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神秘复苏之诡相无间

第二十一章 门外的黑暗

神秘复苏之诡相无间 三笑留佛 3094 2021-04-22 00:05:00

  会死!一定会死!

  来自生命的本能恐惧让戴鹤鸣无比确认眼前的情况,不比方才沈林有心的戏耍,那双枯槁的双手仿佛来自深渊与地域,他感觉下一刻自己会像是被抽干枝叶的老树皮,魂飞魄散。

  跑!快跑!

  戴鹤鸣反复给自己强调这一点,可脚下的路却被无限延长,那血红的光芒正在吞噬一切,他找不到路。

  不!是根本没有路!

  这个情况简直匪夷所思,因为你入目能看到很多东西,却连脚步都迈不动。

  那仿佛可以到达的远方就真的只是远方,你永远也不可能抵达的远方。

  没了,一切都没了。

  那双手越来越近,眼看着就要临近身前,戴鹤鸣万念俱灰。

  “呼!”

  那是破开风声一般的虎啸,一双苍白的手仿佛划破了这片黑暗到达了戴鹤鸣的身前,以绝强的力道将他狠狠一拽。

  眼前天翻地覆,戴鹤鸣重新回到了那间别墅,后怕之间,他的浑身衣衫已经被汗水渗透。

  “发生了什么?”

  沈林冷漠声音传到了戴鹤鸣的耳朵里。

  戴鹤鸣回神,却发现四周的人满是惊恐的看着自己。

  五秒钟前,众目睽睽之下。

  戴鹤鸣就像风中的碎纸屑一般层层碎裂,然后化为乌光消失,消失的方式超出人类所能理解的范畴。

  沈林同样震惊,他的鬼域并没有收回,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戴鹤鸣硬生生从眼皮子底下消失,他却没有任何发现。

  匪夷所思,无法理解。

  哪怕强如鬼母,也是以击碎,或压迫鬼域的方式达到目的。

  鬼域之中,鬼主掌控一切,能够在这种情况下触发规律并且杀死戴鹤鸣。

  这只鬼的恐怖程度,超乎他的想象。

  沈林凝聚鬼域,冲着消失的最后一点碎屑冲击,犹如一根钢针一般刺入了那片世界。

  他感受到了强烈的压迫,鬼域本身甚至在颤抖,就像是地震来临时的摇摇欲坠,猩红色与暗黑色统治的世界里,沈林依靠碎屑漂泊的方向找到了戴鹤鸣,并在鬼域彻底崩溃前,带回了他。

  后怕,恐惧,绝对不能到达那里。

  那是来自鬼域层面的搏斗,对方的鬼域级别比他高得多,这根本不是一个次元的对决。

  沈林在第一时间发动了鬼域想要离开这里,却发现光华闪动过后他们还在原地。

  面色再度阴沉了下来,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他的鬼域受到了压制,对方就像一早知道他在这里,彻底的封死了他的手段。

  是刚才自己鬼域的展开惊动了那只鬼么?

  沈林暗自猜测,厉鬼不可怕,未知才恐惧,沈林咬了咬牙。

  “我,我也不知道。”

  戴鹤鸣的声音在颤抖,他老实回答,短短几秒他就像经历了一切,他甚至无法理解跟描述自己经历了什么。

  触发了规律?

  沈林在思索。

  到底是什么触发了规律,自己的鬼域做了什么?

  不,不对,整个小区一直在失踪人口,不会是鬼域的问题。

  那就只能是人的问题。

  沈林深深地看了一眼戴鹤鸣。

  “你干了什么?”

  “嗯?”戴鹤鸣茫然,他不知道如何开口,因为他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沈林仔仔细细的查探了周围,他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要么,是规律让那只鬼每天只能出手一次。

  要么,是对方一直窥伺在四周,他根本发现不了。

  前者会是万幸,后者的话,这只鬼的恐怖程度将会在沈林的心中无线拔高。

  谨慎。

  沈林不敢拖大,他小心翼翼的取出了其中一根鬼烛,开始点燃。

  鬼烛的制作材料与制作方式与普通蜡烛不同,它本身可以感应到厉鬼,厉鬼的恐怖程度越高,它燃烧的速度越快。

  反之,如果对方的恐怖程度不高,或根本没有鬼,鬼烛本身可以燃烧很久。

  燃烧期间,它将会保证周围人100%不被厉鬼侵扰,这是战略性的资源。

  点燃鬼烛,燃烧如常,碧绿色的火焰没有丝毫跳动,这让沈林松了一口气,他将目光再度投向戴鹤鸣。

  “你今天干了什么往常没有做的事,详细的说。”

  三十多天,没道理只有今天触发了规律,戴鹤鸣今天一定做了什么迥异于往常的事情,沈林无比确认。

  “我,我没有做什么啊。”戴鹤鸣慌了,他想破了脑袋,却发现自己只做了平常的那些事,他没做什么特别的事,如果硬要说特别的话,就是他们这帮人很少会来这里开会。

  “大哥,都什么时候了,你赶紧想,咱这帮人的性命都指着你呢。”沈林还没说话,戴鹤年急了,傻子都能听出来沈林问这话的意思。

  这只鬼明显是自己大哥带到这儿来的,这不是造孽么。

  戴鹤鸣急了,他在很努力的想,慌张间忽然眉间一动。

  “我,我想起来了。”

