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狼人杀神祇时代

第二十三章 女巫直接放逐守卫?

狼人杀神祇时代 猴子不吃香蕉 2030 2021-05-04 21:21:34

  9号小姐姐正在发着最后的遗言,似乎随着狼枪开枪,好人的胜利也随之远去了。

  “那警下这么几张牌不能不开狼吧?12号没脖子的源在末置位成立为一张狼人牌,他去为我一个真预号票。

  他起跳一张幸运儿为我这个真预号票...那就是3,6,7,12四张牌了,然后1跟5开容错吧,那我出7都出不动,那我觉得7得是一张狼人牌,过了。”

  9号最终将警徽飞给了8号。

  其实让9号小姐姐迷惑的就是,这警下难不成都不开狼吗?

  所以狼队一开始就是打着四狼上警的格局,所以才有没脖子的源在末置位起跳幸运儿强行为真预号票,因为狼队从一开始就明白,警下根本就没有狼!

  独立3跟9的发言,很明显是9的发言要比3号好的,可能3号在高置位发言的时候,她心中也明白。

  与其这么用力去让自己像一张真预,还不如发言稀烂一点,让别人当她是狼,这样出局的时候她还可以开枪带人的。

  在这个瞬间,9号真预小姐姐似乎明白了这一切,只能说狼队在夜晚的格式玩得实在是太好了。

  你很难去想象狼人去悍跳然后还没有狼队友在警下投票的,因为这样还不如一开始就是单边预,怂狼局。

  即使9号小姐姐想清楚了也没用,这一局她已经完成了所有事了,只能说在预言家的角度和在好人的角度看东西还是不一样的。

  有时候为什么玩预言家那么累,因为闭眼玩家的心态,预言家也得顾及好才行。

  天黑请闭眼,好人心中一阵厌烦,这种从头到尾都在别人掌控当中的局面,这种根本就是给别人随意亵玩的感觉很不好受。

  其实不光是这个9号真预想到了,当这个预言家将警徽飞给8的那一刻,全场好人就算再愚钝也明白谁是狼了。

  只不过好人们没有想到这一次输得这么惨,而输得这么惨的时候恰好又是在黑暗狼人杀。

  天亮了,昨天晚上5跟12倒牌。

  7号玩家发言。

  “我都惊呆了啊,我确实是一张好人牌,那我站错边了啊,我能给你8号表水吗?那4号是银水。

  那我当时在想这个4要是刀口,晚上倒牌的,那这个3号悍跳狼为什么还要往刀口发查杀啊...这个意义在哪里呢?

  我当时想的收益就是狼查杀狼,然后这个4号是狼枪牌,这样他出局之后开枪还能脏身份,我当时是这么想的,所以我当时下了4号。

  我当时是认3是预言家的,没想到这个3号开枪了,那我的世界观崩塌了,那12号一手垫飞,那真的是玩得好呀。

  并且当时警下上票的时候,我是没看到这个3号的团队在哪里的,那你们现在非要把这个6跟7打进3号的团队,那我底牌是平民牌,我不知道这个6号是不是狼。”

  6号玩家发言。

  “我这里是守卫,那为什么站边这个3号,因为这个2号起身就说这个12号是狼,然后11号是奇商,既然奇商倒牌了,那大概率就是这个奇商给了技能12号,由于12是狼,所以11号倒牌了。

  我当时想着这个2是女巫,那为什么当时这个12号穿守卫的衣服,我没有去拍他呢,因为这个12号在警上给9号票。

  我当时想着9跟12是一个团队的,所以我想着就先下这个4号,那当时这个8号起跳了一个女巫,我都认为这个2号是女巫了,所以我觉得和这个8是狼人。

  并且他当时是站边这个9号的,那9号的发言是在6跟7里面去归,那当时的轮次这个9都没清楚。

  她居然从外置位的6跟7里面去归,所以我认为她是狼人牌,那她要是归4跟12,我都会跟着归。

  那我是守卫,我觉得7号是好人牌啊,那我不知道现在谁是狼,我昨天晚上是在2跟8里面去守的,那至于守谁,你们狼人去猜吧,过了。”

  4号玩家发言。

  “12号那一轮去跳守卫了,你要是守卫你能忍得住?并且2跟5两张牌去挂票了12号,那狼队去抿2跟5谁才是真守卫。

  那既然5号是在夜晚倒牌的,那肯定就是狼队觉得5号才是那个真守卫的,所以你这一轮说你自己是守卫,我是不太相信的,过了。”

  2号玩家发言。

  “那8号一张在末置位起跳的女巫牌发的4银水,那在那个位置不应该是出12号铁狼牌吗,然后去毒3号吗?那如果5是守卫,那场上只剩下女巫一个神了..我不是守卫,我是平民。

  那6号这个守卫身份我是不认的,因为狼队最终刀了5号,过了。”

  1号玩家发言。

  “那6跟7是上匪票的牌,并且这个6号是铁站边3号的,那平票PK的环节时候,我是没有投票的。

  那当时我是觉得4的发言听感还好的,那8号当时是说这个12号是在垫飞这个9,然后3号直接打这个8是狼了。

  那2号这一轮虽然没有跳守卫,但是我是真的不相信这个6号是守卫的,我建议8号在6跟7里面出,我觉得4不像自刀狼,我底牌是好人牌,过了。”

  10号玩家发言。

  “这个局真的玩得谁都像狼,玩得头晕乎乎的,那这个6号在我这里应该是真守卫吧,我当时觉得这个2号会跳守卫的。

  但是这个2号不是守卫,那这一轮也下不了唯一的守卫吧,那这一轮只能从民牌里面去下了啊,那8号归票吧,过了。”

  8号玩家发言。

  “这一把其实我很有问题的,我当时应该要归票这个12号就好,但是当时高压状态下,我没来得及说这个事情,那现在就先归6号吧。

  那这个10号我真不确定,那我不觉得这个6号不知道这个12号是狼,他不出这个狼我是接受不了的,我觉得6跟7怎么也得开狼吧?出6,那7跟10你们再去看吧,过了。”

  当8号女巫说出呼6号的时候,陈树源心中一定,基本上这局好人是翻不了,除非狼队直接犯病。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