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第26章 风水轮流转

  饶州属于江南丘陵地带,丘陵山脉众多,吴峰山,是诸多山峰中其貌不扬的一座普通小山岭。

  可就是这么一座普普通通的小山岭,此刻却是有着诸多鬼魂不断在山顶上方凭空出现,而后飘然下山。

  不过这些鬼魂到了山脚之后便是发现走不了了,在他们面前仿佛有一堵无形的墙阻拦着他们的步伐,将他们控在了这片山脉区域。

  出手的,自然是苏云。

  身为一方城隍,他不可能看着这些鬼魂进入村落去祸害百姓。

  鬼魂越来越多,到最后整个山脚都已经是站不下了,一眼看去,山体都被这些漂浮着的鬼魂给完全遮挡住了。

  “苏云,把这些鬼魂给困在这里就好了,等过了清明节,这些鬼魂便是会消失的。”

  赵黎歌看了眼苏云,她怕苏云出手灭掉这些鬼魂,这样一来就和弄出这些鬼魂的暗中强者作对了,能够操控如此之多的鬼魂,而且不是在那么一城之地,而是整个天下,背后的布局者实力得有多恐怖。

  “既然我这个城隍爷都能够存在,那神明又怎么会不存在呢,也许眼前就是找寻出那些神明消失的机会。”

  苏云眼中有着两色,右手连点,那山顶上方的空间开始撕裂,随着这空间的撕裂,一个巨大的黑洞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黑洞之中,无尽的鬼气萦绕而出,站在苏云身侧的赵黎歌,身躯颤动了一下。

  “这……我有一股想要进入那黑洞的冲动。”

  赵黎歌的话让苏云若有所思,赵黎歌已经是鬼将了,到了这个级别,情绪基本不会不受控制的波动。

  普通人见到老虎会本能的恐惧害怕,但如果是见到一个月不到的小老虎呢,自然也就会没了恐惧。

  “能够让你都想要进入,这里面确实是不简单。”

  苏云身影在原地消失了,下一刻人便是出现在了这黑洞之前,右手一扬直接探入进去。

  几息时间过去,苏云的手伸了回来,他的手上有着一枚黝黑的铜牌。

  看着这枚铜牌,苏云退回到了山顶。

  “苏云,你没事吧。”

  “没事,我们先回去。”

  没有继续在守在这里,苏云拿着铜牌便是回到了城隍庙,开始仔细打量起来这块铜牌。

  铜牌很古朴,上面没有任何的字迹。

  “苏云,这铜牌是怎么来的?”

  “我如果告诉你,我的手伸进去,就有人递给了我一块铜牌,你信不信?”

  赵黎歌撇了撇嘴,她知道苏云并没有说实话。

  事实也确实如她判断的那样,苏云并没有告诉她实情,这铜牌,是他在那黑洞之中抢夺而来的。

  将手探入那黑洞之中,苏云的意识也是跟着进入,便是看到黑洞之内其实是一个深渊,而那些鬼魂就是从深渊内不断爬出来的。

  深渊很大,在这深渊的上方有着一个个黑洞,这些黑洞将这些鬼魂送往世界各个不同的地方,但这些鬼魂在进入黑洞之前,身上都会有一缕鬼气飘出,朝着半空中那块铜牌而去,最后被这铜牌所吸收。

  铜牌光芒流转,苏云也不犹豫,直接是伸手抓去,而也就在这时候,深渊之下也是传来了气息波动,显然,有人不愿意这铜牌落在苏云的手上。

  一只枯瘦黑手从深渊下伸出,与苏云的手掌碰撞,周围数千鬼魂直接是被能量波动的余威给弄的消散,而那黑手在留下几缕黑气之后,也是被苏云给打落回了深渊。

  看着下方鬼气萦绕的深渊,苏云并没有选择追下去,而是拿起这枚铜牌选择了离开,因为他可以感觉的到,在这深渊之下有好几道若有若无的气息波动,真要打起来,他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对方,显然也是一样,忌惮他的实力,这才让他拿着铜牌全身而退。

  “深渊里下的这些存在到底是什么来历,清明节的这些鬼魂出现,必然是出自于这些人之手,这些人的目的又是什么,最关键的是,这些人这么做的目的似乎就是为了这块铜牌。”

  苏云暗自沉思,要想解开这些谜团,眼前的这块铜牌是关键。

  “这铜牌,你有没有什么感应?”

  看了半天,没有收获的苏云把目光看向了赵黎歌,赵黎歌拿着铜牌摸索了片刻,摇了摇头。

  “我感觉不出什么特别之处。”

  ……

  苏云在研究铜牌,此刻那深渊之中,也有着几道身影在交流。

  “怎么还会有这个级别的强者?”

