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狼人杀神祇时代

第十二章 没脖子的钓鱼王,钓得一手好鱼

狼人杀神祇时代 猴子不吃香蕉 4050 2021-04-21 21:59:43

  “所以4号小姐姐如果是狼,那她就只能成立为白狼王,但是她要是白狼王,她还会眼睁睁看着好人将她给放逐?

  她不直接自爆带走一个神,然后将警徽撕掉不更好?所以这就是末置位她脱掉预言家衣服了,所以我没有选择去投她的缘故。

  我投了外置位最像狼的7号牌,因为她当时还分不清谁是预言家,但是她觉得2跟9是两狼。

  那你既然觉得9是狼,那4给9发金水,那4也得是狼,所以我觉得7号的逻辑讲不通,所以我觉得她像狼。

  那5号牌在我看来也是狼,虽然外置位可能会认下他,但是他在我这里是狼,那6号这一轮像狼的地方就在于他在前置位起跳了女巫

  。因为现在场上很有可能是有白狼王的,你跳了女巫我怎么觉得像是找女巫...

  但是现在后置位没有人跟你对刚之前,你都是女巫,并且7号肯定走在你前面的,那8号没脖子..

  因为我是认3是狼,4是好人,那8号还有可能有验人功能hh,那不管现在倒牌的谁是狼,我觉得5跟7两狼应该是跑不掉了,过了。”

  11号玩家发言。

  “那刚才从票型来看,2号单票挂了3号,11跟12投的7号,所以光是这个票型,这个12号就不能是狼人。”

  11号自己底牌是猎人,所以她知道在上一轮这种关键时刻,不可能有狼人会作出愚蠢的事情发生。

  并且这是白狼王板子,狼人掌握有主动权,所以大概率是冲的。

  “因为前置位说4号要是狼,那她只能是白狼王,我是觉得她出局只能是小狼,因为你们信6是女巫。

  那2号单票挂这个3号,那2号就是真预,3号大概率就是被毒走的白狼王,因为3号当时是警下跳的预言家的。

  所以在我们视角里面,这个3号做成预言家的概率太大了,那我不是女巫,所以我拍不到这个6号。

  反正今天肯定是出7号的,7号发言爆匪太厉害了,所以今天是7的轮次,过了。”

  10号玩家发言。

  “我是女巫,这个2号是吃毒的,我投的4号应该是投对了,但是我不知道有没有毒对,12是我的银水。”

  【金水:预言家验的好人牌】

  【银水:女巫使用解药救的牌】

  “那警下的时候我站边3号的,那现在3号是吃刀走的,我觉得没有站错边,那6号跳女巫的时候,我在想是不是毒错了。

  因为他已经在跳女巫找女巫了,那如果8是预言家,那他刚刚肯定会出这个3号的,但是这个8出的这个4号,所以他不是预言家。

  所以我认为这个4号飞警徽已经是爆狼行为了,那我上一轮是觉得2号像狼的,所以我直接将2号毒了。

  我觉得5,6,7是三狼,我是女巫,我想下6的,但是如果你们信不过我,那就下7号,我觉得不至于站错边毒错人了,过了。”

  9号玩家发言。

  “我觉得好难啊这一把,其实一开始这个6号跳女巫,我是不相信的,我是觉得2号预言家的。因为很简单的一件事情。

  6是女巫,10是狼,2是预言家,那你们也是打不动我的,因为警上的时候,2号就已经说我是好人了,很明显是验了我的,所以我是金水。

  我不是女巫,那现在就两种情况,3要是狼,10是狼,那就是3,5,7,10四狼,那如果3是预言家,4是狼,那就是2,4,6,7四狼。”

  9号盘起了双边,因为本来这个6号在前置位跳女巫,他是有点不太相信的。

  但是他本身不是女巫的情况下,他又找不到谁是女巫了,现在这个10号跳出来了,让他又开始盘起了双边。

  【双边:两种可能性都聊一下。】

  “所以我看不懂这个4为什么要将警徽给8了,因为我肯定不是预言家啊,但是我是好人牌,我最终没有投4的原因是,她的发言确实不是狼。

  即使这个3号给她发查杀了,所以我外置位投了6号,我不认为一个好人能在警上快速过麦,并且他给的银水是8号。

  今天出7吧,两个女巫先不动,我还是觉得6是狼,10是女巫,等明天再看看吧,过了,今天下7号。”

  8号陈树源发言。

  “我会出6的啊,你6号是女巫,你看见了这个2号点了一票4号,那你又不知道2号玩家会倒牌,你敢去毒这个3号吗?

