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神秘复苏之诡相无间

第十八章 戏说不是胡说

神秘复苏之诡相无间 三笑留佛 3118 2021-04-20 11:44:22

  大夏市,龙湖别院

  整个大夏市富人阶层基本都住在这里,这里由大名鼎鼎的龙湖资本以重资建设,整体环境依山傍水,这里的独栋别墅的初始面积最少也是400平,赠送安保、家政、清洁等多方面生活类服务。

  更传闻龙湖资本建设之初,大老板戴鹤鸣花重金请高人指点,在这龙湖别院以天地山河为坛,请日月见证,布下九龙合鼎局,可以采八方之运势,纳千年之灵粹,居住的时间长了,更可以延年益寿,培本固原,永葆青春。

  这也导致了一个奇怪的说法,住进龙湖小区,你必成大富大贵之人,因为有天地灵气为你加持,你不富也不可能,更何况四周的邻居都是大夏市乃至全国跺跺脚抖三抖的人物,有这个人脉加持,可能不富么?

  很多小老板削尖了脑袋,不惜贷款也想入驻。

  可这里采用完全的推荐制度,你有钱也买不到房子,得有资格,大夏市的富贵者,以能否住进龙湖小区与否为荣。

  这里的房价高达28万6/平方米,一栋最便宜的别墅,也得上亿。

  这让刚刚下车的沈林驻足观望了好一会儿。

  他两世都不是太富足的家庭,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也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望传说中的豪宅。

  龙湖小区的大门采用传统的王府别苑门庭设置,远远看上去十分富丽堂皇,据传闻,为了保证九龙合鼎局的龙气,那位高人命人在这里建设沟渠,自成一派水象。

  富贵人家的玩儿法,沈林自然也看不懂。

  他扭头看向了旁边的李孟与李益辉父子二人,严格来说,今儿他算是跟着家里长辈长见识的小辈。

  “小林,看着还行吧。”李益辉掩饰不住的得意,自从他知道那次恐怖袭击李孟完全是由沈林救了下来,他们一家人对待沈林的态度就跟自家侄子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戴鹤鸣建造这里花了一番心思,请的是当今风水界赫赫有名的金霞道长,据说师承八百年前的隋朝天师陆良生,当年这里的奠基仪式,那叫一个风光啊。”

  龙湖别院的建造李益辉出了部分资金,他占有龙湖别院整体股份的百分之二十,也算是这里的老板。

  “风光?未必吧,你们把这位高人传的神乎其神,可他亲自布下局的小区还不是照样闹了鬼。”沈林一笑,复苏后的世界这些封建迷信就是个笑话,再锋利的桃木剑也伤不了这些厉鬼一根汗毛。

  那所谓的金霞道长只不过是个骗子。

  李益辉那风光无限的表情顿时耷拉下来了,一副叫苦不出的面色。

  “你们以风水吉象吸引人而来,出了这种事,他们也会因为厉鬼而走,甚至还会告你们一状,不说别的,李叔叔,最近单单是转让的订单,恐怕就数不胜数了吧。”沈林言道。

  “叔叔也不瞒你,你猜的完全正确,最近发生的事情很古怪,小区里的人无缘无故的开始失踪,一开始我们还没怎么当回事,后来发现失踪的人口越来越多,家属天天上门,声称再拿不出解决办法要我们好看。”李益辉苦笑。

  “监控录像查了么?”沈林问。

  “查了,怎么没查,为了这事儿我们折腾了警方好几次,可监控录像显示一切如常,甚至家属报失踪当天失踪人口监控录像底下还有活动痕迹,这简直邪了门儿了。”

  沈林沉思,对于人口失踪他没感到意外,大多数事件的受害者都是以当场死亡或失踪为主,这并不稀奇,监控录像没派上任何用处也在可理解范围内,看来得从头开始了。

  “老爹,我告诉你,就这事儿,你找林子就对了,谁都没他专业。”李孟及时帮腔,他力挺死党。

  至于怎么专业?那谁知道去,反正我死党能把我从安河小区那样的情况下给整活,他就是最专业的,我说的,耶稣反对也没用。

  李益辉抡起胳膊打了自家儿子后脑勺一巴掌,还想说点什么又顾忌沈林在旁边。

  他压根没对今天报什么希望,多少个大师都没解决的事儿,俩小毛孩子顶什么用。

  要不是自家儿子死缠烂打,今天也不可能来。

  刚刚虎口脱险,家里所有人都对李孟宝贝的打紧,拗不过他,索性应了。

  李益辉今天算是拉下这条老脸来了,反正纵横商场这么多年,脸不脸的意义也不大,权当是图孩子开心了,任他们胡闹一回,也没什么坏处。

  撑死让他俩信口开河演演戏,还真能让他们解决事情去?谁让李益辉都不可能让。

  “李总!”