  “我在他身上感受到了神明的气息。”

  “不可能,神明已经全部消失了,不会在人间重现。”

  “幽冥的气息,代表着什么,诸位应该知道吧。”

  这道声音传来,先前反对的几位声音便是消失了,因为他们很清楚的明白,刚刚这道入侵的身影代表着什么,不相信,只不过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城隍!”

  有更苍老的声音从深渊下传出,而后整片深渊又一次恢复了宁静。

  ……

  京城,镇虎卫总部,各路司长开始汇聚。

  陈山,作为江南路的负责人,算是去的比较晚了,因为他要统计整个江南路百姓遭受鬼魂侵害的情况,统计完了再前往京城汇合。

  正因此,当他赶到镇虎卫的时候,镇虎卫其他十一位司长,除了镇守天山路的因为路途较远的原因不会赶来,剩下的十位司长已经是提前到了。

  “哎呦,陈老弟来了,快快,就等你了。”

  “陈大哥舟车劳累,先喝杯茶。”

  一进大厅,看着这些献殷勤的同仁,陈山是一头的雾水,这些家伙平日里可不会这么客气的,虽说大家都同为镇虎卫一员,可以往更多的争锋相对。

  争锋相对,不是为了权力,而是为了多给自己所在的司争取一些资源,有时候多一件法器,就能够少牺牲几位虎卫。

  看着河西路的邙枫,给自己殷勤的端茶,陈山想到去年清明过后,这家伙在大厅对自己横眉竖眼的模样,原因就是因为总部当时派了一队精锐虎卫,本是用来支援河西的,结果被自己给截胡到了江南。

  那一次,河西镇虎卫有三十二名虎卫丧生,如果不是总司长大人拦着,邙枫就要跟自己干起来了。

  这才过去了一年的时间,怎么态度就转变的这么快了。

  “陈山,咱两也算是共患难过了,当初可是我把你从猪妖手中救下来,这事情你可不会忘吧。”

  又一位司长走了过来,这位是陈山的老熟人,两人年轻时候是搭档,在有一次抓捕妖怪的时候,陈山被妖怪偷袭,是这位救了他的命。

  “李大哥,救命之恩我当然不会忘记,可你们这些演的哪一出啊。”

  陈山一头的雾水,李正见陈山模样,嘿嘿一笑道:“他们是想巴结你,哼,临时抱佛脚有个屁用,不用搭理他们就好。”

  “李正你个老不死的说啥呢,我们淮南和江南相近,论关系,我与陈山老弟才是最亲的,我们两司可是经常走动互通有无的。”

  “最亲个屁,我记得上次江南路有一狼妖作恶,陈山让你进行支援,你倒好,要陈山把江南路来年的十个育妖名额给你一半,你这趁火打劫的也好意思称亲,真是厚颜无耻。”

  “公孙郎,论厚颜无耻谁能跟你比,五年前江南路遭遇洪灾,许多妖魔鬼怪现世,我们其他路都第一时间派了人前往,唯独你这燕云路的人姗姗来迟,什么事都没干,还要走了一个江南路的育妖名额。”

  这些司长在这里互相攻击,陈山听得那叫一个心寒愤怒啊,这些过去可都是他们江南路的耻辱啊,这些家伙不提还好,这一提他就恨不得立刻扑过去跟这些家伙拼命。

  “咳咳,大家都少说几句。”

  邙枫发现了陈山的不对劲,连忙打眼色,其他几位司长也是反应过来,脸上露出尴尬的笑容。

  “吵啊,怎么不继续吵了,我都听得有趣。”

  一道浑厚的声音从侧厅传来,没一会,一位虎背熊腰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看到这位男子,陈山等司长连忙行礼:“见过朱大人。”

  朱开明看着眼前这些下属,冷哼了一声,镇虎卫的职责是抓拿妖魔鬼怪,这才划分了十二路,各自负责管辖内的鬼怪。

  各个司都很艰难,这也导致了这些下属们只管着自己范围内的事情,都想着壮大自己司的实力,减少自己司的人员牺牲。

  为此,每年在总部这面争抢资源,就成为了这些老油条必干的事情,而且为了多点资源,脸面都不要了。

  作为总司长,朱开明之所以没有对这种不团结的行为进行处分,也是因为他知道,这些老油条这么做并不是为了自己的私心,只是希望麾下的虎卫能够少牺牲一些。

  “陈山,这些家伙为什么会突然巴结你,看看这个就知道了。”

  朱开明给了陈山一份文件,陈山接过来看完之后,表情变得那叫一个精彩,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扫向在场众人,此刻他很想高呼一句:风水轮流转,你们也会有今天。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