  2号玩家是退水的牌,3给4发查杀,我觉得女巫不太可能毒3吧?那外置位肯定有狼。

  那白狼王要是在,怎么不开技能带人呢?这个3要是被毒的,那3号得是白狼王才行?

  所以这是我觉得6不是女巫,如果10是狼,那狼队确实也只能让10起跳,因为10是在上一轮就说这个2号是狼的。

  那6号也觉得2是狼,然后今天起身说将3号给毒了,我觉得他不是很像狼,我会投6的,过了。”

  8号没脖子陈树源很认真严肃说着,他这一轮肯定是要出这个6号假女巫的,好家伙,前置位跳女巫找不出来你是吧?

  警长开始归票,陈树源选择归票...7号!

  这个时候,观看这局比赛的观众们都炸开锅了。

  因为前面陈树源说这个6号是狼的时候,弹幕已经开始冷嘲热讽了,毕竟这个8号归票位不好好出这个7号,居然还要出这个6号,这简直不能忍!

  但是谁曾想到,归票的时候,这个8号居然选择归票7号了....

  观众:???

  场上玩家:???

  7号小姐姐:????

  挺搞的这一波,陈树源这一波到底在第几层?

  开始整活了呗,这一波节目效果爆炸好,陈树源也得了一个外号:没脖子的钓鱼王。

  1,8,9,11投7

  5,7,12投6

  6投10

  10投6

  7号小姐姐出局,请发表遗言。

  陈树源这一波妙招打得狼队措不及防,这一波就直接将票型给拉出来了。

  “那这两个人谁是女巫啊?”

  7号小姐姐一开口就将正在观看这一局的观众们整乐了。

  “嘿嘿,我上我也行啊,我突然觉得我玩狼人杀还是有救的。”

  “确实,此女子恐怖如斯!”

  “牛的,直接就拉爆狼队了,这可真是强的。”

  “你不知道谁是女巫,那你怎么精准投到这个6号头上呢?”

  陈树源突然觉得有时候狼人杀就需要这种女生,可可爱爱。

  “5号玩家打了6号,为什么还打我是狼啊?我就算打了2跟9是两狼,那你也不应该来攻击我是狼啊。

  那10号是全场保的一张牌,那前置位12,1,11都要来出我了,那10如果是悍跳女巫.....在我的视角里面,我确实不知道3跟4是谁才是预言家。

  那如果6是女巫,那意思是这个2号是真预?我怎么都不觉得这个4号是狼哦。

  这个4要是白狼王,那她肯定不会给大家归出去,她肯定直接开技能自爆带人了。

  我本来觉得8跟9里面要开狼的,那6号跳女巫了,他和我说毒了3号,我觉得不能接受的。

  我觉得白狼王还在,那9号在打人的时候,他从来都没有点这个1号牌,并且10号牌也来攻击我发言爆狼了,那我是真的分不清楚3跟4谁是预言家啊!”

  ....这姑娘有点意思的,这发言不就是在认狼吗?

  天黑请闭眼。

  狼人选择刀1号玩家。

  天亮了,1号玩家死亡。

  警长选择12号玩家发言。

  12号小姐姐情绪有些激动。

  “那既然8号昨天没有报验人,那他肯定就不是预言家,那2,3,4总得有一个是预言家吧?那2,3,4里面有预言家,这个2号不是预言家,那4号不是预言家,那不是只有3号是预言家了吗?”

  (2号后来是没有拿到警徽的,并且警下的时候2号也没有强行拍这个3号,只是投票环节,这个2号点了一票3号。)

  “那本来我也没怎么相信这个3号的,我和这个10号的逻辑是一样的,那3是预言家,那10毒的是2号。

  6说毒了3号,那狼人是去刀了2号?我觉得和这个票型是非常诡异的。

  因为我认的11跟1号都去投了7号,并且8号没脖子发言说归6,然后最后归票却是7号的。

  那如果你是6的狼同伴,那你直接归7不就好了吗?为什么铺垫了半天,最后去归7号呢?”