  四周夜莺一般的呼喊声,安河小区的安保配置采用的是男女搭配制度。

  男的西装革履,身材孔武有力,要么受过专业训练,要么就是部队上退下来的,一个个十分能打。

  女的旗袍加身,身材凹凸有致,颜值更是一等一的上佳,她们的主要作用是接待,大多数时间就站在那里养眼,以彰显龙湖小区的格局。

  “嗯,都忙去吧。”李益辉挥了挥手,招呼着人把门禁打开,驱车驶入。

  龙湖小区的住户虽然比之安河小区远远不如,但面积却犹有胜之,单凭一双腿走实在太慢。

  他们的最终目的地是一栋别墅,属于大老板戴鹤鸣的私人房产,欧式建筑风格搭配苏氏园林风,最大范围的呈现了美感,后院有精装的游泳池,每天进水放水有人专门管理。

  为了增加观赏性跟绿化,戴鹤鸣命人在四周种植了部分竹子,取梅兰竹菊四君子其中之一,算是隐喻自己的为人格局。

  三人进去的时候大厅内已经有不少人,一位穿着黑白搭配道袍的老者正在拿罗盘摆弄着什么,这让四周人大气都不敢出,十分安静。

  “这就是金霞道长,为了这次的事儿,戴老板那是花了重金请他老人家出山,你们俩待会儿注意点眼力见,”李益辉小声说道。

  那金霞道长摆弄半天,右手似乎掐了个说不清的法印,嘴里念念有词,半晌过后才收了把式。

  也好在他收了把式,不然李孟都快睡着了。

  “道长,您看这?”戴鹤鸣小心翼翼的提问,也不敢太得罪。

  他可是听了不少关于这种奇人异士的传闻,据说民国年间有个富贵老板就得罪了这一路人,被人家在祖坟上动了手脚,一年时间家破人亡,几代人死的诡异。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他们不想得罪这种人。

  金霞道长闭目养神半天才缓缓言道。

  “九龙合鼎局成立当日,我千叮咛万嘱咐,不要随意动摇格局,你们为什么不听?”

  说话之间,仙风道骨的道长转头而视,一双眼睛称得上虎目微张,看上去十分有压迫感。

  别的不说,就这个卖相,就是十足十的高人风范。

  戴鹤鸣尴尬的笑了笑。

  “道长,那天有个住户喝多了,开车没注意,撞塌了假山,不过我很快就请了工匠复原了,应该不妨事吧。”

  “不妨事?”金霞道长冷哼。

  “那你们另请高明。”说完就要走。

  戴鹤鸣等人急了,急忙上前劝阻,好说歹说才劝回来。

  “九龙合鼎局是我毕生心血,一山一鼎,九龙合鼎,化江河湖海之水气养一方山河。可天下所有事,一饮一啄,都是天定,你受了多大的福缘,就得承受多大的因果,这是一座山河的因果,尔等,受得起么?”金霞道长缓缓言道,浮沉一扫,说完也不急,慢慢悠悠的品起了茶。

  “受不起啊,受不起。”戴鹤鸣的弟弟戴鶴年急了,他们这种人最怕死,更怕遇到这种邪乎事儿。

  “道长,您得救救我们啊,多少钱都没问题。”

  这话听得金霞道长老眼一亮,可也不慌不忙。

  “一山镇一海,一海藏一龙,山破了,海自然就镇不住了,龙自然也就藏不住了,东方甲乙木,西方庚辛金,合山河之力镇压了龙,自然会产生龙怨,这是青龙破命煞,他困龙逃脱,他在报复这个小区的每一个人。”

  一群人的听的云里雾里,心算是提到了嗓子眼,紧张的一塌糊涂,尤其是青龙索命这块,不少老板额头冒汗,止不住的擦。

  “道长,道长,你可得救我么呐,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道长。”

  有人扑通一声跪下,握着金霞老道的手不放,一把鼻涕一把泪,外人面前光鲜亮丽的形象消失殆尽。

  “难,难,难,老道师承大隋陆天师,先师曾言我命中劫数有七,其一正是与龙有关,言之我要早做打算,所以我研究出了这困龙之局,只为破劫,这次,老道怕是爱莫能助了。”

  金霞道长摇了摇头,沉沉叹了一口气,再也不说话。

  戴鹤鸣赶紧敲了敲旁边的戴鶴年,戴鶴年一下子了解到了什么,赶紧从兜里掏出一张卡。

  “道长,您就发发慈悲吧,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也算是对天尊他老人家的孝心,总共1亿,算是预付款,后续还有3亿,总共4亿,求道长可怜可怜我们,出手这一回。”

  金霞道长的眼睛更亮了,雪白的胡子下嘴角止不住的笑。

  “也罢,也罢,既然是劫数,始终躲不过去,我就与这困龙斗上一斗,为尔等争上一线生机。”

  四周人还没来得及庆幸,就听见一声再也按捺不住的笑。

  “噗嗤~”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