  “今天我们家车坏了,所以司机只把我送到了小区门口,我就自己走着过来了。”

  “走?走的哪一片?”沈林问。

  “我们小区的东华广场,我们家是一号楼,走那边就一两分钟的事儿,很近。”戴鹤鸣赶忙回应,他在竭尽全力的保障自己的作用。

  他甚至能够感受到四周如火炬一般的眼睛。

  戴鹤鸣十分明白,此时此刻,他必须做点什么,否则他将被毫不犹豫的丢下。

  沈林沉吟,他仔细地思索了那些受害人的特征。

  司机、家政、代驾、还有一些孩子。

  东华广场作为通往小区门口最便捷的道路,走这里上下班,或者出去干些什么,似乎一切都说得通。

  东华广场!那里一定存在什么禁忌。

  要么是地方,要么是在东华广场做某些事。

  沈林还打算在问,却发现眼前的碧绿的火光出现了波动,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东西的前来。

  下一秒,方才丝毫不减燃烧痕迹的鬼烛开始缓慢燃烧,不!迅速燃烧!

  那东西来了!

  等等!一快一慢,这代表什么?

  那只鬼忽远忽近?难不成在反复横跳不成?

  诡异,说不出的诡异。

  沈林定了定神,掏出怀中的手机,熟练地打了个电话,却听到了忙线的声音。

  他的眼神没有波动,像是早就料到了这一点。

  吴秋是自己的专属接线员,忙线不可能存在,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沈林看向这片好似如常的别墅,眼神被深邃填满。

  鬼域甚至可以说是另外一个世界,这片鬼域隔绝了他们的通讯。

  “林子,咋整。”李孟拖着自家老爹往沈林这边靠了靠,他当然知道遇到了什么,更知道没有地方比自家死党这边更安全。

  “状况不太清楚,我的鬼域受到了压制,我们只能走出去。”沈林言道。

  能让鬼域受到压制的办法很多,但无一例外一个比一个难缠。

  这只鬼疑似从更高层次的鬼域进行降维打击,他暂时拿对方没办法。

  这不是一个层面的博弈,如果打起来,沈林没有任何机会。

  “小林,咱们这么多人,是不是分批次走会比较容易些。”李益辉提出了建议。

  按照常规灾难的思考模式,分批次撤离会比统一撤离方便得多。

  一来方便管理,二来不会造成混乱,三来也会增加生存几率。

  可眼前不是常规灾难,这是来自恐怖的复苏。

  沈林无比确定如果他只鬼如他想象中的那般恐怖,他们会死,乃至团灭。

  “不行,我们得一起走,这种灵异灾难超出你们的世界观跟思维,不要用固态思维去思考他,这样只会害死我们。”

  平顺了呼吸,沈林迈步向前,手中的鬼烛火焰晃动的十分剧烈,好似这看似如常的别墅中潜藏着硕大的恐怖。

  “你,开门。”

  随手指了一个人,沈林言道。

  对方原本惶恐的脸色变得有些青,微微的往后退了几步。

  “沈,沈先生,您神通广大,用,用不着我们出手吧。”

  他很怕,他死死的盯着那扇门,觉得门后的恐怖会超乎他的想象。

  仿佛开门的那一刻就会有一只青面獠牙的厉鬼将他吞噬。

  “我再说一次,你,开门,留在这里,就要懂得创造价值,真当我悲天悯人带着你们这帮人逛游乐园?”

  沈林的语气很冷,冷到让这些人如梦初醒,他不止对这个人说,他在对所有人说。

  门外可能有鬼,门内却有一只真正的鬼。

  他们甚至能够透过沈林的双眼看到一派尸山血海的死寂。

  “可,可你答应四亿帮我们解决的。”有人装着胆子开口,让沈林微笑而向。

  “我可以不要钱,也可以不要你。”

  那人不说话了,他不敢说话了,就想沈林说的那样,钱还没到手,这只是空头支票,沈林随时可以选择不要。

  退一万步说,哪怕沈林收了钱又如何?人命关天在前,你又拿什么审判他?

  转账账单还是欠条?可笑。

  “我,我来!”戴鹤鸣深吸一口气,踏步向前。

  最为急迫证明自己价值的他比所有人都知道轻重,被鬼盯上的是他,他没有选择。

  深吸一口气向前,戴鹤鸣用了最大的力气开门,他企图以最快的速度开门,然后回到沈林的身边。

  “吱吖~”

  门,开了!

  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所有人望向门外,想象中的光明并没有出现。

  那是一望无际的黑暗,与室内的灯火通明仿佛天堂与地狱的区别。

三笑留佛

数据有些疲软,最近其实脑子里风暴也多,心里慌得不得了,恳求各位如果愿意,给一份支持,量力而行就好。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