庙的,按道理来说自己那些弟子都应该知道的,也会交代后人要到城隍爷来祭拜。

  自己死后,必然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包括赵黎歌的死,也都有些莫名其妙。

  自己询问情况,赵黎歌扯上自己夫人,看起来是胡扯,可未尝不是存了故意让自己放弃继续询问的心思。

  想到赵黎歌,苏云突然有些好奇对方现在在干什么,当下神识散开,很快便是搜寻到赵黎歌所在位置。

  “混账!”

  半响后,苏云突然骂了一句,这丫头还真是会搞事。

  有间茶馆!

  “诸位看官,今日给大家讲的故事,允许我引用陆放翁的一首诗当定场诗。”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这故事,说的是几百年前,咱们当地一位叫苏云的读书人和那青楼女子赵黎歌的故事,诸位看官听众切莫分心,这故事曲折婉转,感染肺腑,话说啊……”

  茶馆里,赵黎歌悠闲的磕着瓜子,听着说书人在那讲故事,听到后面,已经是有不少女子掩面低声哭泣。

  “当赏!”

  赵黎歌瞥了眼一旁的柳青,柳青见状连忙朝着一旁的伙计使了一个眼色,伙计高声喊道:“甲桌贵客赏十两。”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