  12号小姐姐发现自己懵圈了,因为她投的票居然是跟着被放逐的人去投的。

  她敏锐的察觉到自己该不会是进狼坑了吧?

  “那证明昨天投7号的全部都是好人啊,我是没想明白这个4要是狼,她在干嘛,所以她不能是狼人牌吧。

  基于票型,我觉得上一轮投错了,但是结果是好的,因为7出局了,那昨天的轮次,狼人估计会冲了吧。

  狼队大概率冲女巫的吧,不至于冲外置位的牌,那这样狼队刀不够的,6是女巫,那狼就是3,5,7,10。

  那如果10是女巫,2,4,6,9?我是好人牌,再看看吧,我听听警长发言吧,这一轮我会在5跟6里面去选择,过了。”

  12号小姐姐终于醒悟过来,因为票型永远是最真实的。

  狼人杀里面,语言能欺骗,道德情感能欺骗,但是这个票型永远是最真实的。

  玩狼人杀也一定切记要盘双边,因为没有人能够永远不站错边,所以盘双边打平衡肯定就是你慢慢提升的最好办法。

  估计很多人都不喜欢盘双边,这样只会在好人整花活的时候,给狼人整得团团转。

  因为很多时候,你手持一张平民牌,很多背后的交锋以及暗涌你是察觉不到的。

  这就是拿平民牌没视角的缘故。

  就像这一盘,大家都不知道这个3跟4到底什么情况。

  如果4是狼,那为什么4会给抗推出局,如果3是狼,他警上居然没有起跳,警下跳了预言家发查杀...

  11号玩家发言。

  “为什么你不让这个9号先发言?因为你们都认为我是好人,那不应该让我沉底位帮大家盘逻辑吗?”

  陈树源摸了摸脖子,所以你还不懂?我不需要你来理顺逻辑,你这别捣乱认认真真投票就行了...

  你一个没机会开枪的猎人牌不就是相当于普通村民牌吗咳咳。

  11号小姐姐对8号没脖子的源还抱有些许不满,因为没有给机会她在最后指点江山。

  “那感觉现在来说,这个3号只能是预言家吧,那反正出5或者出7都行,因为他们发言都挺爆狼的。

  那最后12没投7,我还以为出问题了hh,那好人牌都去投7了,我觉得6是狼,那8跟6不太像是同伴。

  那现在白狼王不在了,早的话早就自爆带人了,那现在场上走了两狼了,那6跟10开一狼,那还得开一狼,那现在我有点纠结啊,前置位发言真的没太多信息...过了。”

  10号玩家发言。

  “我的思路其实很简单的,那就是2跟4是两狼,3是预言家,2是悍跳狼,7不是狼啊,因为7跟我投了6号。

  其实我当时想说2号晚上吃毒吧,但是后来忍住没说,我当时觉得我的发言非常爆神的,并且我觉得没有投错票。

  那如果4是平民牌,那3是狼,那8号不可能是预言家了,因为8是投了4的,所以在4号视角里面,这个2去单票点了3号。

  那应该是2是预言家的,但是4没有将警徽留给2号,所以当时我觉得4是悍跳,她在博心态。

  2号当时说,8要是继续跳预言家,那就是3跟4是两狼,所以2号不能是预言家的。”

  这个时候,陈树源其实已经看出来了,这个10号还在继续掰。

  反正陈树源自己又是银水又是警长,所以他根本不虚的,反正他待会就继续钓鱼。

  钓鱼钓鱼,钓得一手好鱼,钓的是鱼没的是什么?咳咳。

  其实现在已经距离游戏结束已经差不多了,因为刚才7号将视角卖得差不多了。

  所以这个10号也只是在垂死挣扎而已。

  他只是想要骗外置位的牌将这个6号女巫出了,那么轮次狼人就还领先。

  如果他不能让外置位相信他是女巫,那么这一局就结束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